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完美暴君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海防之重

第五百一十八章 海防之重

        如果不是去年战事频发,军费的消耗太大,去年的存余,绝对远超于前年。



        这要是放在前几年,朝廷哪里能打这么多仗,又是北征漠南,又是征伐西南的,如何消费的起啊。



        要知道西南土司造反的规模,可丝毫不比当年杨应龙的声势小。



        朝廷更是动用了四川、贵州两省之军,加上皇帝亲征所带的数万京营兵。



        比播州之役的规模还要大,当然了,皇帝出资也不少,可谁都知道,皇帝靠着抄家发了大财啊。



        就连户部,也跟着捞了不少的汤喝。



        可即使如此,这也是事实,去年的财政,确实比往年要好许多,虽然还是有些拮据,可也不至于捉襟见肘。



        想到了这些后,程国祥一时竟没脸开口回答了。



        皇帝的意思他已经懂了,无非就是用事实来进行对比。



        你看看,朕虽然杀人如麻,官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可朝廷有钱办事了,国家的经济情况好转了。



        看着程国祥哑口无言的样子,朱由校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又接着说道:



        “朕做事,向来都是深思熟虑,三思而后行了的。”



        “朕知道你们的意思,亦知晓你们那一颗为国为民,为江山社稷的赤诚之心。”



        “可非常之时,必要实行非常之手段,嘉靖朝的党派系别,在天启朝绝对不能出现。”



        “还有朕爷爷犯过的那些错,朕也要一一为他老人家弥补,朝廷的党争持续了近百年之久,也该是个头了。”



        “君臣之间,如果不能团结一心,政见策略保持一致,反而相互拆台攻伐,明争暗斗,大明谈何中兴,谈何盛世?”



        朱由校的一席话,说的宋应星和程国祥二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话,因为确实是真理啊。



        也罢,皇帝有此雄心壮志,是大明之幸事,也是他们这些做一心想干事的臣子之幸事。



        即使过程太过残暴血腥,实行的手段太过残忍,可出发点是好的,结果也必然好的。



        原本想着誓死都要劝谏的二人,就这么被朱由校给打发出宫了。



        经历此事后,朱由校也学聪明了,在一切还没有结束,尘埃落定之前,他是不会在见任何一个官员了。



        实在是嘴皮子酸啊。



        因此一连近十天之久,朱由校再也未出乾清宫半步,就连后宫的嫔妃都没有去宠幸。



        不止是为得几天安静清闲的日子,实在是这积累的政事和奏疏实在太多,只能加班加点的干活。



        可也是在这几天,整个京师都已经快要翻天了。



        大臣每日不辞辛劳,不顾烈日当天,坚持跑到午门外跪谏。



        希望能以这种方式,得以觐见皇帝,当面进行劝谏。



        朱由校依然是无动于衷。



        他唯一关心的就是,他吩咐的差事办的怎么样了,这次抄家所得,又能有多少。



        因为他又要一笔大开销了,袁可立的登来镇,以及水师的建设和规模,已经完全步上正规了。



        水师的舰队,虽然不如永乐年间那么庞大,可也不容小嘘了。



        光是大大小小的战舰船只,就已高达两千艘之多。



        当然这其中也只有几百艘可海战的舰船,其余大多为物资或军队运输所用。



        这些船只,都是袁可立费尽心思,从沿海各卫抽调征集而来,其中也有不少的民船。



        虽然不能与西方的远航舰队比拟,可以目前的实力来看,守住大明沿海的这一亩三分地,已然是足够了。



        港口、舰船、水手、官兵既然已经建设完毕,那就要开始着手组建真正的海军了。



        这才是真正需要花钱的地方,前期所砸下去的数十万两银子,不过是打基础而已。



        想要组建真正的具备海战实力,且合格的海军舰队,就必须要有一个专业的教官来专业训练。



        有这丰富的大航海经验,以及各种规模海战经验的西洋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对于火炮的运用,以及海战的战术方式,都是远强于此时的大明的。



        可这些西洋人,那都是死要钱的玩意。



        更何况还要研发建造更大更强的战舰,最好是能重郑和当年出海所用之宝船。



        可这显然不现实,因为图纸早已被刘大夏给藏了起来,工艺也失传上百年之久了。



        想到这里,朱由校就气的不行,当即下令,将刘大夏挖坟鞭尸,全族流放辽东,世代为奴。



        随后他就召见了内阁次辅徐光启:



        “朕听说辅臣年轻时,曾拜西洋夷人为师,学习他们的文化。”



        “确是如此,臣当年在广西时,偶然看到了万国全图,惊愕不已,当时臣就下定决心,必要拜绘制此图之人为师。”



        “几番周折之后,臣终于是得以尝愿,拜了利玛窦为师,跟他学习西方的天文地理,数学,并将夷人的数学原本,翻译了出来。”



        这个利玛窦朱由校听说过,是个意大利人,他的墓就在北京城外。



        “朕今日找你来,是为我大明皇家海军的建设以及编练一事,朕思来想去,满朝文武,也就你较为了解海外之事。”



        “辅臣常与西洋人打交道,应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大海之外,还有无数的国家以及土地。”



        “你也是看过万国全图之人,朕也就不与你多说了。”



        “我大明之国土,在整个世界来看,不过是区区一隅而已,何以自称天下之主,天朝上国?”



        “尤其是西洋人的海军战舰,我大明实在不可及也,差距悬殊。”



        “或许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目前他们还没有航行到我大明来。”



        “可现在没来,不代表将来不会来,海上的实力我大明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到时如果他们真的来了,我大明如何抵御?”



        “所以我大明必须抓住这个时间点,迅速且大力的组建强大等我海上舰队来,不能在拖拉下去了。”



        “更何况我大明沿海倭寇海盗泛滥,在海上肆意横行,为非作歹。”



        “严重威胁着我大明沿海的地区和百姓,朝廷的威严信誉何在?实在可恨。”



        “唯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才能彻底解决此患,御敌于国门之外,好比我大明之九边军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