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潜龙在线阅读 - 三百一十六:良缘

三百一十六:良缘

        黛玉没好气的白了贾璟一眼笑着接过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二哥哥你这里也不缺这些。”

        贾璟笑了笑,便先进去吃饭了,只留下黛玉在后面微笑着抚摸着抱在怀中的秋水剑,赠剑,可有不凡的含义呢……

        贾璟一口一个鸡子,看着黛玉低眉顺眼的偷笑,像是偷到鸡了的小狐狸一样,还时不时的摸着秋水剑发呆,不由得摇了摇头,真是魔怔了……

        贾璟便轻轻敲了她头一下道:“吃饭!”黛玉哎哟一声,抬起头来瞪了贾璟一眼道:“自去吃你的便是了!我本就吃的不多。”

        贾璟又往嘴里塞了一个鸡蛋道:“吃的不多,身体才不好,喏,吃个鸡子补补身子。”

        黛玉嫌弃的躲开道:“谁要吃那劳什子物事?可拿远些罢!”黛玉是正经的书香门第大家小姐,怎么可能吃得下腥膻的东西?

        贾璟撇撇嘴塞到了自己嘴里面,黛玉见状嫌弃的看着他往后退了退,继续喜滋滋的端详着自己的秋水剑。

        贾璟边埋头吃饭边跟她说道:“一会儿咱们去碧云寺玩?”黛玉没空搭理他,只是笑道:“你跟老太太说好了,还不全都依你?”

        贾璟笑道:“她们估计也才刚醒,等一会儿咱俩一块儿去。”黛玉笑着点了点头,注意力全在剑上,时不时就得拔出来端详好久。

        贾璟不由得暗自挠头,黛玉这么喜欢剑吗?不像啊!那往后黛玉生儿不就知道送什么?一年一把剑,保准让你看个够!

        黛玉要是知道贾璟的心思怕是连忙就将手里的剑丢出去了,古人赠剑,赠香囊,钗钿,扇子,玉饰,这些都是有特殊含义的,所以黛玉才这般珍惜,贾璟也是一时忘了……

        方才练剑的时候顺手拿了一把合适的,正好黛玉估计也弄不来剑,贾璟就就手送她了,其实是没这个意思……

        贾璟看黛玉宝贝的不得了,还以为黛玉喜欢剑,摇了摇头低下头喝了一口胭脂米粥,刚要夹一筷子香油淋牛肉丝,王富忠便走了进来。

        贾璟嘴里的米粥还没咽下去,看到王富忠就知道他是来干嘛的,立马着急的就要叫王富忠闭嘴。

        结果王富忠没能会意,一时嘴快就秃噜了出来:“伯爷,东西打好了,您看是现在给薛姑娘送去,还是……”

        贾璟一口粥就喷了出来,一旁原本喜滋滋的黛玉听到王富忠如此说,脸上的笑容不禁缓缓消失,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向贾璟。

        身后的晴雯连忙上前用手帕给贾璟擦嘴道:“哎呀,爷怎么这么不小心?”

        贾璟干笑着接过手帕不敢看黛玉擦着脸上的粥水,暗地里拼命冲王富忠打手势,王富忠便知道估计又惹了祸了,连忙就要告辞。

        谁知黛玉却冷笑着对贾璟道:“二哥哥给宝姐姐送甚么好礼儿了?不知道妹妹有没有这个眼福呢?”

        贾璟干笑道:“这不是前些日子承了人家的情吗,你也知道我素来不喜欢欠人人情,这不就随便让人打了个首饰送过去?”

        黛玉闻言便收起了冷笑和阴阳怪气,她也知道贾璟之妻的确是承了薛家好大的人情,所以也不会在正事上耍小性子。

        于是微微沉着小脸,一只手握着帕子遮着樱桃小口,只用一双含情目瞥着贾璟道:“妹妹见识短浅,不知道二哥哥能不能给我长长见识?也看看是什么好宝贝!”

        贾璟咽了口唾沫,无奈的瞪了王富忠一眼,挥挥手道:“那就……取过来看看罢!”

        王富忠一阵苦笑,抱歉的躬了躬腰,随后出门去前面取了来,用檀香木的小盒子包着,恭恭敬敬的放在桌子上道:“林姑娘,伯爷,您过目。”

        黛玉面无表情的抢在贾璟之前打开了盒子,随后便从小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轻哼,倒是好用心!

        只见檀香木的小盒子里面裹着一层红绢细绒,正好的拥簇着中间的物件,黛玉将那东西拿在手中,只见是一枚巴掌大小的虎符,雕刻的极其细致。

        黛玉翻来覆去的看,越看心里越喝了两碗陈醋一样,翻到背面,只见虎符腹部刻着两行字,黛玉冷笑又一次挂在了脸上,轻轻的念道:“不离不弃,芳龄永继……不离,不弃……”

        黛玉似笑非笑的抬起头看着贾璟道:“二哥哥好文采,这两句真真是写的比诗还好听!”

        贾璟干笑道:“普普通通的祝福语,没怎么用心……”黛玉将虎符放回了盒子里道:“我还是放回去罢,这般用心的好物事,叫我碰坏了可如何是好?”

        贾璟赶紧冲王富忠挥了挥手,王富忠点头哈腰的上前将盒子收好,便下去送给宝钗去了。

        黛玉闷闷不乐的玩着绢帕,贾璟见状轻声咳了咳道:“你若是喜欢,我也给你打几个……”

        话音未落,黛玉便面无表情道:“打住罢!不过是个把玩的物件儿罢了,见人家有了,我偏要夺过来,那成了什么了?”

        紫鹃也有些嗔怪的看着贾璟,原本挺聪明的二爷,怎么在姑娘面前就好像变笨了似的?就算要送,岂能说是在宝钗后面送的?

        果然黛玉越发生起了闷气,贾璟又不知该如何逗她,又不愿伏低做小的道歉,黛玉坐了一会儿,便起身道:“二哥哥用罢!我得给老太太请安去了!”

        贾璟连忙道:“我也不用了,咱们一起去……”黛玉细声细气的道:“找你的芳龄永继一起去罢!”

        说着便快步的去了,贾璟不由得一阵无语,晴雯在一旁微微有些不满的道:“林姑娘未免忒小家子气了些……”

        贾璟无语的看着她,你还说她小家子气?你大气?于是便打断道:“行了,叫颦儿听了去,怕是要怄死你了!岂不平白生事?”

        晴雯撇了撇嘴,贾璟叹了口气,起身去里面洗漱又换了身衣裳,穿上一身白底织金牡丹纹圆领袍,头上用宝钗的紫金冠束好,打扮的光鲜亮丽了,这才出了门。

        那边宝钗也刚刚用完早饭,正坐在榻上做着女红,莺儿在一旁帮忙扯着线,便听到外面的婆子笑道:“姑娘,东府上来人了,说是东府的伯爷给姑娘送东西来啦。”

        宝钗闻言连忙道:“快请进来!”莺儿小声笑道:“姑娘,东府的伯爷好好儿的,怎么想起给姑娘送礼儿来了?”

        宝钗眼波流转,嘴角微笑着没有说什么,却见王富忠恭恭敬敬的进来躬身笑道:“薛姑娘,伯爷托我给您送东西来了。”

        薛宝钗连忙起身笑道:“好好儿的,怎么给我送东西?”王富忠对宝钗印象不错,所以愿意多解释两句道:“或许是之前承了姑娘不少的情,特地感谢姑娘。”

        说着双手将盒子奉上,一旁的莺儿便上前将盒子收好,王富忠也不多留,就告辞了,宝钗笑道:“嬷嬷替我送送大总管。”

        那嬷嬷应了下来,便带着王富忠出去了,莺儿在一旁好奇的打量着盒子笑道:“莫不是送了姑娘个镯子?”

        宝钗心里其实也有些迫不及待,毕竟再怎么早熟也不过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连忙从莺儿手中拿了回来笑道:“不论是甚么,也是人家一份心意。”

        莺儿笑道:“是呢,是人家一份心意!”特地在最后两个字上咬了重音,宝钗脸色微红,不过心情好也就没责怪她。

        接过木盒慌忙打开,莺儿站在一旁偷看,待看清里面的物事后不禁扑哧一声笑道:“二爷还真是个武将,哪里有送姑娘家这东西的?”

        宝钗看了莺儿一眼道:“我方才说的你都忘了?”莺儿撇了撇嘴:“也就是姑娘您,若是林姑娘,怕是早就哭了.......”

        宝钗嗔怪的看了莺儿一眼道:“不许胡说!”莺儿嘟着小嘴站到一边不说话了,宝钗其实也有些纳闷贾璟怎么会送自己虎符,宝钗第一眼看到其实也是微微有些失望。

        她也想要那些小女孩的东西,香囊首饰,钗裙或是一首诗那就更好了!虽然不实用,但是谁说宝钗心里就没有少女情怀?不希望浪漫?

        但是宝钗会脑补啊!

        虎符.......对于一个将门来甚么最重要?当然是兵了!能调兵能练兵的才配称得上将门,什么东西能调动兵马?当然是虎符了!这东西十分重要,任何一个将军都视之若珍宝,且绝不会轻易丢弃........

        宝钗脑补着,小脸便缓缓地爬上了红晕,恰在此时,一旁的紫鹃突然发现了什么,指着虎符道:“姑娘你看,这下面还有字哩!”

        宝钗闻言连忙惊喜的笑着翻到了后面,只见虎符的腹部果然刻着两行字,莺儿在一旁缓缓的念道:“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莺儿新奇的笑道:“姑娘,这不是你那金锁上的字吗?”宝钗也是瞪大了双眼双手微微颤抖着抚摸着虎符上的字。

        莺儿小声的问道:“姑娘......给二爷看过你的金锁了?”宝钗脸色红润的摇了摇头,那种贴身的东西,怎么好随便给外男看?

        这的确是宝钗金锁上的字,本身宝钗金锁上的这些字来历就很神秘,现在贾璟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它刻在了这上面.......

        这让宝钗如何不心动?莫非果真是天赐良缘?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巧就选了这两句?

        宝钗心花怒放地抚摸着那两句话,不离.......不弃........

        这是......他对自己的承诺吗?

        宝钗正自欣喜不已间,却见外面传来问好声:“太太来啦?”宝钗连忙解开衣襟,将那枚金虎符贴身放在胸口,又转过头对莺儿吩咐道:“不许对任何人提起此事,知道了吗?”

        莺儿疑惑的点了点头,随后宝钗便一面起身一面系着衣襟盘扣,薛姨妈进来的时候见宝钗如此便笑道:“这是怎么了?”

        宝钗微微有些脸红起身问好道:“没甚么,方才那金锁有些硌,我又拿出来看了看。”

        薛姨妈闻言点点头,又笑着嘱咐道:“那金锁可要贴身藏好,很重要。”薛姨妈不说这回宝钗都要藏得好好的了!

        薛姨妈笑道:“我现在倒是觉得那癞头和尚有几分本事了。”宝钗闻言道:“妈怎么这么说?”

        薛姨妈笑道:“原来只当他胡言乱语,如今看来倒是有几分道理,当时想的是,天下间带玉的男子何止千万?如今看来,这带玉的男子倒是合在了他们贾家!”

        宝钗闻言,原本脸上的笑容缓缓凝滞,脸色也逐渐变得苍白了起来,贾家带玉的男人也不少,但是要说最出名的玉,恐怕也就只有那个衔玉而诞的那个宝玉了!

        可是........宝钗微微有些心痛的摸了摸怀里的虎符,薛姨妈细细的打量着宝钗的神情。

        见宝钗不说话,还以为她是害羞,于是便笑道:“方才那边又叫了,说是东府的璟哥儿要带着去碧云寺顽,这次连宝玉都从学里回来了,一会儿咱们也跟着去,你多照顾照顾你宝兄弟,知道了吗?”

        宝钗越发的脸色苍白,沉默了好久,才缓缓的点了点头,艰难的道:“我知道了,妈!”

        薛姨妈闻言笑了笑,起身道:“那我就去了,你先收拾一下,咱们一块走。”宝钗整个人都是混沌的,哪里还能听得到薛姨妈说的是什么?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薛姨妈走后,莺儿也是担忧的看向宝钗轻声道:“姑娘……”

        宝钗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换身衣裳,咱们也走罢……”莺儿点点头,宝钗从怀中掏出了那枚虎符,怔怔的看了半晌,才把它放回了盒子里。

        又不舍得抚摸了片刻,才关上了盒子,放到了窗前的梳妆台的盒子里……

        贾璟打了个哈欠道:“这么早做甚么?咱们用完午饭,正好日头也不错,暖暖和和的去多好?”

        王夫人闻言笑道:“其实也是麻烦你了,只是我们好久未曾用过斋饭了,想起来似乎听说碧云寺那边的苔条和豌豆黄做的不错,这才想着去看看。”

        贾璟无奈道:“那些东西家里也能做罢……”贾母不耐烦的道:“你婶母不过是求你件事,你怎么这么多话?”

        王熙凤娇笑道:“就该让老祖宗这样骂他!不然他越发了不得了!”

        贾璟先是瞪了王熙凤一眼,随后无语的摊了摊手道:“得!您老说怎么着就怎么着罢!二嫂子还不赶紧备车去?在这儿站着等着谁呢?”

        王熙凤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幽怨的看了贾璟一眼,随后不情不愿的转过身下去备车去了,这一大家子出门,没她照看着还真不成个样子!

        贾母等人出门繁琐得很,要带的家丁丫鬟还有要用到的器具那更是数不胜数,这些都得王熙凤琢磨安排,任谁都不会比她更稳妥了。

        王熙凤一走,众人便都笑,贾母道:“可别欺负你二嫂子,人家每日里伺候你们这帮小叔子小姑子不知道累成什么样!”

        贾璟无奈道:“我哪儿欺负她了?那是二嫂子自愿的,不信您老给叫回来问问。”贾母笑着斥责了他两句。

        随后道:“我还没说你,好端端的,你给你林妹妹送剑做甚么?”众人闻言皆是看向黛玉,黛玉微微羞涩的低下了头。

        贾璟笑道:“健身的剑罢了,没什么的。”贾母哼了一声道:“你呀!净会胡闹!姑娘家家的你送什么不好?偏偏送那劳什子玩意儿!”

        一旁刚刚解放的宝玉也是一脸惋惜的道:“老祖宗说的对!二哥你怎么能送林妹妹宝剑呢?”

        贾璟撇了撇嘴道:“宝剑赠英雄!颦儿若是学的几手好剑术,没事儿以后还能保护您和姐妹们呢!是罢?林英雄?”

        众人听他如此说,皆是想象着黛玉凌厉的提着剑砍人的模样,皆是喷笑了出来。

        黛玉小脸通红的对贾璟道:“好哇!你!你敢那我作筏子!”说着就起身和贾璟撕闹。

        贾璟笑嘻嘻的抓着她的手,黛玉站不稳便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贾璟身上,上面的宝玉见状就想阻拦。

        谁知恰在此时薛姨妈带着宝钗来了,众人便都和薛姨妈寒暄,贾璟就暗戳戳的咬黛玉耳朵道:“不气了罢?”

        黛玉耳朵感受着贾璟说话的热气不免缩了缩脖子,随后笑着瞪了贾璟一眼,也不上去了,就坐在贾璟旁边的座位上。

        贾璟也笑着和薛姨妈寒暄,一旁的宝钗看到贾璟头上的戴的是自己的紫金冠不免眼睛微微发亮,但是很快又湮灭……

        等到众人都落了座,说了会儿话,便见王熙凤进来道:“都准备妥当了。”

        贾璟笑着拍拍手道:“都来全了罢?不来也不叫了啊!”众人都笑,贾璟笑着起身道:“那宝玉留下来看家罢!咱们出发!”

        宝玉在那里气的只笑,贾璟便仰头大笑着出了门,后面贾母连忙安慰宝玉不会不带上他,还笑着骂了两句贾璟。

        一行人莺莺燕燕,除了宝玉和贾璟几乎便全是女人,浩浩荡荡的向着碧云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