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 - 科幻小说 - 综合影视大玩家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欠我的,还回来

第五十二章 欠我的,还回来

        清晨,

        王羽是被痒醒的。

        睁开双眼,王羽发现江莱趴在床半腰处,然后捏着一缕乌丝,不停的撩拨着...

        王羽无奈道:“好玩吗?”

        “当然好玩,不仅好玩还好喰。”说着,江莱从床下捞起半瓶酒,饮一口后...

        “嘶~”

        清凉一下,激爽宜人。

        ......

        沐浴过后,王羽帮熟睡的江莱掖好被角,然后独自走出卧室,来到伍十一所在的客卧前。

        犹豫了半晌,王羽才下定决心,敲响伍十一的房门。

        随着敲门声刚刚落下,伍十一便打开了房门。

        在看到王羽的瞬间,伍十一终是没忍住,双眼流露出如看屑男般的眼神。

        作为朋友,她昨晚生怕王羽酒后失身,每隔半个钟头,便会离开客卧,去主卧观察情况。

        第一次还好,伍十一贴近主卧的房门,里面只传出王羽和江莱喝酒的声音。

        第二次,伍十一刚打开自己的房门,怀中便挤进了一团白羔羊。

        所幸她平日里训练有素,这才没有直接把怀中的江莱扔出去。

        此种情况,在她的整个职业生涯,甚至是所有保镖的职业生涯中,都是前所未有的。

        但可怕的是,在她睡着后,整个梦中都在不断循环那副场面。

        甚至到了梦的最后,她竟然变成了那团白羔羊,反而被江莱抱在了怀里。

        至于说,为什么是梦的最后,因为她被惊醒了。

        想到这里,伍十一脸上缓缓升起红晕。

        看到伍十一脸上的红晕,王羽也回忆起了昨晚的经过。

        江莱为了追求刺激,不惜认他做父,王羽着实扛不住此等诱惑,这才做下如此荒唐事。

        “咳~”王羽干咳了一声,说道:“十一,咱们去吃早饭吧。”

        伍十一强压心中旖旎,故作平淡道:“好的,老板。”

        出来房门,伍十一跟在王羽身后,一直保持着最远限度的护卫距离。

        但说是最远,其实也就两个身位。

        王羽亦察觉到,伍十一的态度变得生疏,但也只能在心中暗暗叹口气。

        看来,他只能在梦中加把劲儿了。

        来到酒店的自助餐厅,

        王羽一眼扫去,便瞅到了任梅梅,那一头精致短发,哪怕在人群中都是比较醒目的,更何况是在餐厅里。

        侧头看向伍十一,王羽安排道:“十一,你自己随意吧,不用跟在我身旁了。”

        “...好的,老板。”伍十一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离开,自行去觅食去了。

        看到伍十一离开,王羽检查了一番自身,确定没有其他女人的痕迹后,这才挂着微笑向任梅梅走去。

        直接来到任梅梅的对面坐下,王羽微笑道:“梅梅姐,早上好。”

        任梅梅头都没抬一下,继续切着盘子里的煎蛋和烤肠,不冷不热道:“王羽弟弟果真风流,情人遍布四海,小小的一个酒店里,都有佳人相约。”

        “哪里有佳人?”王羽四顾打量了一圈,然后重新看向任梅梅,嬉笑道:我明明只看到梅梅姐一個佳人。”

        他只能如此插科打诨,谁让他昨晚没看好手机,去洗澡的时候,将手机忘在了床头。

        结果任梅梅打来的电话,恰巧被江莱给接到。

        之后的事情显而易见,任梅梅生气了。

        哪怕王羽在梦中哄了她好久,今早任梅梅仍是现在这副冷淡的模样。

        听到王羽的话,任梅梅明知道是刻意奉承,心中还是忍不住开心。

        其实她也不是气王羽有其他女人,王羽长得帅、身体好、多财多艺的同时,还俯首甘为孺子牛。

        任梅梅用脚趾甲想,也能想到王羽这样的男人,女人缘一定很好。

        她只是生气,王羽明明是她找来的,结果一个不留神儿,却被别的女人勾走了。

        这岂不是说明,她很没有魅力,留不住男人。

        尤其是经历过前夫和薇薇安的偷情事件后,她对这方面更敏感了。

        “好了。”任梅梅用刀叉敲了敲盘子,表情严肃道:“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爱玩,我也不是怪你。你爱玩可以,但是不能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玩。”

        王羽注视着任梅梅的双眸,认真道:“梅梅姐,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你放心,我很洁身自好的,不了解的女人,我绝对不碰。”

        任梅梅将信将疑,道:“最好是这样。”

        看到任梅梅的情绪缓和下来,王羽看向她的餐盘,眼巴巴道:“梅梅姐,我饿了。”

        王羽是故意装可怜的,如任梅梅这般30岁左右的女人,正是母爱感最强的年龄,有时候扮扮可怜,可以最大限度的俘获好感。

        当然,前提是她心里得有你。

        任梅梅翻了个白眼,然后将自己切好的餐盘,推到王羽面前。

        她很清楚王羽在扮可怜,不过谁让她吃这一套呢,可能是其中那份哺ru情谊,在作祟吧。

        看着王羽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餐,任梅梅如同在看着自家孩子一般,眼中不自觉的透出一丝慈爱。

        “王羽。”任梅梅突然叫道。

        “嗯?”王羽疑惑的抬起头,看向任梅梅。

        “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乱玩,下次我切的就不是煎蛋和烤肠了,而是你的...”

        任梅梅比划着手中的刀叉,眼睛往王羽的下方瞅去。

        “额...”王羽看着面前餐盘里的食物,突然有些下不去嘴了。

        ......

        吃过早餐,王羽搂着任梅梅的腰肢,往餐厅外走去。

        后面跟着的伍十一,则眼神鄙夷的看着王羽的背影,她已经确定,自己的老板就是个屑男!

        伍十一甚至已经在考虑,向赵总申请更换掉自己了。

        不过想到自己家欠的几十万外债,和王羽大老板的身份。

        这个想法,她注定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言说了。

        任梅梅的房间,

        王羽一进门,便被任梅梅推倒在床上。

        “额...”王羽躺在床上,一脸疑惑的看向任梅梅。

        任梅梅一颗一颗解开衬衣的纽扣,眼神‘凶狠’的说道:“现在,把昨晚欠我的,还回来!”

        ......

        一个小时后,

        王羽的电话被拨通,不过他现在根本没法接这个电话,因为他的双手,已经被巴黎世家绑在了床头。

        任梅梅拿起王羽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

        “江莱?”

        江姓虽然很常见,但是‘莱’这个名确不常见。

        任梅梅突然想起,昨天的谈判桌上,把自己气的够呛的那个女人,就叫‘江莱’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