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 - 科幻小说 - 规则类怪谈:4016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学生餐厅

第二十七章 学生餐厅

        林异站在学生通道尽头最高出的台阶上,面朝着像繁星一样密布着白炽灯的通道,眼眶像是在呼吸一样有规律地收缩跳动着,一双如炬的眼睛空洞地聚焦在未知的地方。

        这一刻,无数个念头在他的脑中飞速闪过,他的眼里仿佛滚动着无数的信息。

        苔藓喜阴喜湿,生长环境需要保持潮湿和阴暗。

        如果只因为浓雾和深山夜雨的环境而促成了苔藓的生长环境的话,那么通道外不可能没有苔藓……

        现在的情况就是,食堂区域内,只有学生通道和负一楼有苔藓,而夹在学生通道和负一楼中间的平地上却什么都没有!

        林异想到了小时候住的村子。

        沿河的台阶和石砖上因为雨季水位变化而爬满了苔藓,但超过水位的地方就是干燥且没有苔藓的。

        如果拿台阶和学生通道来比对的话,就会理解为什么学生通道里的苔藓长到了台阶的尽头……

        那是因为学生通道经常被水淹。

        为什么学生通道外面没有?

        因为水是从负一楼漫上来的。

        可是负一楼的地面上也没有苔藓,只有墙壁上才有苔藓……

        那是因为……

        水不存在!

        「所以说……要么有某种湿漉漉的生物直接从负一楼越过地砖爬到了通道里来!」

        「要么……就有一场不存在的水,会时常淹没学生通道和负一楼……就像潮汐一样!」

        这两个都是极其疯狂的猜想,尤其是第二个!

        而第一个的话……考虑到昨天他已经在浓雾中遭遇过了某种带着不可名状的恐怖的生物了,那么就算这个东西身上会透出大量的水也不是不能接受。

        而且这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它们隐蔽在浓雾之中,游弋夜行,不知道动机和目的……

        「是深山中的什么东西吗?还是别的什么……」

        林异想到了保安。

        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保安,就记得保安不只是缠着一根铁链,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根像是用石膏塑造出来的球棒。

        不,与其说是球棒,不如说是球棒样子的狼牙棒。

        「等等!等等?!那根球棒……」

        林异的脑海里闪过了初见保安时的画面,那保安手里的石膏球棒……

        「那根球棒不是金属,从本质意义上来讲,应该是……某种雕塑!」

        「一个狼牙球棒模样的雕塑!!」

        「不不不……学生守则上写,小区内的雕塑全部是半身像,并且保存在艺术楼……所以保安手里的只是简单的石膏制品,不属于‘雕塑’一类。」

        林异发现自己想的有点多了,不但多而且乱,这种犹如灵光一闪出现在脑海里的东西,没有逻辑和统一的整理,更多的是一种脑补和臆想,不具备充分的参考性。

        他深吸了一口气。

        「还有第二个猜想……」

        「一场……不存在的水。」

        像潮汐一样淹没学生通道,然后退去,然后再没过来,在水的反复冲刷下,苔藓长满了通道。

        这是一个绝对不理智的猜想!

        但这却是林异基于目前的环境所能够想到的唯一的答案。

        原因并非空谈,恰恰就是因为他在昨夜浓雾之时,两度在观察蔓延上了教学楼台阶的浓雾时生出了一种教学楼犹如舰船,迷失在了布满浓雾的月下深海中的场景。

        他的耳边,仿佛听到了海浪的声音和遥远的海妖的歌声……

        他也感觉那是幻视,是幻听,是幻觉。

        可离奇生长的苔藓仿佛在提醒着他,如果他的幻视是真的,那么食堂就和教学楼一样,在某种时刻被某种水浪冲刷着……

        林异使尽全力去回忆着离开教室时观察走廊下台阶的场景,遗憾地是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白色粉末上,根本没有注意过台阶上有没有苔藓。

        可就算那时候他看到了苔藓,没有食堂这种离奇的格局分布,他也不会产生过多的想法。

        但现在不一样了,如果他返回教室,能够在走廊的台阶上发现苔藓的话,便足以让这个近乎离谱的猜想得到一星半点的证据。

        尤其是——保安用铁链拉出讲台上的那个生物,滚落下了台阶的时候,不可能让周围的台阶和地面没有一旦伤痕!

        而若是……他们跌落到了水中的话,那么一切似乎就都合理了!

        想到这里,他就连吃饭都没了心思,如果不是将近12个小时只吃了半卷饼干,他现在真的就想返回教学楼一探究竟!

        “老林老林!你没事吧?”一只手在林异的眼前像雨刮器一样晃动着。

        林异注意力拉回来,看到了满脸惊慌的魏亮。

        “亮子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慌张?”

        魏亮见林异回神,松了一口气,接着鄙夷道:“怎么肥四啊,你怎么还贼喊捉贼了呢?”

        “我慌还不是因为你呀?”

        “你刚才怎么了?发了疯似得在台阶上跑来跑去?害我跟着你一起跑来跑去,累屎我了!”

        林异闻言,不禁又垂着眼帘有些失神地看着学生通道,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但这次不等他进入思考,就被魏亮按着肩膀哐哧哐哧地摇晃了起来。

        “唉唉唉!说正事儿呢!怎么又走神起来了?”魏亮的声音带着几分恼意在林异的响起。

        林异赶紧收了收神,然后说道:“亮子,我发现学生通道里有……”

        “有脏东西?!”魏亮下意识地抢答道,“我靠我就说学生通道里怎么阴嗖嗖的!”

        他一蹦三尺高,蓦地戏精上身,摆出一副初代凹凸曼架斯派修姆光线的架势,左边突突右边射射,灵动地像是花果山扛把子。

        “拜托你戏要不要这么多啦!”魏亮的架势让纠缠着林异的诡异氛围消散了许多,他无奈地捂着脸,无语道,“学生通道里有苔藓啦!”

        “嘁~~~”魏亮甩了甩手,“深山老林的,有苔藓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

        “哎呀,别疑神疑鬼的啦!”魏亮推着林异往食堂走,“干饭啦干饭啦,想那么多干什么呀,苔藓还能变成妖魔鬼怪跳出来杀人不成?”

        “哎哎哎……”林异架不住魏亮的劲,进入了食堂。

        “苔藓?”魏亮回头看了一眼学生通道,所有所思,然后忽然打了一个激灵,“哎老林,我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林异问道。

        魏亮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我之前在宿舍滑了一跤。”

        林异:“……”

        「拜托……这种事情你倒地是怎么想起来的?」

        魏亮补充道:“我想到我上次在宿舍的台阶上踩到了苔藓,滑了一跤。”

        林异的动作忽然一僵。

        担魏亮赶紧安慰道:“别摆出那种表情,我想说的是,这个校区里苔藓很多啦,你不要想太多啦!只要不是异常天气在宿舍外面乱跑,就不会有事情啦!”

        可林异却目光闪烁,思绪涌动。

        他的第一反应是……

        「妈的……宿舍的台阶上,也有苔藓?!」

        他和魏亮的“视角”完全不同,对于魏亮习以为常的苔藓,在他看来存在着极大的问题!

        「可是……亮子踩苔藓滑倒了,到现在也没事……」

        「难道真的‘不要想太多’?」

        不思考或许是一个安全的方法,但他总觉得这个做法存在一定的漏洞。

        他甚至有点担心魏亮。

        有些东西,似乎不是“不了解”就可以避开的。

        比如……浓雾。

        他浑浑噩噩地跟随着魏亮穿过了食堂门口的风幕,进入了食堂一楼的学生餐厅。

        风幕吹出的凉风唤醒了林异,他赶紧提起精神,先看了一眼手表。

        11:45。

        然后,他才是将注意力分散出来,观察起了学生餐厅的环境。

        ……

        x023年5月7日,11:45,s市大学食堂,一楼。

        林异站在食堂的门口,观察着学生餐厅的环境。

        学生餐厅大约有几百平的空间,门口两侧是两个位置相对称的餐具回收点,然后就是一大片配套齐整的蓝色塑料餐椅。

        简单环顾了一圈后,林异发现学生餐厅的采光似乎有些问题,兴许是食堂的地理位置本身就有些问题,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光线可以直接照射进来。

        唯一的采光处,也就是学生通道那边而已。

        因此尽管现在是正午,餐厅里看起来都有些昏暗。

        哪怕餐厅的天花板上如繁星般排布着的大量白炽灯,也仅仅只能够保证小范围内的光亮。

        林异往左手边看去,一排排白炽灯像渐变且收拢的虚线一样汇聚、延伸到了一片黝黑的空间里。

        很近,又很远。

        有一种正在凝视深渊的诡异错觉,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一头栽进去。

        林异的身体忽然前后晃了一下。

        一种重心偏移的忽然包裹了他,他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有一种即将跌落到那一片黑暗中去的强烈预感。

        「靠!」林异暗啐一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奋力让自己重心后移。

        于是他真的觉得自己的头有千斤重,带动着自己的身体踉踉跄跄地后退,穿过了食堂门口的风幕和塑料门帘,然后一屁股跌坐到了地面上。

        身后,学生通道里的白炽灯洒下柔和的灯光,驱散着林异那种有内心深处发散到了全身的冰寒感,击碎了漆黑的深渊带来的恐怖吞噬感。

        林异剧烈地喘息着,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一阵风从学生通道里吹进来,他感到后背一片冰凉——竟已被冷汗浸湿。

        “老林……老林……我……靠……”林异的耳边响起了一道惊慌急切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从极其遥远的地方飘过来。

        他的目光从食堂深处抽离出来,然后看到了逐渐放大的魏亮的脸。

        他看到魏亮的嘴巴在动,但耳边只能够模糊的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老林……老林……”

        “老林!老林!”

        随着他注意力的回升,耳边的声音也一下子充实了下来。

        他这才出现了一种画质与音道符合的感觉……

        “老林,你没事吧?”魏亮着急地抓着他的手,奋力地想要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林异借魏亮的力重新站了起来,然后大口地喘息着:“亮子,我……”

        魏亮连连摆手打断:“你小子还说你不肾虚?一顿不吃就饿得晕头转向了?还有,你他妈的……怎么这么重啊!”

        “我……”林异扫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

        11:49。

        他还想说点什么,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了刚才那个乌漆嘛黑的餐厅角落,然后忽然一愣。

        学生餐厅里哪有什么黑暗的角落啊?

        白炽灯光线所及,只有一块光线昏暗的墙壁,墙壁上贴着和教学楼的浮雕差不多形态的瓷砖,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刚才……」

        他有些迷糊了。

        刚才明明看到了一个黑不见底的深渊啊,怎么这会儿……又得正常了?

        「那边到底是……什么?」

        正当他冒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种久违的、陌生又熟悉的疲惫感,忽然从他的心底蔓延了开来!

        当认知发生错乱,深渊在他的心底蔓延了开来!

        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感,在几短的时间内再度笼罩了他!

        「妈的!」林异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但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扭转此刻自己的思考反向!

        恐怖感悄然而至,让他遍体生寒!

        “啪!”

        关键时刻,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犹如从噩梦中进行一般,林异猛地抽搐了一下,然后眼睛一闭一睁,发现自己正站在食堂入口的塑料门帘前。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小子身子骨这么虚呢?”魏亮无奈地叹息声传来,“我一直以为蒯蒯是你们几个人里阴气最重的,没想到你才是那个最虚的。小伙子不行啊!”

        林异这会儿罕见地没有说话,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妈的大意了!」

        「不是白天可以随意思考,而是在太阳底下才可以随意思考!没太阳的地方就不能思考过线的东西!」

        徐顺康说的一点都没错,思考就要去太阳底下,而自己却不小心把“晴天”混淆成了“太阳底下”!

        食堂的学生餐厅里,虽然因为白天而有光线,但与“太阳底下”这个概念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

        林异也是在那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感笼罩他的瞬间想明白了这一点,但如果不是魏亮叫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他看向魏亮。

        魏亮的鸭舌帽下有一些散乱的头发,经过一夜的熬夜修仙,现在整个人看上去懒洋洋的。

        尽管如此,却也只是充满阳光的懒洋洋的。

        他

        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12:00。

        「距离刚才过去了一分钟都不到?」林异心底一惊,但这会儿却是克制住了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想法。

        他甩了甩头,赶紧跟了上去:“诶亮子等我一下,我来啦!”

        就在林异追赶魏亮的时候,他原先望向的那个位置里,一个人从阴暗的角落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穿着绿色围兜的厨师,他僵着身子犹如提线木偶一样缓缓地转动着,然后将目光落到了林异的身上。

        他提起脚步,慢慢地走向了林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