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 - 科幻小说 - 规则类怪谈:4016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雕塑碎片

第二十一章 雕塑碎片

        林异走上了讲台,还没到公示栏边,忽然注意到讲台附近的地面上有一些白色的粉末和碎片。

        「咦?这是什么?」林异心中冒出疑惑之色,伸手捡起了一枚碎片。

        这是一块又薄又脆的椰蓉样子的碎片,加上那一些白色粉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碎掉的粉笔。

        他抬头看了看黑板前的板槽。

        板槽里没有粉笔。

        他又看了看讲台。

        讲台上没有粉笔盒。

        「整个教室里都没有粉笔……」他暗暗皱眉,「所以这个东西是哪来的?班主任签到的时候好像也没有注意到?」

        就在这时,林异的耳边像是炸裂似的响起了魏亮的惊呼声:“我靠,这这这……这他妈是石膏碎片吧?!”

        魏亮紧紧地盯着林异手里的碎片,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跳的极高。

        然后他又注意到了林异脚边的白色粉末,当场一边直呼“卧槽”,一边围着白色粉末转了几圈,眼中的恐惧之色也是越来越浓郁。

        林异被魏亮的反应吓了一跳,再也无暇顾及这白色的碎片,连忙安定下魏亮,接着询问道:“怎么啦亮子?你发现了什么?”

        魏亮颤抖着手指着林异手中的白色碎片:“老林,你手里拿着的那个玩意儿是石膏碎片!”

        “我现在认出来了。”林异轻轻地掰了一下,石膏碎片便「啪」地一下断裂了。

        林异把碎片丢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然后看着魏亮惊恐的表情,不解地问道:“但是这似乎只是最普通的石膏碎片……我看不出有问题。”

        魏亮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然后说道:“老林你说的没错,但是既然有石膏碎片,就意味着有人把含有石膏的东西带到了教室里来,而且还留下了这些碎片和粉末……”

        “那么你说……校区里有什么东西和石膏有关呢?”

        林异稍加思考,瞳孔便骤然一缩,脱口而出道:“雕塑?!”

        “雕塑”二字脱口而出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瞬间掀起了一股剧烈地头脑风暴,石膏是雕塑的碎片,但昨天的教室里根本没有任何雕塑,那也就是说……

        「昨天教室关门之后,有人把一个雕塑搬到了教室里来?!」

        昨晚的记忆不受控制地涌动了起来,残破的线索开始不断组合……

        「灯熄灭之后,教室的门就打开了……」

        「然后教学楼外的雾气也到了教室里来,接着那些不对劲的同学也一个个的行动了起来……」

        「所以说,讲台上的东西其实是一个雕塑,后来保安路过的时候用铁链把它带出了教室,并且和那个把它搬到了教室里来的不明生物打了起来?」

        「这个碎片……是铁链抽打在雕塑的身上时掉下来的!」

        「保安为什么路过教室却不进来?」

        「雕塑又是怎么回事?」

        林异下意识地思考了起来,大脑像马达一样疯狂运转,并且逐渐开始过载。

        「等等等等!!!」

        「学生守则上说,所有雕塑全部都保存在艺术楼!」

        「可是……不管是教学楼守则还是守则附带的校区地图,都没有将艺术楼的位置标注出来!」

        林异成为了思考的中心,他的思想不断地开始变得混乱。

        似乎有什么超越认知的东西,正在悄无声息地切入他的认知领域……

        可怕的头脑风暴似乎要摧毁一切,林异犹如石化一般杵在了原地,他周围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起来。

        讲台边地砖上的白色粉末轻微地颤动了起来……

        「咔——嚓!」

        就在林异深陷思维风暴,仿佛要被凌乱的思维碎片吞噬时,教室的门还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

        教室的门打开了,温暖的阳光透过门框涌入教室,铺天盖地地砸到林异的身上。

        正深陷泥潭的林异,忽然感觉到一片白蒙蒙的光从虚空中落下来,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一种自从跟随蓝色巴士进入山区以来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的温暖和舒适的感觉,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好暖和……」

        林异下意识地停止了思考,可怕的头脑风暴逐渐平息了下来。

        他缓缓收回了思路,耳边响起了一种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呼唤声。

        那呼唤声很急:“老林……老林……老林……”

        随着声音的逐渐变响,他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摇晃。

        他收回思路,缓缓睁眼,实现从模糊变得清晰,映入眼帘的便是魏亮那一张焦急的脸。

        此刻的魏亮正刷着他的两肩,奋力地摇晃着他。

        见他醒来,魏亮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老林,你他妈可算醒了,你再不醒我都打算动用非常手段了。”

        林异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第一时间看向了手表。

        8:13。

        “8::13?我刚才走神了半个小时?!”他震惊地看着魏亮。

        魏亮还在喘息,闻言连连摆手:“不至于不至于,充其量也就二十分钟。一开始我看到你不动,以为你在思考,后来才发现你居然像中邪一样地定在了那里!”

        “老林,你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你先等等,在告诉我之前,你确定那是我可以知道的东西吗?”

        林异微微一怔,犹豫了一下,然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唉,那还是算了吧。不过……雕塑的事情好像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我提了一嘴雕塑,但是我知道的极其有限哦!”魏亮赶紧说道,“我知道它们和艺术生有关,而艺术生……传说是一帮很邪门的人!”

        提到艺术生,魏亮的脸上难以掩饰恐惧之色。

        林异也是想起来了魏亮见到女教师时候的反应,当即问道,“亮子,艺术生有什么问题吗?”

        魏亮沉吟许久,最后才是沉着声音道:“我不知道,我上一次来的时候,根本没有遇到过艺术生,但是我听我那个时候的舍友谈论过和艺术生有关的事情……”

        “似乎是什么图书馆、什么雕塑体验课之类的东西……”

        “我一开始没有在意,但是后来……我的舍友陆续夜不归宿,最后直到我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再见到他们。”

        “我知道的信息非常少,只知道他们好像有自己的‘守则’,而且跟我们差距很大……”

        林异渐渐沉默。

        这些话,魏亮之前没有和他说过。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石膏碎片和粉末,忽然发现那些白色的石膏粉末在太阳光的照射下,竟然已经硬化成了碎片。

        “咦?这粉末居然还会变硬?”他蹲下了身子,好奇地摸了摸,然后在指尖捻了捻,然后发现自己的手指居然一点白色都没有沾到。

        “那不是普通的石膏碎片。”一道冷漠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林异诧异回眸,忽然发现徐顺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手头上正握着门的把手。

        刚才就是他推开的门。

        只是一直到现在他才开口讲话。

        “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们,真是两个好运的家伙。”徐顺康的语气中透着几分调侃之色,接着看了看林异,道,“不过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听劝啊。”

        “好运是会眷顾傻瓜的,在这里你最好不要太聪明。”

        说话间,他把两卷饼干分别递给了林异和魏亮。

        林异和魏亮露出诧异之色。

        “干什么?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们,但是我还是预判到可以见到你们,所以特地给你们带了点吃的。”徐顺康道,“瞧你们这两个肾虚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昨夜不好过吧?”

        “异常天气是这样的,尤其……”徐顺康眯起了眼睛,眼底精芒流动,“还是昨天夜里的那种情况。”

        “哎拿去吃吧。”

        虽然徐顺康的嘴巴刀气很重,但心地好像还不错。

        林异和魏亮接过饼干,慢慢吃了起来。

        很快,谢华阳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

        “胖子,让你带的饼干呢?快快快,饿死我了!”谢华阳一出现,就伸手向徐顺康讨要饼干。

        刚吃了两块饼干的林异和魏亮身子一僵,不禁看向了徐顺康。

        徐顺康嘴角微微一抽,赶忙一拍脑袋道:“哎呀我忘记帮你买啦!”

        “忘记你个死,你是不是把我的饼干给他们吃了?”谢华阳嗅到了饼干的味道,指着林异和魏亮,两条眉毛直接拧成了一个“川”字。

        “小卖部一共就那一种饼干,你别告诉我他们碰巧去了食堂,碰巧没吃早餐,然后碰巧一人买了一卷饼干,又碰巧带回来吃的时候被我碰巧看见了!”

        徐顺康摆出一张微笑脸:“其实……事情就是这么巧的。”

        “好好好,这么玩是吧!我记住了!”谢华阳哼了一声,不再和徐顺康废话,找了一个座位便坐下了。

        林异看着怪尴尬的徐顺康,心里忽然明白了:

        哪有什么顶级预判,分明就是用十足的演技演绎一出马后炮罢了。

        徐顺康其实根本就没想到他们真的能度过那一夜吧……

        “对了,课程表更新了。”林异吃人嘴软,于是投桃报李,指了指课程表提醒谢华阳。

        “课表没有意义。”谢华阳没好气道,“对我们来说都一样。”

        林异蹭了一鼻子灰,便不再说话,然后和魏亮一起走向了黑板边的告示栏。

        同时尽量用身体遮掩吃饼干的动作……

        谢华阳看到这两个货怎么搞,眼角不禁一跳,但没有多说什么。

        ……

        来到告示栏边,林异看向了那一张课表。

        s市大学的课表与林异自己大学的差不多,本身课程并不多,但在课程里却明确地标注了三次体育课。

        这三次体育课分别位于5月7日、5月9日、5月11日的下午,时间都是下午14:30~15:30。

        在课表上体育课的字样边还有一排备注:

        【体育课遇雨取消。】

        【请各位同学在上课前抵达体育馆,请合理安排时间。】

        「看起来非常正常。」林异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一周三节体育课,每次一个小时……”

        “差不多就是吃完午饭之后休息一下然后就可以体育馆上课了吧,然后上完之后,又马上可以去食堂吃晚饭了。”

        “差不多四舍五入半天时间。”

        林异身边的魏亮咂了咂嘴,笑道:“体育课可是好东西啊!”

        林异好奇道:“呦,有说法?”

        魏亮嘿嘿笑道:“肯定有说法呀!”

        “可以接触体育生?”

        “不全是。”魏亮说道,同时努力努嘴,用眼神示意徐顺康和谢华阳,嘀咕道,“你刚不就接触体育生了吗,正儿八经上课也能够接触体育生的。”

        林异于是不解道:“那体育课怎么说?另有说法吗?”

        魏亮附耳过来,邪恶地笑道:“体育课上……有女生哦!”

        他挤眉弄眼,眉飞色舞。

        林异用一种我高看你了的眼神斜睨着他,忽然有些怀疑他之前所说的那一句“除了看七天漫画,还要上体育课”的含金量了。

        “就……这吗?”他鄙视道。

        “啊?你说‘就这’?”魏亮冷笑一声,当即贱兮兮地补充了一句,“有游泳课和体操课。”

        林异眉梢一动,眼底光芒一闪。

        “你他妈……你早说我就不困了啊!”

        魏亮戳了戳他的腰子,笑道:“怎么,肾又不虚了?”

        “我什么时候肾虚过?这种谣言你也敢乱传?”林异瞪大了眼睛,气不打一处来,作势便要给魏亮来一记削头皮。

        魏亮赶紧抱头道:“你刚才站都站不稳了,还不是肾虚?”

        林异无语道:“我那是因为看到了班主任!你没看到班主任的眼睛吗?”

        “人那是美瞳。”魏亮张口就来,以一手精神胜利法疯狂麻痹自己。

        林异愣了一下,但马上明白了魏亮的意思,为了避免魏亮去思考问题,他赶紧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还是决定将压力给到自己,为魏亮保留一份净土。

        但魏亮却仿佛想到了什么,嘀咕道:“我还以为你要说你因为看到了那一双破洞丝袜而定力不稳的事情呢!说起来,也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她的脚好像崴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