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16章 要哭了

第16章 要哭了

        不想弯弯绕绕地试探,锦瑟直截了当地问他。

        “昨天你出现在博古书肆,其实并非是寻我,而是去报名,对吗?”

        三试报名必须本人亲自前去才行,所以锦瑟才会如此疑心。

        陆阑丞眸光闪动了一下,并未回话。

        见他如此,锦瑟叹了口气继续说:

        “只是你没有想到,会那么凑巧与我撞在一起,对吗?”

        陆阑丞半垂着眼帘,小心翼翼地偷看锦瑟,露出像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眼神,惹人心软。

        他伸出手,试图揪出锦瑟的一片衣角,像是要通过这样的动作来服软讨好。

        但这次锦瑟没让他得逞,她后退了一步。

        见她如此,陆阑丞脸上的血色瞬间退去,连嘴唇都变得有些发白起来,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重创和打击般。

        “瑟瑟。”他心慌意乱地看着锦瑟,眸中透着几分易碎的脆弱。

        锦瑟看了他半响,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抓住他的胳膊往马车走去。

        被遗忘落下的赵华年:“......”他手里的瓜子都还没磕完呢,结束的也太快了。

        等到了马车上,锦瑟正要好好跟陆阑丞谈一谈,她其实并没有生气,但她也意识到不能将此事轻拿轻放。

        这是个很好的契机,她得告诉他,想要做什么事情是他的自由,不必顾忌她,甚至还因此扯谎来骗她。

        那样的话反而会让这件事变得复杂起来,坦诚直接一点更好,她又不是什么修罗恶煞,跟她说一声,他想去社稷学府就好了。

        俩个人有商有量,就算他是为了她去社稷学府,但只要说清楚讲明白,她都是可以理解的,没必要遮遮掩掩,反倒容易误会。

        可当她转过头去的时候,却发现陆阑丞乖巧的坐姿,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啪嗒啪嗒地往下落,无声又悲伤。

        很快,整张脸便打湿了,偏生他还要倔犟地撇开头,不愿让她瞧见。

        锦瑟如临大敌,娇气小哭包又回来了,难哄。

        正不知如何是好,陆阑丞伸手自己抹了一把眼泪,嗓音更咽着,透着伤心。

        “你不用哄我,都怪我,怕你不同意我跟你去社稷学府,这才撒了谎骗你,我这样,你生气是应该的,可是,可是……”

        说着说着,他哭腔越发重了,像是想到什么委屈的事,别过头窝到角落里,不肯再说话。

        可那更咽声却还是陆陆续续传到锦瑟耳中,此刻的他活像被夫君欺负了的小媳妇。

        锦瑟:“……”到底我是女子还是你是女子?为什么你一个男子比女子还女子?

        脑子有些乱糟糟,但意外的不觉得恼怒,反倒有些哭笑不得,等整理好了思绪,锦瑟便将自己所想的话都跟他说了,耐心地讲道理。

        权当她是男子,哄哄这娇气爱哭的‘小媳妇’。

        而且,谁规定女子就不能哄男子了?现如今女帝当政,对女子约束不多,一些权贵家的小姐不愿嫁人,光明正大包养男宠也不在少数。

        就这样哄了半路,快到博古书肆的时候,总算把人哄好了,陆阑丞点着头,认同锦瑟说的话,笑的如同清晨雨露下阳光照耀的花朵。

        心跳漏了一拍,锦瑟微微失神,很快反应过来,耳尖有些发烫,不敢再对上陆阑丞的眼睛。

        可陆阑丞好像知道他长的很妖孽的样子,故意凑到锦瑟面前,让她无法忽视他的美貌,最好就此沉沦,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就太好了。

        锦瑟招架不住,最后下马车的时候,背影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而陆阑丞一只手撑着车帘,唇角微微上扬,似乎有些狡黠。

        他的眼角还有些红意,睫羽上残留着些许细碎的泪痕,可这般哭过的模样,却反倒衬得他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破碎美感。

        让人见了,便有种想要揉碎狠狠欺负的破坏欲。

        “瑟瑟,你等等我。”

        他的嗓音刻意压低,变得低柔软和,让人耳朵有种酥麻的痒意,直达心脏。

        锦瑟慢下了脚步,等他与她并肩。

        于是陆阑丞眼里的笑意便更浓了,像是掺了糖的温水,带着丝丝甜意。

        口试并不难,锦瑟只要回答考官的问题就行了,等结束时,对方非常满意地将最后一块玉佩递给她。

        三块玉佩合成完成的一块,便算是拥有了入学考试的资格,之后她只要拿着这块玉佩去社稷学府参考最后一轮大考便行了。

        锦瑟很高兴,她迫不及待想要回去告诉爹娘兄长这件事,让她们也高兴高兴。

        等等,兄长!

        锦瑟终于想起来把赵华年丢在了马场那边,她心虚极了,赶紧坐马车回去赔罪,结果陆阑丞出来的时候,便没见到她的身影。

        陆阑丞:“……”我又要哭了,你信不信。

        这时,郭高月终于到了博古书肆,她心态崩了之后补考了一次,才算勉强合格了,不知道有多气。

        她想跟锦瑟吵架,但过来之后却只看到了面色阴沉的陆阑丞。

        小脚缩回去,想要转身下楼梯离开,却被叫住。

        “干嘛急着走啊,聊聊。”

        听着那冰寒刺骨的嗓音,郭高月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血液都在变冷,她的牙齿有些控制不住地打颤,用力咬紧,又有些牙疼了。

        “我,我还有事。”

        她想到先前陆阑丞威胁她离锦瑟远一点时,用刀在她脸上比划,腿肚子便有些发软。

        她不是害怕犯怂,只是懒得跟这种粗鲁野蛮的人计较。

        可陆阑丞正心情不好,怎么可能放过郭高月,再者他怀疑郭高月在锦瑟面前说他坏话了。

        一柄短刀擦过郭高月眼角的鬓发,稳稳地插入了她眼前不远处的木墙上。

        “聊聊。”

        如同恶魔的呢喃,郭高月眼中泛出恐慌的泪水,靠扶着栏杆,才没滑跪下去。

        那就……聊聊吧。

        俩人找了个地方坐下,郭高月刚想喝口水压压惊,便听到陆阑丞问她。

        “你是不是在瑟瑟面前说我坏话了?”

        “没有,怎么会。”目光躲闪。

        “…那你抖什么?”

        陆阑丞看向她端着茶杯的手,抖的水都出来了,显然心虚到极点。

        他的眼神更加冷了,像淬了冰霜一样,放在桌边的手指稍微用力,便掰下了一角。

        郭高月:“!!!”爹,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