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330章 爸爸等着你们出生

第330章 爸爸等着你们出生

        十一月的香江,天高云淡,阳光和煦。

        在薄扶林沙宣道的森林公园里,竟还可以欣赏到荷花池塘中的鲤鱼和爬上岩石的小龟,枝繁叶茂的树木也同样与小松鼠和谐共处,鸟语花香的绿洲园林,景色赏心悦目。

        这些犹如美丽画卷的景象,一半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另一半则是陈羽的钞能力。

        自从上次从警署回来,陈羽就过着与小狐狸、林幼稚深居浅出的日子,为了让生活多一些趣味,他便让人在半山豪宅附近的森林公园里,修建了一个小人工湖。

        陈羽每天就带着两个怀孕的小女友,到人工湖逛一逛。

        对肚里宝宝的发育,也是极好的。

        至少林芷落和苏小狸每天陪伴在陈羽身边,不会再为他感到担心,而是乐和和的。

        当然,每当有关陈羽的案情进展传了回来,二女又会为此担忧。

        “陈猪,你说那个陆国丰,怎么就这么轴啊?非要盯着你不放?青柠姐说,他还在搜集你违法犯罪的证据,这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而且他那个投资失败选择跳楼的朋友,明明就是因为他高杠杆操纵,结果爆仓了非要来怪我们?再说了,我们都拿出近十亿美金补偿香江和内地的个人投资者了!”

        “陈猪,你倒是说句话呀!”

        林幼稚站在荷花池塘岸边,看着同苏小狸给小锦鲤喂鱼饵饲料的陈羽,鼓着香腮,一副生气的模样。

        陈羽缓缓站起身,看向身旁的校花小女友,捏了捏她的精致脸蛋。

        结果,陈羽手上的鱼饵饲料颗粒,就这样粘在了她脸上。

        陈羽笑了笑:“好啦,有什么好生气的?身正不怕影子斜,虽然之前操纵ds币的事,我们道德上有瑕疵,但完全是在法律和规则的框架内进行的,陆国丰再怎么查,也查不出我们的问题。”

        “而且我们还有最顶级的律师团,他们会给我们摆平一切。”陈羽用手背又给她脸蛋擦了擦,继续道,“再说了,如今的日子岁月静好,我天天陪着你们不好吗?”

        林幼稚认真想了想,她还是觉着自家猪被冤枉,太委屈了!

        苏小狸却是莞尔一笑,来到林芷落身边,细声细语:“芷落,你这样生气可不好,会影响肚里宝宝的。”

        林幼稚一听,立刻就做了一个深呼吸,她可不想让宝宝受到任何影响。

        然后,在小狐狸的谈心和陪伴下,林幼稚也就不再去想那些事儿了,担心也没用啊,只能等调查结果出来了。

        而就在这时,龙诗颖火急火燎地赶过来。

        她脸上却是挂着一抹开心的笑颜。

        “陈师兄,好消息!好消息!香江警署重案组那边的最终调查结果出来了!你在威廉车祸案中是清白的!”

        “完全清白!哎哟~……”

        陈羽看着风尘仆仆、差点摔倒的丫头,赶忙伸手扶住了她:“小师妹,别这么激动啊,事情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了。”

        “陈师兄,你真厉害!哪儿都厉害!”

        龙诗颖崇拜的目光看向陈羽,发自真心地夸赞了他一句。

        她就知道陈师兄运筹于帷幄之中。

        然后,这丫头喘了两口气,林幼稚和小狐狸也走过来了。

        林校花忙开口问道:“诗颖,那ds币那个案子呢?调查结果出来了吗?”

        小师妹摇摇头道:“芷落姐,那个案子我刚问了琪琪姐,她说陆国丰还在搜集证据,压着不结案。”

        “…………”

        林校花愣了愣,陈羽却是轻松道:“无所谓,他忙他的,反正也查不出什么来,无非是晚点回锦城嘛。”

        “唉……算了。”林幼稚对男友欲言又止,转而看向小师妹。

        “诗颖,既然威廉案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你立刻去让两家上市公司都发公告。”

        “好的,芷落姐,我马上去!”龙诗颖有些激动。

        她这两个月看到了网上太多调侃、辱骂、嘲讽和抹黑陈师兄的帖子。

        结果陈师兄还不让删帖,可以让全世界的目光都关注这起案件!

        以便光刻机在位于锦城的“s&t”半导体研究院悄无声息地开展攻关研究。

        如今总算可以还陈师兄清白了!

        小师妹又火急火燎地离开了,林幼稚和小狐狸这次心中都轻松了不少。

        陈羽看这俩身怀六甲的丫头都快蹦起来了。

        “林幼稚,你不要拉着小狐狸跳啊,小心摔着。”

        “陈猪……”林幼稚立刻松开小狐狸,转而就投入了他的怀中。

        紧紧地抱着他,林幼稚有点撒娇的意味:“我想爸爸妈妈了,我想回家了,等陆国丰那边调查结果出来,我们就回去,好不好?”

        陈羽摸了摸她脑袋,目光宠溺:“好。”

        他也没想到来一趟香江,居然惹出了这么多麻烦。

        所幸光刻机项目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却是不多时,有不速之客来客,赫然就是香江警署经济犯罪调查科的陆国丰,以及几个随行人员。

        陈羽的几个女保镖拦住了他们,但陈羽却是让他们进到人工湖畔的凉亭。

        “陆sir,不知有何贵干啊?”陈羽轻笑问道。

        他有点不太喜欢这家伙,但又觉着陆国丰咬着嫌疑人就不放的那股锲而不舍的精神,值得夸赞。

        毕竟他在一个月前,可是真的找到了切实证据,将巴瑞.罗杰斯送进了大牢。

        “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陆国丰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容。

        他这两个月顶着巨大的压力,搜集了巴瑞.罗杰斯和陈羽两人的相关证据,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把罗杰斯送进了监狱,而关于陈羽的证据,他却一点实锤都没摸到!

        陆国丰敢肯定,陈羽绝对是ds币的幕后大老板,同时也参与了操纵ds币的价格涨跌,只是没有证据。

        但哪怕有证据,香江也没有这方面的法律,也无法制裁陈羽。

        所以,他干脆另辟蹊径,去寻找陈羽其他的违法犯罪证据。

        不让这家伙付出一点代价,他心里的那道坎就永远过不去!

        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给找到了!

        “陈先生……”陆国丰拿出一张传唤令,给陈羽展示了一下,“你涉嫌两起违法犯罪案件,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陈羽茫然,林芷落和苏小狸同样不解,她俩过去,拿过来传唤令一看。

        “陈猪在香江无证驾驶汽车?”林幼稚神情诧异。

        这也行?

        “10月17日凌晨,小羽在保释期间,非法离开香江?”

        小狐狸也同样诧异,这么隐秘的事情,陆国丰怎么知道?

        陈羽心中一万匹羊驼疾驰而过!

        10月17日,我闺女出生满百天,我都不能回去吗?

        好吧,香江的法律规定保释期间的确不能乱离境。

        “你真牛!”

        陈羽给陆国丰竖了一个大拇指。

        “那么,请吧。”

        陆国丰笑着伸手示意。

        陈羽跟林芷落和苏小狸说了两句,就跟着他离开了。

        “小狐狸,在香江无证驾驶机动车,会坐牢吗?”

        “不知道,但是在保释期间离开香江,可能会被认定为藐视法庭或别的罪名吧?”小狐狸也开始后担忧起来了。

        ……

        去警署的车里。

        “不是,陆sir,你真打算把我送进牢里啊?咱俩之间的矛盾,就这么不可调解吗?”陈羽认真地问道。

        陆国丰却是得意又轻松:“陈先生,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私人矛盾,我也是秉公执法,按照香江基本法请你回去调查。”

        陈羽呵了一声,你是秉公执法,但有没有公器私用,你心里难道不门清?

        他呼出一口气,又道:“所以,关于那两件事,你们都有实锤证据了,对吧?”

        “没错。”

        “好吧,接下来,你们就跟我的律师谈吧。”

        陈羽耸了耸肩,他知道,这次优势在对方。

        陆国丰却是笑了笑:“陈先生,你的律师跟我们谈什么?你的案子,不归我们经济犯罪调查科管。”

        “???”

        陈羽茫然了几秒,然后豁然开朗了,合着这家伙亲自将他抓到警署,就是为了在自己面前宣告他的胜利?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陈羽也不想跟着陆国丰有任何纠缠了。

        不怕香江警察请喝茶,就怕他们惦记啊!

        “陈先生,请说。”

        “无证驾驶,还有保释期间非法离境,会被判多久?”

        陈羽知道,就算有顶级律师团,但警方证据十足,他也顶多寻求轻罪辩护。

        这次,他是真栽了啊!

        陆国丰认真道:“大概,六个月到一年。”

        “不是,还真坐牢啊?”

        “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我能监外执行什么的,再怎么说,我也为香江捐了那么多钱啊!”

        “你真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陆国丰不屑道。

        陈羽耸了耸肩,却是异常轻松:“不好意思,有钱就是能为所欲为,不信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半个小时后。

        陈羽的豪华律师团就将他再度保释出来了。

        陆国丰麻了:“不是,他之前保释期间非法离境?你们怎么还给他保释?”

        上司给了他解释:“没办法,他给的保释金,实在太多了!”

        上次他的一亿港元保释金,全充公了!

        这次陈羽又交了10亿港元保释金,陆国丰的上司巴不得陈羽又离境,反正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小罪行。

        简单说,什么非法离境啊,无证驾驶啊,虽然上了称,就得追究,但如果不上称,也不过无足轻重。

        最重要的是,陈羽家族在香江有不少产业,不怕他不会回香江啊!

        一个小时后。

        陈羽又回到了半山豪宅,跟小狐狸和林幼稚还吃了顿午饭。

        与此同时,他的顶配律师团就已经开始跟香江警署和检方交涉了。

        他们要求这两家给陈羽做不起诉决定,但奈何香江警署也有自己的原则,陆国丰又坚持送检,一定要让陈羽受到惩处!

        最终,几方合计之后,由于证据确凿,检方还是做出了起诉决定。

        三天后,开庭!

        陈羽作为当事人,自然是要来参与庭审的,小狐狸和林幼稚也来了,坐在听众席,看着律师团和检方的交锋。

        原本以为的一场口舌大战,结果跟tvb里演的一点也不同!

        “被告人陈羽,经本院审理,你在香江涉嫌多次无证驾驶汽车,并且于保释期间非法离境返回内地……

        最终本院宣判,陈羽被判社区服务刑十个月,期间不得离开香江!”

        戴着法官帽的女法官敲下了审判锤:“如果不服本院判决,被告人陈羽可以提起上诉。”

        陈羽当庭服从判决,一周去两天社区服务而已,这有什么?

        就当跟老婆孩子去做慈善了!

        当然,这也是为了在全世界面前,继续搞出一点动静。

        外界注意到在香江的他,就不会注意到在锦城的光刻机研究了。

        就是有点对不起妃妃和奶糖,自己不能早些回去陪她俩和孩子们了。

        ……

        回到家里。

        林幼稚哭出来了,梨花带雨地趴在陈羽的怀中:“陈猪,我们回不去了!”

        “哪有回不去啊?不就是十个月后的事吗?”

        陈羽摸摸她的高马尾,温柔道:“你如果想家,想回去的话,你和小狐狸就一起回去吧,等孩子出生了,再来香江看看我也行。”

        林幼稚却是连连摇头,高马尾甩个不停,她目光坚定地看着陈羽道:“陈猪,我才不要跟你分开!”

        “小羽,我也不要跟你分开,我不要抛下你,跑回去。”

        小狐狸也认真地说道。

        陈羽想了想:“你们确定吗?这样的话,孩子就要在香江出生了。”

        “没关系的,陈猪,反正新月和星若都是在华夏的地盘上出生!”

        “嗯,小羽,只有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们的家。”

        小狐狸软乎乎的话语,总是能触动陈羽的心。

        “那好吧……小狐狸,林幼稚,你们如果实在想家里人了,我就让苏叔和林叔他们乘机来香江。”

        “陈猪,我现在就想我爸了。”林幼稚有什么说什么。

        “小羽,我也有点想爸爸妈妈了。”小狐狸眨了眨漂亮的眼眸,轻语道。

        陈羽也将她搂入怀中,笑道:“那我让妃妃安排他们来香江吧。”

        “陈猪,你真好!”林幼稚亲了陈羽的脸颊一下。

        小狐狸也羞赧地亲了亲。

        “小羽……”

        “怎么了,小狐狸?”

        “你要不要、要不要……?”小狐狸欲言又止了。

        陈羽却是看着这丫头的模样,有些感到奇怪。

        “我要什么?”

        他摸了摸鼻子,调笑道:“这会儿天都还没黑啊,不合适。”

        “小羽,不是你说的那个……”小狐狸涨红了脸蛋。

        林幼稚噗嗤一笑,轻语道:“陈猪,小狐狸想说的是,你要不要把琪琪姐和诗颖妹妹,也纳入到我们的家庭委员会里啊?”

        陈羽眼睛陡然闪过一缕惊诧之色。

        家庭委员会,可是陈羽家族现在最高的决策机构。

        就算是他,也必须无条件服从家庭委员会的审议决议……这是妃妃定下来的,也是当初大家一致约定好的。

        而且成员规定,也只有陈羽和四个女友,以及她们的孩子。

        现在要吸收新的家庭委员会成员……真的可以吗?

        这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陈羽很快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小狐狸可是我的宝藏,她可不会挖个坑让我跳!林幼稚也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难道说……

        “你们跟妃妃商量过了?”陈羽不确定地问道。

        小狐狸和林幼稚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陈猪,你和小师妹的事,我们早就知道了!”

        “小羽,琪琪姐也是自家姐妹。”

        陈羽看着这俩丫头一唱一和就要说服自己,他不禁摇头失笑。

        她们不反对就行。

        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

        然后,陈羽、苏小狸和林芷落,就跟远在锦城的许恩妃和夏鼐棠,开了一个家庭视频会议。

        会议形式和流程还是要走一走的。

        陈羽一开始心中有些忐忑,想着奶糖会不会生气,结果小老虎对此表示无所谓,妃妃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

        陈羽一阵感动,还以为凶巴巴的小老虎从此转性了。

        结果,在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夏鼐棠又目光冷了下来,还威胁了一番陈羽。

        “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要是再敢在外面拈花惹草,就不用再回这个家了!”

        “支持……”

        “赞同……”

        “附议……”

        陈羽还没说话,许恩妃、苏小狸和林芷落就齐齐表态了。

        你们配合的,还挺好啊?

        陈羽嘴角抽动了一下,却是很快又跟她们保证了一番。

        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真的吗?没骗我们?”屏幕中的夏鼐棠,目光幽幽。

        陈羽拍着胸脯发誓:“当然是真的!绝对没骗你!没骗你们!”

        “不然的话,我就是华夏最后一个太监!”

        陈羽话音一落,四女却是脸色大变!

        林幼稚赶忙捂住了陈羽的嘴巴,小狐狸也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似乎,两女都在怪他刚才乱说话!

        而与此同时,许恩妃和夏鼐棠,也是气恼嗔怪地瞪着陈羽。

        陈羽掀开校花女友的小嫩手,挤出一抹笑容,正欲辩解。

        他刚才只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

        然而,就在这时,陈羽的手机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是徐梦璇。

        林幼稚和小狐狸呆住了。

        陈羽也是脸色一僵,夏鼐棠蹙着漂亮的柳眉:“怎么不接电话?”

        “…………”

        陈羽吞下一口唾沫,正欲挂断,林幼稚却是给他摁下了接通键。

        “喂,大叔……你之前不是说要到我家来见我吗?”

        “我等了你好久,你都没来!”

        “你今天有时间吗?我去你家找你!”

        “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们去外面玩也可以的。”

        徐梦璇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陈羽的心就像是在悬崖上蹦迪一样。

        她的话毕,陈羽的心也就怦然坠地!

        “小徐妹妹,你别乱说啊,咱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

        “我真的只是把你当妹妹!你也只是把我当哥哥,对吧?对吧?!”

        陈羽急了!

        徐梦璇好像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赶紧澄清了一番。

        但于事无补了。

        挂断了电话,陈羽依旧很是尴尬,屏幕里的夏鼐棠双手抱胸,深吸了一口气。

        “你刚才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吗?”

        “呃……”

        陈羽挤出一抹笑容:“刚才是误会,真的是误会!”

        嘟嘟嘟――

        夏鼐棠下线了。

        另一个小视频框里,许恩妃无奈地耸了耸肩。

        “小羽,你以后都要好好的哦。我的意思是,你可不要当华夏最后一个太监哦。”

        “妃妃,你怎么也这样?”

        “嗬嗬嗬~……好啦,逗你玩的,你可是姨,咳……你可是我的小心肝,我怎么可能舍得呢?等有时间了,我会和奶糖带着凌霄和云卿,去香江见你的。”

        陈羽摸了摸鼻子,轻松了许多:“还好有你啊,妃妃,不然这家早晚得散了。”

        小狐狸和林幼稚在他身旁偷笑。

        ……

        晚上。

        陈羽就将家庭委员会的决定,告诉了孙琪琪和龙诗颖。

        她俩满是震惊,纷纷推辞。

        但小狐狸和林幼稚劝说了一番,她俩也就点头同意了。

        不过,孙琪琪明确表示,自己不想要、也不会要孩子。

        将来,她帮着带新月和星若他们就可以了!

        龙诗颖没想那么多,但也表示自己现在还不想当妈妈。

        只想要照顾好这个大家庭!

        陈羽有些尴尬,合着你们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还是我想多了?

        夜色渐深,沐浴更衣。

        小狐狸和林幼稚都已经睡了,她俩如今孕肚明显,陈羽很是小心地照顾着,从来不敢乱来什么。

        他的耳朵先后轻轻贴在小狐狸和林幼稚的孕肚上。

        听了听。

        “小小狐狸,小小幼稚,爸爸等着你们出生。”

        陈羽目光温柔,充满着父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