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15章 上眼药

第15章 上眼药

        锦瑟选的是平地射箭,难度不是很大,只要能射到靶子上,就算是合格了。

        “你选这个?那我也选这个,要不要比一比,看谁射的环数多?”

        找了一圈终于看到锦瑟的郭高月兴致勃勃地凑了过来,她拿了个号,正好在锦瑟的后头,前面还有几人在考核,她不着急,便开始绕着锦瑟说话。

        锦瑟手里拿着把弓箭,正在适应手感,没有理会跟个鸟儿一样唧唧叫的郭高月,结果她说着说着,扯到了陆阑丞身上去。

        “…陆家那位阎王从小就喜欢跟着你,现在更是明目张胆,他还警告我不许与你走的太近,还用刀威胁我,真当我郭高月怕了他不成?”

        锦瑟:“……”嗯,你不怕,你只是会背地里说他坏话,在我面前给他上眼药。

        “别说我没提醒你啊,那家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人,像这种人,最好还是敬而远之,我跟你讲啊,他……”

        锦瑟听不下去了,她扭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眉头轻挑,“你这是吃醋了?”

        郭高月表情一愣,瞬间变得难以言喻起来,脸色更是羞愤气恼。

        “你说什么呢?”

        放下弓箭,锦瑟语气自然道:“你要不是吃醋,那么在意他干什么?还想让我不理他,怎么,你想霸占我啊?”

        郭高月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恼笑出声,想要怼回去,可锦瑟却走开了。

        她追了上去,不肯就这样善罢甘休,锦瑟却突然停了下来,差点让她撞上去。

        急慌慌刹住脚,面前容貌明艳又清丽的少女笑的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我就是去喝口水,你也跟的这么紧,还说不是喜欢我。”

        “我不是!你别总是说这样的话捉弄我。”她急切地辩解,脸涨的通红,简直要憋屈死了。

        锦瑟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好好好,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你开心就好。”

        俩人年岁相当,令锦瑟欣慰的是,虽然郭高月比她高,可她踮起脚尖来还是能摸到她脑袋的。

        看着眼前少女温柔的眼神,郭高月有种一拳打在鹅绒里,绵软无力的感觉。

        她郁闷的冷着脸,知道锦瑟是故意这样,就算说再多也会被曲解,便不肯再开口了。

        而且她也敏感地注意到,锦瑟在维护陆阑丞,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是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于是她挥手拍开锦瑟的手腕,往另一边走去,整个人气鼓鼓,特别像被吹圆的糖人。

        耳根子总算清静了,锦瑟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在弓箭上,她的骑术跟射箭都是兄长赵华年教的。

        半吊子的水准,但勉勉强强合格是可以的。

        她坐在等候的区域,看向场内正在考核射箭的人,从她们拿弓的姿势,射箭的弧度,来学习和判断自己上场后该怎么做才最好。

        “九号,赵锦瑟。”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轮到了她,锦瑟步入场内,却发现郭高月紧随其后,像是要离近了看她如何射箭。

        一如既往的争强好胜。

        锦瑟原本并没有那么在意胜负欲,可郭高月的眼神实在太过炙热,让她如芒在背,不得不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和认真。

        第一箭,虽然落在了靶子上,却是最外环。

        锦瑟听到了一声嗤笑,郭高月不知从哪拿来把折扇,挡着半张脸眼神挑衅,好像在说,就这?

        但锦瑟并未心浮气躁,她虽然紧张,却也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被影响心境。

        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姿势和力道,她精确地对准四十米外的靶子。

        片刻后,随着羽箭脱手,她的目光已经十足的冷静。

        这次明显要比上一箭要好很多,锦瑟扭头便从箭篓中又拿出一支羽箭,她并未迟疑,一连射完三箭后,才停了下来。

        而她的最后一箭,正中靶心。

        郭高月挡脸的扇子落在了地上,她笑不出来了,只觉得牙疼的厉害。

        她的箭术虽然厉害,但正中靶心的次数却也很少,关键是,她早就打听过了,锦瑟的骑马跟射箭都是她那个半吊子兄长教的。

        这不应该啊,怎么就长江后浪推前浪了呢?还是应该像韭菜一样一茬不如一茬吗?

        额间冒出了些细汗,郭高月咬了腰下唇瓣,她不愿承认是锦瑟厉害,便更加地胡思乱想。

        等考官叫到她名字的时候,心态已经乱了。

        第一箭直接脱靶,她站在场地里,只觉得周围的视线都在关注她,面颊发烫,就像当众挨了一个大大的耳光一样,很是丢脸。

        明明刚才她还在笑着锦瑟,可自己却比她还没用。

        她的目光往身后看去,锦瑟正坐在休息的区域喝着水,并未往她这边看过来,她下意识松了口气,但很快又觉得气恼。

        赵锦瑟什么意思?看都不看,是觉得她一定比不过她吗?

        一腔怒火之下,她反倒冷静下来,第二箭射出的时候稳稳落在靠中央的靶子上。

        她勾唇仰了仰下巴,倨傲地看向锦瑟的方向,却不见人影。

        她走了?

        她竟然走了!

        刹那间心态又崩了。

        赶着去参加最后一项口试的锦瑟并不知道她的离开对郭高月会有那么大的影响,而在马场外,她看到了等候多时的兄长还有陆阑丞。

        赵华年不是参加考核的人,只能在外面等锦瑟出来,而陆阑丞则是通过的快,再加上他以为锦瑟生他的气,怕她不等他便走了。

        “瑟瑟。”他快步过来,站在锦瑟面前,模样有些拘束紧张的样子。

        没等锦瑟开口,他主动自觉地解释起来。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才没告诉你我参加了三试。”

        锦瑟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表情看起来那么真诚,让人下意识便相信他所说的话没有掺假。

        可锦瑟脑子里闪过许多画面,最后串联在一起,出现了郭高月说的那一句,陆阑丞是个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她觉得,还不至于到那个地步,但能确认的一点就是,他在撒谎,他在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