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回庄 (求订阅)

第七百四十一章 回庄 (求订阅)

        几人整理一番,将栾业平几人藏在这农宅之内的宝贝,和之前追剿两队叛徒所得聚集在一起,打包带回孟家庄园。

        来到庄子内,魏七也才晓得孟昭的真实身份,有些诧异,也有些失望。

        在他看来,    孟昭的身份背景还是差了些,未来事发,恐怕很难抵挡吞天道子,自然他的安全也很难有所保障,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孟昭虽看出魏七神色有异,却也不以为然,吩咐下人给顾司南三个准备好房间和用度,便让他们三个先去休息。

        魏七不晓得,但他和顾司南,云飞两个连日奔赴几处,追杀魔尊殿叛徒,还是比较操劳的。

        自己则召集手下之人前来商事。

        先来的几人,为梁穆秋,吕乐,韩普,曹湛,周虎几个。

        虽武功各有高低,于他麾下所任事务也有不同,但尽都是孟昭最信任,也最亲厚之人。

        召见之地在书房,孟昭经过简单梳洗过后,批了一件月白色儒袍端坐于书桌之后,一手按在两日来他不在时递上的公文上,一目十行,一手提笔,    时而批注,做出决策,速度倒也飞快。

        等到五人聚齐,端坐于事先备好的木椅上,静默以待,孟昭方才停下手中工作,语气温和的开口,但一发声,就引得吕乐几人大为震动。

        他所言不是别的,正是决定要与魔尊殿合作,以他名下所有的那只纵横于巫水之上的船队,为魔尊殿输送倾卖物资,为魔尊殿提供便利一事。

        四人中,周虎性子最急,也最先开口,如河边水草般茂盛的胡须一颤一颤的,一对眼睛瞪得滚圆,    当即提出异议道,

        “公子,这件事是不是要再考虑一下?和邪魔道合作,    终究不是什么好事,万一传了出去,我恐咱们孟家会成为众矢之的,为灵武城上下,乃至大雍上下所不容啊。”

        周虎之所以反应如此剧烈,也是受的早年闯荡江湖,四处漂泊所见所闻影响。

        据他了解,邪魔道非但是大雍朝堂上一直严厉打击的对象,在江湖武林,也是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凡和邪魔道扯上关系的,基本上没有好下场。

        然,这也是他眼界之所限,所见所闻,多是那种江湖草莽之结局。

        和世家大族,乃至孟昭这般背景无比雄厚的贵勋之后,基本没有交流,也就难以了解更深层次的内幕。

        曹湛性子沉稳,最为其祖父曹老爷子所喜爱,在跟随孟昭后,又久经历练,再加上近几日修行颇有所得,心境大为提升,提出不同看法,

        “公子非是不智之人,更不会因为蝇头小利而冒此风险,莫非此事当中,还另有隐情?”

        吕乐韩普两人也是微微点头,孟昭心性如何,难以尽数看透,但手段还算高明,日常对外处事,也很少吃亏,他做出这样有着极大风险的决策,必有隐情。

        孟昭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梁穆秋,思忖片刻,还是硬着头皮道,

        “你们有所不知,最近些时间,魔尊殿大变,八长老叶欢以绝世武道,扫荡宗门不服,握紧大权,因此导致门内有部分人裹挟宗内财富叛逃,手头紧张。

        这才想要借用我手下渠道,暂缓危机。

        若一般人,我也不会如此轻易应下,但叶欢有所不同。

        他是谭采儿的亲生父亲,其妻为绿林天狼盟盟主,其岳父,则是我大雍兖州境内的第一号实权人物,高平侯谭长明,哪怕在整个大雍朝堂,也是顶尖权贵。

        我意以此,间接结交那位天狼盟主,以及高平侯,若能收获此二人的友谊,对咱们接下来的发展,大有裨益。”

        “什么?珠儿所侍奉小姐的亲生父亲,竟是邪魔道中人,如今还一统魔尊殿?”

        梁穆秋本来没想插话,一听到这個消息,绷不住了,脱口而出道,明亮似珠宝的眸子闪烁精光,胸膛快速起伏,一对庞然大物颤动不休,显然十分震惊。

        因梁穆秋,韩露,珠儿三人性情各异,一个英气果决,一个温婉贤淑,一个天真烂漫,彼此颇为投契。

        虽都钟情孟昭,反而更增进彼此关系,而无寻常女子独占情郎之狭隘心思。

        尤其珠儿,年纪最小,因为很少接触外界,不受影响,天真童稚,更为梁穆秋所喜爱。

        当然也知晓她丫鬟出身,主子是一个叫谭采儿女子,和孟昭虽只一面之缘,却似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更将自己的贴身丫鬟送到孟昭身边,如此长时间都不召回,其心难以度量。

        但,她从未关注过这谭采儿的身世,就无从得知,其身后惊人的秘密和关系。

        天狼盟她没听过,对谭长明,也不关注,却晓得魔尊殿的厉害,邪魔道五宗之一,赫赫有名。

        “不错,确实如此,不过,这和谭采儿却没多少关系,主要也是我和魔尊殿的一人之前有过交际,受气恩惠,他找上门来求救,却不能不理。

        再加上叶欢的岳丈,妻子都非泛泛,冒这些许风险,也是值得的。”

        看着孟昭竭力想要将谭采儿的存在削弱的样子,吕乐韩普几个虽目不斜视,但心中还是暗暗好笑。

        想不到自家公子还有如此心虚的时候,难不成日后还会有惧内之风?

        这倒是不美,堂堂男子汉,怕老婆,却是成了什么样子!

        梁穆秋却没那么好骗,她冰雪聪明,举一反三,立马想通所有关节。

        孟昭若真想交好那什么天狼盟主,和侯爷,通过珠儿联络谭采儿,也不是没有可能,偏偏废了好大功夫,要讨好那魔尊殿的叶欢,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若孟昭想要和谭采儿成婚,影响最大的,应该就是她的父母了,尤其当今世道还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方父亲的意见,更是重中之重。

        这大抵就是孟昭真正的心思所在。

        但,孟昭最可恶的地方在于,他或许并不是真心喜欢那个谭采儿,而只是看上对方那显赫无比的家世,这就让梁穆秋十分不爽,甚至白净秀美的脸上,都忍不住的一阵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