小说世界 - 科幻小说 - 规则类怪谈:4016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教学楼

第四章 教学楼

        xx23年5月6日,18:54。

        s市大学教学楼所在的区域中,身着绿色围兜的厨师向林异等人推荐着番茄肉酱意面,画面静止得仿佛是一幅浮雕。

        林异顿了一秒,惊惧的情绪在此刻在他的脑海中怦然炸开,他的身躯下意识地颤栗了起来,但大脑却反而冷静到了极致。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望向了保安的背影,一眼都没有多看厨师和番茄肉酱面,接着迈开步子,不疾不徐地跟上了保安。

        厨师笑眯眯地看着他,嘴里不停地推荐着番茄肉酱意面,视线始终落在他的身上,并且跟随着他的走动,宛如木偶般缓缓转了过去。

        当林异与厨师擦肩而过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雾气在翻涌,也能够他的身边没有任何散发着温度的生物。

        但他却能够感受到来自于绿围兜厨师的目光,冰冷、贪婪、恶毒、赤裸……以及,渴望。

        他手臂上的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众人接二连三与绿围兜厨师擦肩而过,也都没有去理会这个绿围兜厨师的存在。

        毛飞扬走在几人的最后,当他即将离开时,林异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身后响起。

        “毛子。”

        毛飞扬下意识地回头。

        即将被黑暗吞没的雾气之中,绿围兜厨师耷拉着脑袋,嘴角的弧度弯得像小丑一样。

        此时,夜空深处滚荡起了沉闷的雷响。

        雷鸣闪过天际,校区倏然一亮。

        雾气之中,一道道诡异的影子扭曲交错,它们退缩到了雾气的深处,但始终与所有人若即若离。

        毛飞扬的瞳孔微微一缩。

        林异的声音从绿围兜厨师的嘴里发出来,透着丝丝魔性的味道。

        “毛子。”

        “毛子。”

        “跟我走吧。”

        “跟我走吧……”

        “嘿嘿嘿……”

        ……

        「滴……答……」

        一点雨滴飘落到了林异的脸上。

        林异看向天空,昏沉的夜幕像塌陷的洞顶一样落了下来,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魏亮颤抖的声音响起:“老林,要下雨了……”

        林异心底也有些慌,他看着保安的背影,但对方却依旧没有任何加快脚步的意思。

        就连身后跟着的那些穿着厨师服的员工也都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他咬着牙低沉道:“食堂到教学楼有多远?”

        “啊?”魏亮一怔。

        林异怒瞪了他一眼:“你不是来过吗,从中午吃饭的时候,从教学楼走到食堂要走多久?”

        魏亮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想了想,道:“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但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

        “什么叫‘正常情况’?”

        “正常情况就是雾气不算很大的时候,现在的天气就很不正常。”

        林异赶紧看了眼时间。

        19:13。

        “19:13……我们是不到六点半的时候遇见的保安,到现已经过去了40多分钟了……”

        他眯起了眼睛。

        田不凡摸着鼻子,喃喃思索:“学生守则里说一旦遇到异常天气,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就近避险,甚至连部分规则都可以无视……”

        “现在看来,异常天气应该要比一些诡异的建筑更危险……”

        从学生守则来看,这个校区很显然有一些不太正常的建筑。

        “但是为什么呢?”

        田不凡摸着脸上偶然飘零到的几点雨滴,眉头微皱。

        林异见田不凡思考了起来,便没有打断,忽然他有所差距,只见就在保安前方的不远处,浓雾之下隐隐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像是某种建筑物。

        建筑物的周围,散布着不少萤火般暗淡的光点,那是路灯。

        路灯投下的光幕,形成了一条通路,在浓雾之下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一条肉眼可见的能够通往前方建筑物的道路。

        「教学楼?还是……别的?」

        林异的脑子里疯狂地滚动着学生守则里每一条关于建筑与异常天气的规则,最终得出了结论。

        「遭遇异常天气的最优解是顺着路灯去最近的建筑避险,其次才是留在原地等待保安。」

        田不凡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看向了林异。

        林异作出决定之后也看向了他。

        “走?”

        “走。”

        “走就走!”

        “我来开路,你殿后!亮子、韦桑、蒯蒯、毛子,走!不要回头、什么都不要管,跟我走!”

        林异吼罢拔腿就跑,借着保安手中那一盏老旧油灯的光,向着距离他最近的那根路灯杆冲去。

        魏亮深吸了一口气,抿住嘴唇,咬紧牙关跟了上去。

        其他人陆续跟上。

        “毛子,你先走,我断后。”

        见毛飞扬有些干杵着,田不凡赶紧拍了拍毛飞扬的肩膀。

        毛飞扬似乎走神了,有些僵硬地看了一眼田不凡,然后马上跟着蒯洪基的背影冲入了雾气中。

        田不凡眉头皱了一下,不禁看了看来时的路。

        绿围兜厨师早已没了人影,只有如龙般的厨师队伍,抓着手中的铁链隐没在浓雾中。

        ……

        林异像一头矫健的猎豹一样在雾气中冲锋,但随着他远离煤油灯形成的光幕,四周翻涌的雾气立刻就像海浪一样向他涌来。

        海浪声中夹杂着幽咽的低语与离奇的呼唤,就像是从遥远世界的彼端随风飘来的短笛声,化为一双双无形的手掌,穿透雾气,抓住了林异的四肢。

        一种深陷泥潭的强烈阻塞感马上包裹了林异。

        「糟!」

        林异咬紧牙关,瞳孔微缩。

        正在这时,雾气里又响起了石头摩擦地面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失去了保安与老旧煤油灯的威慑,加上路灯光幕又有些距离,雾中的那些东西一下子就抓住了最佳的时机,以一种更快的速度逼近了过来。

        压迫感像千斤巨石一样高悬在林异的头顶,随时都会将他砸扁。

        关键时刻,林异从海浪般的低语呜咽声中听到了一些呼唤。

        “林异!林异!”

        他的身后响起了毛飞扬急促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就想转过身去。

        但就在这一刻他的头皮倏然一炸,头发也差点根根倒立。

        他瞬间清醒。

        「学生守则!」

        「不能回头!」

        「不要回头!」

        他于是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路灯杆,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路灯杆。

        那一刻,他似乎都能够看到路灯杆上的字!

        「教学楼-098」。

        「冲!」

        林异爆发出了前所未的气力,尽管他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艰难,但路灯杆给了他强烈的安全感。

        尤其是一根立在教学楼前的路灯杆!

        林异被雾气与阻塞感压制得近乎伏在了鹅卵石地面上,就像一个在沙尘暴中行走在沙丘上的人。

        他的眼睛也因为充血而微微发红,他的喉咙间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一步、两步、三步……

        就在浓雾要将他淹没时,一股沉稳有力的力量从他的后背上传来。

        “走!”韦山低沉的吼声响起,强大的臂力推着林异冲破了浓雾。

        「啵……」

        当他踏入灯光范围中时,澄黄色的柔和光幕就像斩刀般砍落下来,将他身后的雾气彻底隔绝在外。

        那一刻,林异只觉得压在身上的大山一下子被粉碎了,前所未有的舒畅感浸润了他的身躯。

        他抓住路灯杆,借助澄黄色的光幕回头望向雾气,只见韦山、魏亮等人先后冲了进来,而在那雾气的边界处,漆黑的影子潜伏遁藏,忽近忽远的低语声在风中被吹得一片凌乱。

        「雾气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似乎非常畏惧灯光……」

        林异四下环顾,发现保安早已经没了踪影如龙般的长队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去,此前的遭遇犹如梦幻一般。

        他又看向了那近乎立在了眼前的建筑,距离它们不过一根路灯杆的路程。

        路灯与路灯间垂下的光幕彼此勾连,形成了一条沙漏般的通路。

        「嘀、嗒……」

        几点雨点飘落下来,一下子让原本松了一口气的林异又绷紧了神经。

        “现在还不是喘大气的时候,我们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田不凡冷静地看着前方的建筑,“如果没错的话,那应该就是教学楼。”

        “不管是不是,先过去再说。”林异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19:23。

        「刚才就那么几步路,我跑了十分钟?!」

        林异心底猛地一惊,而这一次,田不凡已经带头向前走了。

        “走了,发什么呆。”蒯鸿基肘了一下林异,督促道。

        “来了。”林异跟魏亮赶紧跟上。

        望着室友们的背影,毛飞扬立在原地,有些出神,忽然,他的身后又响起了林异的声音。

        “毛子。”

        “别发呆了,快走!”

        “跟上他们!”

        毛飞扬似乎头疼了起来,他扶着额头轻甩了甩脑袋,眼中试不试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毛子,赶紧的!”蒯鸿基不耐烦的催促声冰冷地从路灯下传来。

        毛飞扬猛地一个激灵,耳边缭绕的呼唤声猛地消散。

        他意识到了什么,背后已然惊出了一声冷汗。

        他拔腿就跑,跟上了室友的步伐。

        ……

        来到建筑类前的最后一根路灯柱下,林异抬头看去。

        身前不远处的巨大建筑犹如山岳一样耸入漆黑而压抑的天空,建筑中灯火通明,像黑夜中燃烧着的火把。

        “是教学楼。”

        顺着田不凡的目光看去,建筑的楼身上书写着巨大的“教学楼”字样,哪怕在黑夜里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到教学楼了。”直到此刻,林异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然而,魏亮却惊恐地尖叫了起来:“不对!老林,不对!这个教学楼它有问题啊!”

        魏亮哆嗦着手指向教学楼,声音极度惶恐:“教学楼只有四层……但是它、它它它……”

        林异一愣,顺着魏亮的指向望去。

        “一、二、三、四……”

        “五……”

        “六……”

        “七……”

        隐隐之间,还有着那贯入了浓雾天空深处的……第八层楼!

        「这?!」

        他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方才有些安定的心,此刻又是一下子提了起来。

        “学生守则里没写啊!”他说道。

        魏亮道:“学生守则里没写……但是,教学楼守则里写了!”

        「呼——呼——呼——」

        雾气滚动,细雨迷离。

        若即若离的幽咽低语与窸窣的石头摩擦声异常刺耳,沉闷阴湿的环境似乎仿佛能够将众人的心理防线压垮。

        “来不及想这么多了,我们必须要在雨真正下起来之前进去!”林异压低了声音。

        在未知的危险面前,想要避险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够做的,只能是选择危险相对较低的路线。

        “走!去教学楼!”林异带头冲向了教学楼。

        ……

        从最后一根路灯杆走到教学楼,没有遇到任何问题,正常得反而让林异感到有些不对劲。

        不过,林异自从进入校区以来,心中就一直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却在他踏上了教学楼台阶的时候,得到了明显的缓解。

        暂时脱离了危机,林异舒缓了几口气,然后开始观察起了四周的环境。

        虽然网上说这是一片新建的校区,但林异根本无法从教学楼里看到任何“崭新”的痕迹,想想也是,在如此糟糕的天气与地理环境的催化下,任何建筑都会呈现出一种古旧的状态。

        不过,让林异感到欣慰的是,这一栋教学楼里起码出现了学生的身影,只不过他们行色匆匆,哪怕擦肩而过,也完全没有多看他们一眼。

        尽管如此,林异还是能够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同类的温度,而这种感觉是他这一路上在雾气中都不曾感受到过的……

        「这些应该就是早一步到来的大学生活体验者了吧,他们就像魏亮上一次来时一样,没遇到这种诡异的异常天气。」林异心道。

        田不凡观察了一番后,马上向着教学楼的楼梯间走去。

        林异也马上注意到了不远处立着的一块醒目的告示牌。

        他走过去一看,赫然见到告示牌上写道:

        “亲爱的大学生活体验者,当您看到本告示牌时,就说明您顺利地克服了异常天气的影响,抵达了教学楼,请跟随以下指示行动,您将获得学生证,开启您的大学生活体验之旅:

        1、请您顺着楼梯走到教学楼负一楼,然后看向左手边的第一个门,如果门牌上写着‘教室办公室’,请敲门并告知来意。

        您将会遇到您的班主任,在他/她的手中登记并获得您的学生证。”

        “如果您看到的并不是‘教师办公室’而是其他的房间,请不要进入,并继续顺着楼梯下楼,直到您遇到教师办公室为止。”

        “2、在您取得学生证之前,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更不要踏入除了教师办公室以外的其他的教室。”

        “在您获得学生证之后,请谨慎并妥善保管,您可以与其他学生谈论与学生证有关的事宜,但绝对不要将学生证借给任何人,哪怕只是给别人看一眼。”

        “如果遗失学生证将会很麻烦。(这句话加粗且有下划线)”

        “3、拿到学生证后,顺着楼梯上楼,找到对应楼层的教室,即可开始大学生活体院之旅。”

        “4、如果您遇到的情况与以上任何一条均不符,并且您感觉您正在迷路、身体出现一些不适的症状,请不要在下楼,马上沿左手边的楼梯上楼,并在您看到楼梯口站着的雕塑时离开。”

        “您会遇到艺术老师,并开始一次艺术之旅。”

        “祝您体验愉快。”

        看完告示后,林异望向了边上的楼梯间。

        楼梯间的入口是一扇厚重的青灰色隔离室防火门,安全出口的指示牌冒着绿油油的光。

        田不凡过去用力按下门把手,缓缓将门拉开,阴冷的气息从门缝里渗出来,仿佛门后藏着一个地下冰窖。

        他将一整扇门都拉开了,门后的楼梯间是一个通往地下室的台阶。

        楼梯间那狭小幽闭的通道里吊着老式的白炽灯,空气之中飘荡着混合着土腥味的灰尘,肉眼可见的灰雾颗粒近乎占据了整个通道,一眼看起来就像是上世纪的矿井坑道。

        就在他准备进入楼梯间时,魏亮猛地扯住了他的手,惊呼道:“老林!”

        林异疑惑地转过头去。

        魏亮鸭舌帽下的脸上布满了恐惧,他的声音颤抖地像是风中的旗帜:“老林,别去……”

        “我没记错的话,教学楼……根本没有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