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49章 救谁

第49章 救谁

        眼看着锦瑟处于非常危险的状况,陆阑丞和温行之不知从哪里出现,惊慌害怕地往这边跑来。

        温行之想要挡在锦瑟面前,替她承受伤害,而陆阑丞则是拿出短刀,杀气腾腾冲着黑风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锦瑟反手取弓拿箭。

        “咻——”的破空一声,羽箭射穿马耳,黑风吃痛地凄厉嘶叫起来,撅起前蹄。

        在这种紧迫的情况下,锦瑟却冷静地以敏捷的动作躲到还在不慌不忙嚼萝卜的红枣背后。

        “找死!”

        眼眶猩红的陆阑丞一拳打在马头上,三两五下便把马撂倒弄晕了过去。

        原本他是想一刀割喉,但见锦瑟的羽箭并未射中那马要害处,便知她不想伤这马性命,就留了手。

        拳头有些刺痛的麻意,陆阑丞并未管这些,他第一时间看向锦瑟的方向,却见温行之对着锦瑟关切爱护地询问。

        “你怎么样?可有伤到?”他伸出手去,却被锦瑟避开。

        “无碍。”

        平淡疏离的回答,温行之的手指轻颤着凝滞在空中,神色片刻的怔愣过后,迅速收敛起眸底的失落。

        “没事就好。”

        嘴角勉强地扯出一抹笑意,把手收回掩在袖下,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面色也恢复从容姿态。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起了多大的波涛汹涌。

        明明自己向来权衡利弊惜命不过,可刚才那一瞬间,竟没有丝毫犹豫地,就选择了放弃自己保住她。

        他好像比想象中的要更加看重这个人。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莫名的有些无措慌张,脑海中似乎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习以为常的头疼又开始发作。

        可锦瑟却像是并未注意到他的反应,径直从他身边快步走过,抓住了低着头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阴郁可怜的陆阑丞。

        “手怎么样,痛不痛?”她关心地捧起他紧握的那只拳头,轻碰了一下又赶紧放开。

        陆阑丞瓮声瓮气地嘀咕着,语气又酸又发更。

        “迟来的关心比草贱,你走。”

        锦瑟对上他委屈幽怨的表情,眼角泅红的艳色如碾碎的桃花,那股子破碎感让人深觉负罪。

        所以,明明已经偷偷把他房里的话本子都烧了,这是又买新的了?

        还迟来的关心比草贱,草做错了什么?

        这一无奈,陆阑丞便用力缩回自己被握着的手,咬着下唇瓣,一双小扇子似的眼睫在水汽的莹润下,平添三分寂寥。

        而后脸庞滑落下一滴叫人心碎的清泪。

        “没关系,你不用理我,等会我自己能把自己哄好的,一直包容我的无理取闹,真的很辛苦吧?”

        “我也知道自己这样矫情过分,又很烦人,即便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忍不住。”

        说着,便转过身去,似乎不想叫锦瑟看到他失态的样子。

        锦瑟:“......”这演技,是越发的精湛了,便是知道是假的,她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忍拆穿。

        而且,别说,这样真的有一种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美。

        “胡思乱想什么,你只是爱撒娇罢了,什么矫情烦人,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她耐心地柔声哄着,直到对方破涕而笑,俩人一起往猎场那边走去。

        郭高月很有眼力见儿地牵着两匹马在后头远远地跟着,心底还颇为叹服。

        陆夫子那委屈可怜的样子,像极了她爹一个新得宠小妾说话的口吻,明明能一拳打晕一匹烈马,可转眼就能弱柳扶风,还矫揉造作。

        噫---

        亏得瑟瑟温柔到骨子里,耐心十足,这要是她,恐怕一拳就上去了。

        至于依旧还站在原地的温行之,此刻是面色苍白,身形萧条。

        特别是陆阑丞还故意轻蔑地往他这边瞥了一眼,嘴角上扬的弧度冰冷讽刺。

        就好像是在说,就你,也配与我争。

        微风拂过白玉脸庞边是·一缕碎发,温行之薄唇紧抿,眼底仿佛笼罩着经年散不去的黑雾。

        片刻后,他看向倒在地上四肢抽搐的黑风。

        “畜生难训,便宰了吧,别又伤着人,你们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冲着跪地的小厮马奴们说完这话,温行之便转身朝着与锦瑟她们背道而驰的方向走去。

        他为了隐藏实力,对外向来是身体有些孱弱,不会骑马的形象,所以这次春猎,他只会留在营地里。

        原本是可以不来的,但难得可以见到锦瑟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只可惜,她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讨厌与他接触。

        不过无妨,既已认准了,他就没打算放弃,哪怕用上阴谋手段。

        她只能是他的!

        与此同时,有这个想法都还有陆阑丞。

        不过他不止想想,而是用手指捏着锦瑟的衣角,边摇边煞有其事地问出口。

        “瑟瑟,如果我跟温行之同时掉进了水里,你救谁?”

        锦瑟:“......”又来了。

        “温行之算什么?我肯定救你,当然,前提是我会浮水的话。”

        信誓旦旦的语气,愉悦了某个心花怒放的男子,但很快,他就又开始作了。

        “那你的意思是,不会浮水的话,就不救我了?”

        “你自己不是会浮水吗?可以自己游上...”

        话还未说完,陆阑丞脸色就已经不好了,开始委屈。

        “那不一样,这我自己游上来跟你救我是两回事。”

        眼看着这个问题要没完没了,锦瑟表情肃然起来,犀利地反问。

        “所以,你是想让我在不会浮水的情况下去救你,然后溺水身亡?陆阑丞,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放手!”

        话音刚落,便佯怒地甩开他的手,快步往前面走去,不理会身后人焦急慌张的呼喊。

        宠可以,可不能惯着。

        “瑟瑟,瑟瑟,我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解释。”

        锦瑟不听,她捂住了耳朵,等狩猎开始了,都未与陆阑丞和解,让他无比悔恨自己为什么要骄纵那么一下。

        坐在他旁边席位上的南宫皎见到他一脸很不高兴的表情,那忧郁又清艳绝伦的模样,叫人很想做他的解语花。

        “陆夫子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陆阑丞看了她一眼,真的只是一眼,便收了回去。

        “我现在不想与谁说话,南宫夫子可否嘴巴清静些?或者,你可以去关心关心别人。”

        说着,他用眼神示意她看向对面席位上坐着的温行之。

        温行之察觉到他的眼神,抬眸与他对视,并客气一笑,看起来毫无芥蒂,仿佛不会生气一样。

        而陆阑丞同样回以一笑,却是倨傲不屑。

        一个注定被淹死的悲惨玩意罢了,他家姑娘可说了,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