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2章 我可没脸红

第2章 我可没脸红

        他烦躁地皱了皱眉,眼角泅红出极其戾气的艳色,瞧着竟有几分妖冶。

        可当他看到自己正抓着锦瑟的手腕,那柔软又细腻的触感,让他有种想要收藏把玩的冲动。

        但小姑娘纯粹迷惑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

        陆阑丞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正在想什么龌龊的事。

        只觉得一股热意烧上脑门,他又羞又恼,仿佛烫手山芋一样松开手,却又忍不住握拳,像是下意识想要留住些什么。

        可没过多久,他便又赶紧松开。

        怕锦瑟误会是要打她,这小蠢货笨死了,一点也不……

        “给。”

        面前出现一块绣了海棠花的帕子。

        “你的脸。”

        锦瑟好心提醒他擦拭脸上沾到的污渍,可陆阑丞却故作凶悍地瞪了她一眼。

        “看什么看,就是太热了,我可没脸红。”他抬起手背挡住自己的面庞,一双湿漉漉的桃花眼潋滟生色。

        “小蠢货,下…下次再教训你!”

        说完,恶意地抬手揉乱锦瑟的头发,又抢在她生气前,从怀中迅速掏出一袋什么东西塞到她怀里,便转身快步跑开。

        锦瑟看到油纸包里是她喜欢吃的糖炒栗子,真是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他总爱欺负捉弄她的行为,笑的是他始终记得她喜欢的吃食,还怕凉了而刻意放在怀里温着。

        真是傲娇又不坦率。

        叹了口气,她正要把帕子收回去,结果红衣少年去而复返,抢过她手里的帕子,又瞪了她一眼。

        “一物换一物,这是我的了。”

        他说完,像是怕锦瑟抢回去般,跑的是相当的快。

        瞅到他红得快要滴血的耳尖,锦瑟忍俊不禁地轻笑出声。

        是真的,非常…非常不坦率啊!

        “小兔崽子别跑!”

        赵华年单脚蹦跳过来,捡起地上丢掉的长靴穿上,再对着陆阑丞离去的方向呸上一声。

        可一回头,就见他的宝贝妹妹正顶着个鸡窝头,没心没肺地吃着糖炒栗子?

        贴心的小棉袄漏了风,赵华年心里拔凉拔凉的。

        现在把她塞回娘胎里去回炉重造还来得及吗?

        锦瑟见自家兄长如狼似虎地盯着她手里的糖炒栗子,她贴心地剥好一个递给他。

        “哥哥也吃。”

        却被弹了脑门,颇为恨铁不成钢。

        “吃吃吃,就知道吃,哪天姓陆的把你给叼走了,看你还吃不吃!”

        锦瑟:“......”倒也没这么严重。

        见锦瑟没有反省的态度,赵华年语重心长教导自己这个年幼不知事的单纯妹妹。

        “听哥哥的话,那陆阑丞就不是什么好人,把糖炒栗子丢了,以后他给的东西坚决不能要,还有,你刚才是不是给他什么东西了?”

        因为方向原因,赵华年没怎么看清,而见兄长如此生气,锦瑟哪还敢说给了个帕子。

        会叨叨死她的。

        “没有,哥哥,你怎么来了?”锦瑟温柔地笑了笑,如三月春风拂面。

        赵华年一如既往,被轻易地转移了注意力。

        “舅母来信说你病了,父亲放心不下,便差我来看看。”

        说着又愤怒起来,颇为咬牙切齿。

        “谁知道一过来便见陆阑丞这小子在欺负你,你还没心没肺地收他的糖炒栗子!”

        锦瑟:“……”

        要说赵华年对陆阑丞之所以如此防范有偏见,那也是有原因的。

        锦瑟刚满月的时候,赵府大摆筵席,邀请了很多人,当时才四岁的陆阑丞就混在其中。

        赵华年彼时也才五岁,他非常羡慕别人家有妹妹,好不容易自己也有妹妹了,便总是忍不住去偷看妹妹,逗妹妹玩。

        结果那一天好巧不巧,他去偷看妹妹的时候,却发现陆阑丞也在那,他在亲他妹妹的小脸蛋!

        赵华年当场就炸了,他都还没亲过他妹妹的小脸蛋,却被这浑蛋小子先得手了。

        从那以后,赵华年便对陆阑丞这家伙严防死守,他以为陆阑丞想跟他抢妹妹。

        结果随着一天天长大,赵华年知事明理后,便明白陆阑丞总是以各种方式来引起他妹妹的注意,不是想跟他抢妹妹。

        而是无耻下流卑鄙龌龊地觊觎他妹妹!

        虽说他妹妹长的乖巧可爱,一双懵懂无知的狐狸眼能把人心都看软了,但哪有人把刚出生的孩童看成自己媳妇的?

        而且他自己当时也还是个四岁稚子!

        由此可见,陆阑丞此人,肯定是有什么大病。

        “那浑蛋玩意长的跟个娘娘腔似的,妹妹,你要是跟他玩的话会被别人笑话的。”

        直到从佛寺离开,赵华年都还在说教,锦瑟耐心即将告竭。

        可赵华年并没有打住的意思,他继续说着:

        “男子啊,还是要谦逊温雅那种才比较好,就像我们爹爹一样,陆阑丞那种就知道欺负人,还总是说脏话的臭小子,得少来往,免得被带坏了。”

        这话让锦瑟恍惚了下。

        她脚步一顿,唇角上扬的弧度下降些许,眼底多了几分黯淡,像是笼罩上一层阴霾。

        谦逊温雅吗?

        上辈子那人就是靠着温雅如玉,骗过了所有人,也让她一见倾心。

        但最终,他的笑,他的亲切,都是假的。

        赵华年见妹妹突然停了,脸色还不是很好,他顿时有些忐忑起来,想着自己是不是说太过了。

        可眼角余光却瞥见正前方不远处官道上,有个不该存在的身影。

        正跟在他母亲身边,不知说了什么,逗的他母亲一个劲地笑,很是愉悦的氛围。

        “陆!阑!丞!”

        锦瑟只觉得身边的人像风一样飞出去,然后俩人呛了几句便掐起架来,赵母夹在中间怎么也拦不住,很是为难。

        看着这记忆中熟悉的一幕,锦瑟眸底的阴霾如阳光穿透乌云,只剩温暖。

        提起裙摆,她笑着踩台阶小跑过去,故作生气,让纠缠在一起的俩人终于分开。

        但这份平静只坚持到回府。

        因为陆阑丞竟然说服了赵母,让他在府邸暂居一日,明日同他们一道回京。

        “母亲,陆阑丞毕竟是个外男,您让他住在府里,多有不妥。”

        赵夫人喝着茶很淡然。

        “年儿啊,这都太和年间,女帝当政了,你怎么还这么迂腐古板呢?”

        “我……”

        “再者,又不是进内院,你担心什么?年儿啊,娘知道你跟陆将军家的儿子打小就不对付,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做到的,还有,打架那事,你平日里也不是这么冲动莽撞的人。”

        “娘我……”

        “更令为娘失望的是,打就打了,你还打输了,你虚长他一岁,陆家那小子又细胳膊细腿的,身量也比你矮了半截,你怎么还能打输了呢?”

        赵夫人出自武学世家,虽从小体弱多病,无法习武,但心中却很是向往。

        偏偏她喜欢上了个只会拿笔杆子的夫君,寄希望于儿子吧,如今看来……

        算了,都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