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潜龙在线阅读 - 三百一十七:游碧云寺

三百一十七:游碧云寺

        贾家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碧云寺,碧云寺坐落于西山余脉,聚宝山之东麓,整个寺庙依山势而建,层层殿堂依山叠起,又以迥旋串连的古建筑手法来遮掩,使人行入其中不会一目了然,引人入胜。

        传说碧云寺始建于前元年间,乃是辽朝时候的太师耶律楚材之后裔耶律阿弥勒以自家之宅院,破宅所建,初时为碧云庵,后经几任太监修缮扩建,改庵为寺,所以才有了如今的碧云寺。

        虽然碧云寺接待过不知道多少显贵,但是贾家仍旧是碧云寺上下都必须严正以待的权贵家族。

        所以即使是贾璟只不过是临时起意带着家人来游玩,却早已有家人前来通知了,碧云寺主持方丈真了大和尚还是早早的就带着寺内众僧在山门处迎接了。

        贾家人在到来之前,贾璟的亲兵便先行一步赶来碧云寺,列阵整齐的士兵们荷弓持剑的站在山门处,虽然碧云寺的和尚们都算不上见识短浅,但是这样的场面还是头一次见!

        哪有用兵把寺庙围起来的?难免众僧就慌乱了起来,真了大师听着身后众僧嘈杂的声音,便闭上了眼睛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众僧顿时安静了下来,碧云寺的持戒大和尚便沉声道:“肃静!有什么可慌乱的?”

        真了眼帘低垂道:“佛曰,不争是慈悲,不辩是智慧,不闻烦恼就是清净,不看是非即自在,不物喜,不己悲,阿弥陀佛!”

        众僧这才定下心性来,齐声诵道:“阿弥陀佛!”

        所以贾璟来到的时候碧云寺众僧居然全部一副入定的模样,贾璟见状愣了愣,心想这碧云寺还有点儿那么古刹的意思,这僧员的素质都很高嘛!

        于是贾璟上前双手合什躬身对披着袈裟,明显是领头的真了道:“大师,叨扰了。”

        真了亦是回礼道:“寺庙本就是供人礼佛之用,只要是向佛之人,我佛皆会打开方便之门,靖武伯客气了。”

        这话贾璟也就笑笑,一般人家来礼佛的时候也没见我佛打方便之门啊,谁家的女眷也没要求全寺谢绝香客,专门等他们上门不是?

        贾璟虽然受前世教育的影响,对宗教没多少敬畏之心,但是他也同样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

        贾璟可不会做出那种当着人家面对人家的信仰表示不屑,或者和人家争论佛祖三清到底存不存在这种讨人嫌的事,他是位高权重没错,但是匹夫之怒尚且流血五步,真惹急了,谁管你是什么大人物?

        于是贾璟笑道:“家里人对佛法瞻仰已久,我今日也是陪着家里人来的,虽然佛祖有施法普渡之心,只是我等到底是叨扰了佛门清净之地,故而........”

        贾璟挥了挥手,清风便捧着一大盘子金银上前,贾璟笑道:“累的贵宝刹上下如此,些许香油钱,还望大师万莫推辞!”

        看到金银之后,真了身后的众僧皆是有些目瞪口呆,唯有真了眼帘依旧低垂着,不动声色的宣了一句佛号,随后对贾璟道:“能为诸位信众提供一个精进佛法的机会就是好的,靖武伯,请!”

        贾璟笑道:“还要劳烦大师,家中女眷不好见太多人,还请大师让诸位师父们先去罢。”

        原本像是贾家这样的权贵家中女眷是不避讳和尚道士这种出家人的,但是贾璟既然这么说了,那大和尚也不会拒绝,于是转过头对身后的一个大和尚吩咐叫僧众们先行散去,各自在各自的屋中修行,不得出门呢。

        等到僧众都散去之后,贾璟这才笑着道谢,随后上后面迎贾母等人出来,贾母和王夫人看到碧云寺门口的两个大石狮子,和哼哈二将,不由得肃然起敬,双手合什拜了一拜。

        真了见状便也口宣佛号道谢,贾母上前笑道:“今日因我贾家私意,倒是累的贵宝刹如此,实在是惭愧啊。”

        真了微笑道:“为所有向佛之人大开方便之门,亦是我佛真意。”贾母和王夫人便躬身行礼,真了避让之后伸手道:“诸位请进。”

        身后的知客僧早就喜滋滋的上前接过了清风手中的金银,贾璟虽然看到了却并没什表情,本来就是你们耽误了人家寺庙迎接香客,给点香火钱那不是应该的?

        况且这个真了大和尚看起来的确是个得道高僧的样子,底下的和尚或是心性不好,或是修行不到那是正常的,跟贾璟又没关系,贾璟才懒得替佛祖除魔卫道呢。

        真了带着众人游玩,贾母和王夫人薛姨妈在前面认真的听真了大师介绍寺庙内的景物和典故。

        后面相湘云却早就按捺不住了,她本来就是为了那个好玩的罗汉堂而来,此时自然是耐不下心思听一个老和尚在这里嘀嘀咕咕,甚至连语调都没有起伏!

        于是湘云拉了拉宝玉的袖子道:“宝玉,你可想不想去看看那罗汉堂?我听说里面有八百罗汉哩!”宝玉闻言也是有些心动,便笑着道:“好啊!那咱么先去看看?”

        前面的宝钗闻言笑着回头道:“你们俩可别胡闹,老太太她们还可都还在前面看着呢!”

        湘云闻言嘟着嘴道:“听这个大和尚说话有什么趣味?不如咱们自己逛逛才好玩!”

        正在和黛玉说话的贾璟闻言笑着转过头对湘云道:“咱们来的突然,碧云寺没有准备,现在寺庙里可还有别的香客在,没有亲兵开道,你敢随便乱跑?”

        虽然碧云寺已经尽快的安排了,可是确实贾家来的太突然了,很多香客也才刚刚到,自然也不好把人家赶出去,贾璟方才也派人吩咐了亲兵,不必阻拦所有人,只要贾家要去的地方先清场就可以了。

        碧云寺到底是古刹,贾璟觉得这样大费周折的讲究排场,把所有人都清走也不合适,只要确保没人能够干扰到贾家女眷就是了。

        湘云听贾璟如此说也是沮丧的沉默了下来,黛玉笑着道:“就不该先跟她说那些罗汉之类的东西,如今可好了,果然心思都飞了!”

        一旁的探春笑着道:“都怪宝二哥!是他按捺不住先告诉云儿姐姐的!”宝玉闻言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但是还是无力的嘟囔道:“就是很新鲜嘛,我就先告诉云儿了!”

        贾璟笑道:“你先告诉了她,又不敢带她先去看,如今岂不是坐了蜡?”宝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贾璟笑着指指他道:“做事之前先寻思寻思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以后别跟女孩子嘴上就跟棉裤腰似的没个把门的,最后难看的不还是你?”

        宝玉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多谢二哥教诲,我记住了。”贾璟笑了笑,一旁的黛玉却白了他一眼道:“出来玩也不消停,真把我们都当你的手下了?”

        贾璟无语的摊了摊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随后看着黛玉扭过头去看大和尚说话不理她,便笑着道:“老一大家子拘在一起彼此玩的也不痛快,不如咱们和老太太她们分开各玩各的?”

        黛玉笑道:“方才还是你说的不行,现在怎么却又行了?”贾璟笑道:“出来玩,就是开心嘛!”

        黛玉撇了撇嘴笑而不语,一旁的湘云却按捺不住了,两眼放光的点头道:“对对对!咱们各自玩各自的岂不大家都开心?”

        贾璟笑道:“只是分成两拨,老太太她们想听佛法的在一起,咱们就只是逛着顽顽的在一起!不然亲兵们怕是累也要累死了!”

        湘云点点头笑道:“那也好那也好!我要去罗汉堂顽!”宝钗笑着上前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就知道顽!”

        湘云嘿嘿笑着抱住了宝钗的胳膊道:“宝姐姐就不好奇吗?咱们一起去罢?”宝钗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道:“我还是陪着我妈罢,反正最后都是要看到的。”

        宝玉原本希冀的眼神顿时失望了下来,不过还是立马看向黛玉笑道:“林妹妹总是要跟我们一起顽去的罢?”

        黛玉小眼神瞥了一眼贾璟,随后点了点头道:“原本也没什么趣味,不过你们若是都去,我自然跟着你们。”

        贾璟笑道:“还有谁想留在这儿的?”迎春犹豫了一下也道:“我也想跟着老太太她们学学佛法,用用斋饭,你们自去玩你们的罢。”

        贾璟笑着点点头,众人便上前听真了大和尚讲法,此时众人走过了山门,正对着山门处,是好大一尊弥勒佛像,贾璟粗略的估摸着估计得有两米多高。

        大和尚正对着佛像讲法,一旁的贾母和王夫人皆是一脸严肃的听着,不时的点点头表示赞许。

        贾璟见大和尚说完了准备去下一个地方时,便上前对贾母等人笑道:“姊妹们难得出来一回,还是别拘着她们了,各自玩各自的去可好?”

        贾母闻言装作微微沉着脸的样子道:“胡闹!不许对师父不敬。”

        人家在这儿讲法,你们说要自己去逛着玩,那不是说人家讲的不好?说和尚讲经讲的不好,这不是骂人吗……

        贾璟连忙笑着对真了道:“我们并无此意,只是姐妹们一年到头难得出来一趟,故而还是想多自己走走看看,并无不尊重大师的意思。”

        真了闻言微笑着扫视了一眼众人,独独在宝玉和黛玉宝钗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怔怔的看着贾璟。

        真了面色仍旧是祥和微笑,许久才缓缓的说道:“靖武伯乃是有宿慧之人,应多听听佛法,或许,与我佛有缘,可证的今生大道。”

        黛玉和宝钗闻言皆是脸色微微一变,贾母也是心中微微有些不喜,众人皆是看向贾璟,生怕贾璟真信了这老和尚的话丢下一大家子跑去做了和尚。

        贾璟却微笑着双手合什道:“贾某利欲熏心一凡俗中人,堪不破,放不下,又如何能成道?”

        真了微笑着道:“凡尘种种,种种凡尘,何其烦恼?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佛曰,孽海茫茫,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靖武伯何必留恋贪欢?”

        贾母听到这里就已经有些不高兴了,但是念在真了是得道高僧,便没有说什么。

        贾璟笑着道:“奈何,奈何!”真了看着贾璟摇了摇头,似乎有些苦涩的说道:“红尘滚滚,此中多少痴男怨女?既知大道,缘何不求的真果?”

        贾璟缓缓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的说道:“大师,我信道。”

        真了愣了一下,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表情变化,再也撑不住那副微笑的模样了,而是仰头大笑着。

        贾母连忙嗔怪的对贾璟道:“无礼!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说这些小孩子话?”

        王夫人也有些责怪的看着贾璟道:“在佛门宝地,岂能说这些话!”

        大家都知道你信道,可是到底是个权贵人物没人说啥罢了,你自己跑人家和尚面前说,那就有点挑事砸场子的意思了……

        真了却笑着道:“无妨!无妨!靖武伯真性情中人,虽是道家子,只是儒释道从来是一家,殊途同归,大道同源,并无门第之见。”

        贾璟这回倒是真的有点佩服这个大和尚了,毕竟搁二人说不出这么有水平的话,别说古代了,就是前世,互联网上佛道之间还有的人恨不得把彼此的狗脑袋都打出来……

        真能说出三教同源,互相吸收互相进步这种话的,必然是真正得道的高僧大能。

        于是贾璟便笑着点点头道:“大师高见!”真了笑着摇摇头道:“既然靖武伯不肯回头,可否种下一个善因?”

        贾璟笑道:“大师何意?”真了笑道:“素来听闻靖武伯不仅武功煊赫,文采亦是远超常人,不知可否给敝寺留下些许墨宝,或许也可成就一番佛门佳话。”

        贾家姐妹们闻言皆是兴奋了起来,毕竟亲眼看到贾璟作诗的时候课不多。

        不过贾璟却笑着摇了摇头道:“大师若是真知道我的名头,那就该知道,我写的都是些什么诗词。”

        贾璟迄今为止的诗,要么是醉生梦死,求仙问道,要么就是骂人的……

        众人闻言皆是有些失望,贾母此时却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贾璟刚才也算得上无礼,所以上前劝道:“璟儿,你若是方便,就给人家留下些字啊诗啊的也好,算是咱们叨扰了人家的礼。”

        贾璟苦笑着摊摊手道:“老太太可真是把我当神了,哪那么容易就写的好诗?”

        黛玉却笑着看着他,轻声对一旁的宝钗道:“二哥哥不老实,心里不过是发懒了罢!”宝钗闻言也是笑了笑道:“或是真没有,可别冤枉了他。”

        黛玉闻言撇了撇嘴,若真要让他写,他必是写的出的!偏倒你心疼他了!

        王夫人在一旁笑道:“既然璟哥儿不想,不如宝玉来写一副罢!”王夫人岂会愿意放过这个给她儿子露脸的机会?

        贾母也是看着宝玉笑道:“你二哥不肯写,那你写一幅好的也行!”宝玉却连忙摇了摇头,若是贾璟不在还好,他肯定就喜滋滋的站出来!

        但是贾璟在这儿,他哪里愿意班门弄斧?到时候别说在姐妹们面前出风头了,别丢人就不错了!

        于是宝玉连忙摇头道:“我,我就不写了,二哥必是写的出的!还是看二哥罢!”

        贾母脸色微微有些发沉的看着贾璟,你们哥儿俩谁都不写,让人家外人看咱们贾家的笑话?

        贾璟读懂了贾母眼中的意思,恰在此时真了也微笑道:“不拘是什么,总之能留下一份善因就是好的。”

        贾璟心里一横,老秃驴这可是你自己找不痛快的!

        于是便笑着道:“也好!既然大师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推脱了,只是写的不好,大师不要介意!”

        真了笑着道:“靖武伯尽管随意便是!”贾璟笑道:“我写可是写了,我要是写了您不挂那我可是要翻脸的。”

        真了笑道:“岂会如此失礼?靖武伯尽管施为便是。”贾璟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随后便道:“那……烦请借用一下笔墨?”

        真了便吩咐跟着的和尚下去准备笔墨纸砚,和尚知道是贾璟要写诗便不敢怠慢,没一会儿就给拿来了。

        贾璟就在大殿前铺好笔墨,众人皆是兴奋的上前,都想看看贾璟到底要写什么好诗。

        唯独黛玉读懂了贾璟嘴角的坏笑,于是上前轻轻拉了一下贾璟的衣袖,贾璟回过头看她之时,她便轻声道:“你可别都由着你的性子!到底是佛门宝地,也该留几分体面!”

        贾璟笑了笑,轻轻拍了拍黛玉的小手,黛玉便脸色微红的退了半步。

        贾璟转过头来,看着大殿里庄严的释迦牟尼像,这才落笔道:“诗,果真没有,赠予贵宝刹一副对联,大师可万莫嫌弃!”

        说着便低下头挥毫洋洋洒洒的书就,得意的看两遍,便放下笔笑道:“好了!”

        众人不免上前好奇的观看,却瞬间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