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14章 爹爹的乖宝

第14章 爹爹的乖宝

        锦瑟怎么也没想到会碰到陆阑丞,她的目光落在他腰侧的短刀上。

        此刻他的手正搭着刀柄,视线掠过她看向她身后的郭高月。

        “陆哥哥也来买书吗?真巧。”

        她柔柔地笑,并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些距离,挡住他杀气腾腾的目光。

        “是吗?”

        一声轻嘲,陆阑丞勾着唇角,却是皮笑肉不笑,太阳穴处有隐忍的青筋凸起。

        “可不巧,我就是特意来找你的,怎么,瑟瑟觉得我来得不是时候?”

        他向前几步,言语有些阴阳怪气,在锦瑟想要开口时,目光逼视着她,颇为压迫。

        那直勾勾的样子,像是要透过她闪躲的眼神看穿她此刻掩饰的真实内心。

        锦瑟莫名就有些忐忑心虚,可她明明就没做错什么啊?

        深呼吸一口气,在他靠的更近时,锦瑟忍不住伸出手推在他的胸口处。

        “别闹。”太近了。

        心跳有些急促,可陆阑丞却误会了她的意思,原本克制的怒火顷刻间便如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闹?

        他闹什么了?

        明明是她勾三搭四,连女子都不放过!

        他真的很生气,可在锦瑟从他身侧绕过往楼梯下走去时,又立马慌了神,下意识抓住她的袖子,不肯放她离开。

        所有的戾气都变得成了沉淀的酸醋,压的他委屈直冒,却又因为知道眼前人的性子,所有不敢露出半分凶煞。

        等锦瑟回过头时,便看见少年通红着眼眶,神色难过又可怜。

        活脱脱像是一只被主人丢弃的小狗,正小心翼翼地瞅着她的眼色,像是生怕被她丢下。

        锦瑟只觉得自己心尖尖最柔软的地方,被一只小爪子轻轻踩了一下。

        她的良心受到了严重的谴责,当真是罪孽深重。

        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跟陆阑丞出现在了食客居,点了一桌子他喜欢吃的好菜,还帮他挑着丸子汤里的葱花。

        “……”

        放下筷子,锦瑟看着对面正在挑鱼刺的少年,心情颇为复杂。

        她自问对美色很有抵抗力,但却依旧被陆阑丞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欺骗诱惑到,跟着了魔中了蛊一样,想要让他开心。

        这不对劲。

        这非常不对劲!

        直觉让她有些纠结,而这时,面前的碗中出现了一块被挑干净骨头的鱼肉。

        “瑟瑟,吃鱼。”

        视线从鱼肉上掠过,看向正笑眯眯盯着她瞧的陆阑丞,锦瑟突然有些恍惚。

        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她觉得陆阑丞身后好像有条长长的尾巴在摇啊摇,像极了狐狸。

        脑海中一激灵,锦瑟晃去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陆阑丞怎么可能是那么有心机的人,他要真的有城府谋算的话,前世哪还有温行之什么事。

        看着乖巧吃着鱼肉的小姑娘,陆阑丞单手支着下颌,歪头温柔地注视着她,眸光闪烁。

        他早就发现了,只要他表现的弱小可怜又无助,再若有似无地用美色勾引,瑟瑟绝对会心软。

        如此想着,视线便有些灼热起来。

        锦瑟:“......”

        等回到府邸,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父看到送锦瑟回来的陆阑丞,顿时冷哼一声,横眉竖眼。

        活像看进了自家菜园子里的野猪,扭头就去拿扫帚。

        好在陆阑丞走的快。

        “爹,您干嘛呢?”

        锦瑟一转身便看见父亲手里拿着把扫帚,无奈地走过去,赵父非常自然地把扫帚落在地上。

        “这落叶瞧着碍眼,爹扫扫。”

        锦瑟:“......”

        晚膳过后,锦瑟随父亲去了书房,是因为她要考社稷学府的事。

        “这是爹给你准备的书籍,用朱砂画圈的地方多看几遍,对你参加社稷学府的入学考有大用。”

        看着父亲偷偷塞给她的书籍,锦瑟有些哭笑不得。

        这算是在提前押题划重点吗?

        看出女儿有些犹豫,赵父宽慰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爹不是瞧不起你的意思,乖宝不要误会,以你的能力,爹相信你一定是能够考进去的,给你这些,只是想让你更轻松一点。”

        “嗯,瑟瑟明白,爹最好了。”虽然锦瑟不想用这样作弊的手法,但父亲一片爱女之心,她自然不会当着他的面拒绝。

        拿回去,至于看或不看,那就是她的选择了。

        嫣然一笑,小脸却突然被捧住,赵父一边揉搓,一边心疼。

        “爹爹的乖宝,都瘦成什么样了,今天晚膳也没吃多少,明天爹爹让厨房给你炖只大猪蹄,还有红烧五花肉,香焖鸭...”

        越揉越起劲,锦瑟整张脸跟面团子一样,慢慢变得红扑扑。

        “爹,你再这样我要告诉娘了。”

        赵父瞬间收手,背过身去负手而立,拳头放在唇下假咳。

        “那什么,爹还有政务要处理,你先回...”

        话还未说完,便听见一声重重的关门声,高大的身躯轻颤了下。

        锦瑟也是有脾气的。

        第二天,锦瑟换了身骑马装,去了三元马场,赵华年闲着没事,便随同她一起去。

        却不想到了目的地的时候,见到了等候多时的陆阑丞,还有一身红色骑马装,看起来英姿飒爽,却躲在仆从后面的郭高月。

        她的眼神畏惧胆怯地瞧着陆阑丞,也不知道陆阑丞做了什么,让她如此忌惮害怕。

        郭高月的话,锦瑟其实是有所预料的,但陆阑丞,就是意料之外了。

        不过既然都这样了,那就这样吧,心宽一点才能活的更自在。

        “瑟瑟。”

        “赵锦瑟!”

        俩人同一时间看到她,又异口同声地叫她,只是一个温柔似水一个苦大仇深。

        锦瑟只是冲他们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自顾自地进入马场后,把玉佩交给那络腮胡人高马大的考官。

        考官手里拿着个册子,翻了几页后,在一个名字后面画了个勾。

        “走文官仕途的话,考场在左边,武官仕途的话在右边,自己去吧。”

        锦瑟点了点头,拿回玉佩,往左边而去。

        文武仕途的区别就是,如果选的是文官仕途,那武试就会简单很多。

        如果是武官仕途,相应的文试考核就会简单很多。

        “瑟瑟。”

        身后传来陆阑丞有些不安的呼唤,他见锦瑟有些冷漠,以为她是生他的气了。

        可考官却拦住了他不让他追上去。

        “你的考场在右边,别乱跑。”

        就这一会的工夫,锦瑟的身影便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陆阑丞:“......”完了,瑟瑟一定是生他的气了。

        旁边看好戏的赵华年:“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