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45章 就喜欢这样的

第45章 就喜欢这样的

        “陆夫子,学生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温行之并未接过那重新换过的帕子,而是注视着陆阑丞的眼睛。

        眸中明明含笑,却给人极其疏离压迫的感觉。

        “你想说什么?”陆阑丞将那帕子用来擦手,像是要拭去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神色透着几分嫌恶与不耐。

        阳光从树枝缝隙穿过,恰好落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纤长的睫羽仿若蝴蝶震翅,却覆盖着冷鸷的阴霾。

        一场无形的较量与剑跋扈张正在进行着。

        直到温行之轻笑出声,话语直白好奇,却又掺杂着深深的恶意。

        “陆夫子您这么警惕我,是在不安些什么?难道您是害怕学生会抢走您身边最珍贵的那个人吗?”

        此话一出,陆阑丞眼中戾气横生,稠丽美艳的脸庞绷的面无表情,声音更是冷到寒冽刺骨。

        “你现在是在挑衅我吗?”

        “怎会。”清雅一笑,微风拂过,带来他身上淡淡的莲香,“学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夫子这副表情,倒像是被我言中了一样。”

        四目相对,空气仿佛有一瞬的凝滞,而后陆阑丞却出乎意料地缓和了脸色,勾了勾唇角,可言辞却分外犀利。

        “故意激怒我,是何意图?让我来猜猜,你是心里不痛快了,所以才如此发泄情绪?”

        没等温行之回复,他便再次开口,语气既散漫又慵懒。

        “算了,不管你是个什么意思,都与我无关,也不重要,我只要明白一点就够了。”

        说到这,他故意停顿,视线在温行之看似波澜不惊的虚伪笑脸上打量地转了一圈后,才开口继续。

        “你说这么多,不过就是嫉妒我罢了,瑟瑟对我好,会送我手帕,替我绣荷包,还知道我所有的喜好。”

        炫耀似地用手摸了下腰带处戴着的荷包,让温行之注意到它的与众不同,而后眼神变得同情又怜悯。

        “可你就不同了,从一开始瑟瑟就很讨厌你,总是回避你,不愿与你过多接触,她对着你连个笑脸都没有,时常还会忽视你的存在。”

        说到这,再次停顿,而后话锋一转,叹了口气。

        “其实也怪我,实在是好的太无可挑剔了,以至于瑟瑟眼里实在难以看到其他男子的存在,我也跟瑟瑟说过,让她不要顾忌我,便是偶尔瞧瞧外面的野花野草也无妨,我并非小气之人,可她不愿,说无人能及我。”

        嘴角上扬,笑的灿烂花开,可温行之的眼神却越发幽暗。

        “是吗?夫子这话说的,听着倒有几分女儿家的骄矜自得,锦瑟学妹可曾说过你太过孩子气?”

        藏在袖下的手捏成了拳头,呼吸间从心口蔓延而上的刺痛让温行之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好在他本就生的白皙,所以从面上倒也瞧不出什么异样来。

        可他还是忍不住嘲弄,想要刺激到陆阑丞暴怒起来。

        只要他敢动手伤了他,那他就能小事化大,想办法让斋长革去他夫子一职,并将他赶出学府。

        不仅如此,他还能借此事让锦瑟对他怀有愧疚之心,从而不再刻意躲避他。

        但不知为何,陆阑丞非但没有生气,还反倒有些沾沾自喜。

        “谬赞了,瑟瑟就喜欢这样的,比如某些人,就总是有意无意地学我,自己还不知道,殊不知画虎不成反类犬,东施效颦惹人嫌。”

        他意有所指,且十足敏锐,气氛一下子又变得紧张起来,在温行之要再次开口时,一名男学子匆匆往这边快步而来。

        对着陆阑丞行了一礼:“夫子,您怎的还在这,武术场的学子们都等您多时了。”

        在去武术场的路上,陆阑丞脸上的笑意瞬间阴沉下来,旁边男学子瞧了一眼,立马有些战战兢兢。

        他刚才莫不是出现的不合时宜,或是哪里说错话了?

        好在陆阑丞虽然脸色不好,但却并没有说些什么,等到了比武场上,见到是锦瑟那个班,又刹那花开富贵,笑如雏菊。

        男学子:“......”夫子是学过变脸的吗?这也变得太快太自然了。

        不仅如此,陆阑丞还诚恳地跟学生们道了歉,说自己为人师表,不该迟来,学生们体恤师长,并没有怨言。

        直到男学子们被提出来练练筋骨,而女学子们却在投壶玩耍。

        顿时引起大片不满。

        “陆夫子这也太偏颇了,还如此明显。”

        没过两招便从比武台上滚下来的男学子表情委屈又幽怨。

        特别是当他看到女学子们那边一片欢声笑语,轻松自在,而他们还要跑圈。

        旁边一名男学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劝慰他。

        “别这么说,又不是第一次了,习惯就好。”

        “......”完全没被安慰到好吗?

        而女学子这边,明面上看着其乐融融,暗地里却分成了三派。

        一派虽然享受着因为锦瑟带来的好处,却很是看不惯她,说白了就是羡慕嫉妒恨,一派保持中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还有最后一派,就是像郭高月跟黎棠妮那样,维护着锦瑟,对锦瑟很有好感,甚至还有些崇拜她。

        因为锦瑟不仅人美聪明,平日里相处起来温柔和善,还特别有主见,朋友受欺负了,即便对方是夫子,也二话不说地护犊子。

        那是南宫皎上的一次礼乐课,她故意为难锦瑟身边的人,抓住不擅长抚琴的郭高月,明嘲暗讽地贬低与斥骂。

        一开始还没人察觉出不对,直到要强的郭高月红了眼眶,被戒尺打了掌心。

        锦瑟并未直接出头站出来说不对,而是在轮到她抚琴的时候以更高超的技术把南宫皎给比了下去,还接连几次问了她难以回答上来或者反驳的问题。

        最后失望却又很体贴地笑了笑。

        “是学生浅薄了,竟然问夫子这么晦涩难懂的问题,实在是不知所谓。”

        她虽说是责怪着自己,可明眼人都能瞧出来真正的是在指摘谁。

        南宫皎的脸色当时别提多精彩了。

        自那以后,同班的学子们便也都知道,这个看起来温柔软绵的少女,才是最不好欺负的。

        可今天却又有人忘了这一点,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就她特殊”,还偏偏被锦瑟听见了。

        于是那几位心有不满的女学子被锦瑟邀请投壶,最后输的面子里子都没了,还被三言两语说哭了。

        锦瑟还安慰。

        “人各有所长各有所短,不能只看这一面便否决全部,也许你只是不会投壶而已。”

        然后说的对方意动,又跟她比了其他,结果通通都输了。

        “看来某些人还真是一无是处啊。”郭高月见缝插针来上这一句。

        从那以后,这几名嘴碎话多的女学子们见到锦瑟她们,便绕道而行,更是再不敢说闲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