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潜龙在线阅读 - 三百一十四:虎符

三百一十四:虎符

        台下顿时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欢呼和鼓掌声,叶旸冷笑道:“那么我宣布!除贾大会正式开幕!有请诸位武林前辈共同行礼!”

        众人皆是鼓起掌来,随后便看到方才那几个前辈以及叶旸潘坚互相请着,走到高台正中。

        随后便见两个力夫抬着一个足有石磨大小的大鳖上来,众人正自疑惑间,便见叶旸高喊道:“时辰到!诛杀贾贼!”

        几人听得清楚,便同时运起掌法,数道真气向着大鳖的后背轰去,顿时一阵血光闪过,大鳖高高的昂起脑袋后无力的垂下,大鳖的龟甲也顿时碎裂。

        众人正自惊讶不已间,便又有漕帮的人上前,将大鳖碎裂的龟甲捡起来,看着像碗状的便留下,随后抬起已经死了的大鳖,让其背后的血流到龟甲之中,盛出一碗碗的鲜血,散发了下去。

        这玩意儿想喝的人居然还不少,估计是求个仪式感,颇有几分壮烈之感。

        但是大鳖总共也就那么大,几千人哪里都能分的到?所以也就靠在前面的人分到了一碗,众人此时的气氛都到这里了,便一个个壮志凌云也便在意这些细节了。

        叶旸举起盛着龟甲大吼道:“我等就此歃血为盟!不除贾贼,誓不为人!”

        “不除贾贼!誓不为人!干!”

        众人毫不犹豫地就这样把生血喝了下去,看的宋蓉蓉不由得一阵干呕,一旁的柳泽见状便悄悄的拽了拽宋蓉蓉的袖子。

        宋蓉蓉轻声道:“怎么了师兄?”柳泽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的人,对宋蓉蓉沉声道:“咱们得走了!”

        的确,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因为此时明显已经是结盟活动结束了,要是不趁着兵荒马乱逃走,就真的得被他们裹挟着去除贾去了!

        都歃血为盟了,肯定是不能走了,大家伙儿都是来这儿杀贾璟的,会都开完了,你临到头不敢了怎么办?

        这也就罢了,你要是去贾贼那里通风报信呢?所以一会儿肯定是不放人了,要走现在才是逃走的最佳时机。

        俩人趁着众人热火朝天的讨论的时候,悄咪咪的就从后面绕着走了,台上正在拉着众人上台“比惨”,大约也就是贾璟杀了我谁谁谁啊云云……

        众人听得热火朝天,气氛一浪高过一浪,所以自然没人注意到有两个人居然就这样消失了。

        柳泽焦急的快步走着,宋蓉蓉也是一步不落的紧紧跟在后面,宋蓉蓉担忧道:“师兄,咱们该怎么办?有这么多人要杀恩公,情况危急啊!”

        柳泽也是这样认为的,那么多江湖名宿,有的甚至是成名多年的高手,宁国府就算再如何守卫森严,又如何能是对手?

        江湖人士可能战阵厮杀不怎么擅长,但是这种杀人放火的勾当可是门儿清!这么多人要是没有玉麟军的帮助,真的是能分分钟踏平宁国府的!

        柳泽沉声道:“咱们先替恩公盯住他们,等到他们准备行动的时候,咱们再提前告诉恩公,让恩公早作准备!”

        在柳泽心中,今天的事简直是他人生中仅见的大场面!连漕帮的总帮主,天地会的总舵主都出免了!

        这是何等的威势?贾璟就算再如何了得难道还能抵得过这两大门派?

        贾璟要是知道了两人的想法肯定会笑出声来,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说混军方的,怕你们这帮黑的灰的……

        不过贾璟肯定是不知道了,他此时有更重要的事情烦恼,晴雯收起茶盏,发现里面的茶水居然丝毫没少。

        于是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贾璟,贾璟眉头微锁,躺在躺椅上摇晃着,看着冬夜里少有的澄净星空。

        晴雯不由得疑惑道:“爷想什么呢?外面这样冷,还是快进去罢!”

        贾璟轻轻的摇了摇头,又是沉吟许久,才缓缓的对晴雯道:“晴雯,爷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晴雯看着贾璟严肃的样子,也不禁严肃了起来,点点头道:“爷说,我知道的肯定不瞒着爷。”

        贾璟收回视线,偏转过头看着晴雯道:“你说……”晴雯严肃的看着贾璟点了点头,贾璟眨了眨眼睛道:“送女孩子什么礼儿才更合她们的心意?”

        晴雯愣了一下,随后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收拾桌子上的东西道:“我还当爷有什么正经事呢……”

        贾璟顿时来劲了,这可不是小事!这是困扰了我国几乎所有男性千年未解之谜!甚至到了前世都2022年了,多少男同胞们还在并夕夕上搜一下“七夕必送女友礼物,她感动的都哭了”云云……

        这简直是世纪难题了好罢!

        晴雯看着贾璟道:“爷要送谁?林姑娘?爷不是送过林姑娘礼儿?”贾璟摇摇头道:“那能一样吗!”

        黛玉的小喜好贾璟那简直摸得透透的!有前世的红楼原著做参考,再加上自己本身这些年对黛玉的了解,讨黛玉的欢心那自然手到擒来。

        送的北长尾山雀黛玉简直是爱不释手,整日里黛玉一有空就捧在手里,现在毛都快撸没了……

        给那只鸟都快愁坏了,估计要不是从破壳开始就是被人工饲养,早就钻出鸟笼奔向新天地了!

        但是宝钗能一样吗?不管是前世的红楼原著里,还是今生贾璟和她的几次接触,贾璟居然完全摸不透这个姑娘想的是啥。

        她好像无欲无求!小姑娘们喜欢的东西,她好像也不是不喜欢,但是也不是特别喜欢,这可就难办了……

        简简单单的送个首饰倒也可以,但是宝钗喜欢什么样的首饰样式他也不知道!记忆力宝钗好像除了那个金锁,和元春送她的红麝香珠串儿之外啥都不上心……

        贾璟挠破了脑袋都不知道该怎样挑一个和宝钗心意的礼儿,晴雯似乎看出了贾璟并不是想给黛玉送东西,于是便上前靠在贾璟背后道:“爷不送林姑娘?”

        贾璟按了按太阳穴道:“是宝姑娘。”晴雯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道:“爷给宝姑娘送东西做甚么?”

        贾璟不由得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随后道:“宝姑娘怎么了?之前爷被人刺杀靠的不全是宝姑娘?”

        晴雯便撒娇道:“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那爷准备送宝姑娘甚么?”贾璟叹口气道:“爷这不是正发愁呢?”

        晴雯也跟着沉思了一儿,随后看着冥思苦想的贾璟笑道:“爷真是傻了!香菱不是就在旁边吗!”

        贾璟回过神来,两人一起向身后看去,便见香菱端着一盘干果走了出来,现在她也算是在宁国府混熟了。

        贾璟不常在家,在家的时候也是对她和颜悦色宠溺有加,平常晴雯也不怎么管她,别的尤氏秦可卿之类的人更是不敢对她说什么,怕是都恨不得捧着她!

        所以小香菱很快就恢复了憨憨的本性,甚至更是变本加厉,比如现在就算是贾璟在家,她也不着急出来见贾璟,反而是端着一盘干果边走边吃。

        待看到两人的视线之后,香菱才悻悻的放下了嘴边的果脯,然后递到了贾璟的嘴边道:“爷,吃!”

        贾璟推开了她的手,尴尬的咳了咳,那果脯上面还带着香菱的口水呢!这个死丫头没大没小的!

        晴雯一把拎住香菱的耳朵道:“谁叫你边走边吃的?大晚上的也不怕着了风!肚子疼一晚上有你受的!”

        虽然晴雯并没有用力,但是香菱显然学乖了,装做吃痛的样子道:“对不起嘛,晴雯,你快放开我,爷要生气了!”

        贾璟咧了咧嘴,随后道:“先说正事。”晴雯这才放开了香菱,一把夺过了香菱手中的盘子,香菱只好依依不舍的看着晴雯端走了,注意到晴雯瞪她的视线之后又立马陪笑。

        贾璟不由得苦笑了一声道:“香菱,爷有正经事找你。”香菱这才看向贾璟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道:“爷有什么事找我?”

        贾璟笑道:“你跟宝姑娘的日子也不算短了,你可知道,宝姑娘喜欢什么东西?”

        香菱含着手指尖,想了半天才摇了摇头道:“爷,我实在想不出姑娘喜欢什么........”

        晴雯道:“怎么可能?你以为跟了宝姑娘那么久,宝姑娘就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特别喜欢的东西?”

        香菱又抬起脑袋仔细的想了半天,最后才摇摇头道:“姑娘好像真的没有甚么特别喜欢的东西......我实在想不出了!”

        晴雯性子急躁,于是便上前抓住香菱的肩膀道:“怎么可能没有,一定是你没用心想!给我使劲想!”

        香菱苦着小脸道:“人家实在想不到嘛!”贾璟连忙阻拦道:“好了好了!你不要欺负香菱!”

        晴雯这才放开了香菱,用手指点了一下香菱的额头道:“笨死了!”香菱鼓着小脸,难过的低下了头。

        贾璟抓过香菱的小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腿上轻声安慰道:“没事的,本来也没对你抱什么希望,晴雯坏,咱们不跟她顽了!”

        香菱被晴雯用一种“狗男女”的视线看着,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也顾不上贾璟说的本来也没指望你了。

        晴雯这时却拍了一下光洁的额头道:“爷!我倒是想到宝姑娘喜欢什么东西了!”

        贾璟看着晴雯道:“你能知道?”晴雯笃定地道:“宝姑娘肯定喜欢老虎!”

        贾璟和香菱顿时愣住了,贾璟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便看着晴雯道:“喜欢什么?”晴雯笃定的说道:“宝姑娘肯定喜欢老虎!”

        香菱有些不满道嘟着小嘴道:“姑娘绝对不喜欢老虎!”贾璟也是以为晴雯在胡说八道,哪有小姑娘喜欢老虎的?

        晴雯急忙道:“爷还别不信!这不是我信口胡诌的!我是亲眼所见的!”贾璟便道:“甚么亲眼所见?宝姑娘难不成还见过老虎?”

        晴雯笃定地点点头道:“就是见过!是爷宁安堂里的那只老虎。”贾璟愣了一下道:“你是什么意思?”

        晴雯道:“上次我亲眼看到,宝姑娘盯着爷的那只老虎看了好久,就连走的时候都是看着那只老虎好几眼的!”

        贾璟不由得挠了挠脑袋,宝钗真的喜欢老虎?贾璟觉得有点扯,他拍了拍香菱的小屁股,香菱就有些羞涩的起身让开了。

        贾璟便起身向着宁安堂走去,推开门细细的打量着那只老虎,是他请雕塑大家亲手出手给他雕出来,又配上宁国府珍藏的两只巨大红宝石,实在是栩栩如生,不怒自威。

        嗯?贾璟似乎发现了盲点,对嘛!宝钗不是喜欢老虎,而是这只老虎背后代表的权力!

        是来自于王的权威和威压!贾璟摩挲着下巴思索着,王富忠这时从身后出现对着贾璟道:“爷这么晚了,还有什么吩咐?”

        贾璟回过头来,知道王富忠是在最后一次巡夜的时候看到宁安堂还在开着门,于是这才进来看看。

        贾璟点点头道:“我还真有事吩咐你!”王富忠愣了一下,贾璟转身绕到了后面的书房,王富忠紧随其后。

        贾璟就着桌子上洋洋洒洒的挥毫,没一会儿就画好了一副草图,贾璟起身把草图递给王富忠道:“照着这个,给我找个工匠做出来。”

        王富忠看着那草图,疑惑的道:“这是......虎符?”贾璟笑了笑道:“就是个装饰品。”

        贾璟给王富忠画的那个草图正是自己的那个虎符的右半边,贾璟的玉虎符恰好是左半边。

        所有的一切都是照着贾璟自己的虎符一摸一样的绘制的,虎符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对儿的,能够严丝合缝的合在一起堪合。

        王富忠点点头道:“爷想打甚么材质的?”贾璟犹豫了一下道:“打个金的罢!”

        王富忠转身就要走,贾璟却叫住他道:“虎符下面的字,不要刻那几个!”毕竟太敏感了,他的虎符是个信物,上面的字要是都一模一样的话,恐怕会吸引到有心人的视线。

        王富忠站住脚,疑惑的道:“那爷准备刻甚么?”贾璟沉思了片刻,随后便想到了宝钗那副金锁上的字。

        后世不少学派认为宝钗这个金锁的来历是瞎编的,甚至说就是薛姨妈为了所谓“金玉良缘”的说法特地打制的金锁,就是为了和宝玉的通灵宝玉相和。

        宝钗那个假不假贾璟不知道,但是宝玉这个肯定是假的没跑了......但是要是真的是假的,那自己现在借用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影响罢?

        于是贾璟抬头道:“就刻,不离不弃,芳龄永济。”王富忠闻言愣了一下,这句话,好像是给女孩儿的罢?

        果然贾璟便开口道:“做好了不用给我过目,直接送到梨香院去,送给宝姑娘,就说是我给她的谢礼。”

        宝钗这些日子的确帮了自己不少,先是刺杀的时候出言提醒,随后就是进宫的时候也是替他拉来了太后的援助,连他都不知道宝钗居然能拉来太后!

        要知道从小最不待见自己的可就是太后了!不管是谁的主意,毕竟是宝钗走了太后宫中一回,才替贾璟拉来了这么大一个助力,这个不能不谢。

        王富忠露出了然的神情,随后便转身下去了,贾璟原本还想叫住王富忠叫他多打几个,想着没准儿以后姑娘们生儿可以一人送一个........那不就省了今天晚上这样费尽心思冥思苦想了?

        但是转念一想,人也不能太渣了,万一她们互相之间炫耀那不就漏了馅了?所以还是先送宝钗,看看以后有没有机会罢.......

        解决了这样一桩心头大事,贾璟便放松了心情,懒散的向着后宅方向而去,一进屋便见晴雯正抱着被子往外面走。

        贾璟不由得愣了一下,连忙拉住晴雯的胳膊道:“你去哪?”晴雯好笑道:“当然是去睡觉了!”

        还奇怪的看着贾璟轻声嘟囔道:“莫名其妙......”贾璟不由得有些无语道:“爷总共这些天也没在家住过两天,好不容易在家住两天,你怎么还要走?”

        晴雯好笑道:“爷晚上素净的很,本也是各睡各的。”

        贾璟却上前咳了咳道:“你.......你就不想爷?”晴雯这下听明白了,没好气的白了贾璟一眼,已经带了几分娇媚的味道。

        她似笑非笑的道:“爷又不做甚么,爷若是果真要做什么,那我今晚就留下伺候爷!”

        贾璟干咳了两声道:“爷那是为了你好!这么小就有了身子对你不好!”其实也不尽然啦!长子非嫡还是很麻烦的,贾璟作为后世人其实不怎么在乎这个,但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你不适应,就得被淘汰。

        更何况贾璟作为历史专业的学生,其实是能清楚的认知嫡长子继承制的,这个制度要是真的有那么烂,也不会传承上千年,甚至在都到了二十一世纪了仍存在了......

        所以贾璟虽然一样尊重爱护晴雯,但是为她也为了以后着想,贾璟还真的不敢随便乱动她,贾璟不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些许女色罢了,他忍得住........咬咬牙还是能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