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50章 别撒娇

第50章 别撒娇

        刚进猎场,锦瑟便独自骑马往东边而去,待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便以手为哨,放在唇边吹响。

        没多久天空便出现一只角雕,在它的指引下,锦瑟轻易便能发现猎物。

        不仅如此,她还挑起来了。

        像野兔麋鹿之类的,她几乎都不会去碰,而是专门射杀豺狼与熊瞎子。

        因为顾虑到学子的安危,并未在猎场过多投入这种猎物,可锦瑟不出半个时辰,便把大半的豺狼杀了。

        只是还未遇到熊瞎子。

        正想着,前面传来喊救命的声音,伴随着熊叫声,锦瑟眉心一拧,拉住缰绳,但很快还是骑马过去。

        “不要,不要过来!”

        少女撕心裂肺地吼叫,脚腕像是受了伤,一瘸一拐地摔在地上。

        眼看着就要落入险境,下意识抬手挡住面容,像是不敢面临接下来的一切。

        千钧一发之际,羽箭破空而来,射中了那熊瞎子的眼睛,在哀嚎声中,少女手臂被大力扯了一下。

        而后被推到旁边,挡住了一次熊瞎子的攻击。

        “走!”再次举弓,锦瑟射中了熊瞎子另一只眼睛。

        趁他因为疼痛看不见而暴躁乱动时,锦瑟下了马,给了呆滞惊怕住的少女一耳光,打得她回了神。

        目光不满地捂着脸看向她,张嘴刚想说些什么,锦瑟便将她提起来往马上推。

        “走!”

        她又重复了一句,可却是拍着马屁股跟红枣说的。

        红枣似乎听懂了她的意思,驮着不知所措的少女迅速远离这是非之地。

        锦瑟开始专心对付熊瞎子,她早已做好了攻略,知道这熊瞎子的致命弱点在何处,在箭篓快空了时,那庞然大物终于倒下。

        而她擦了擦脸上沾染到的血迹,眼神坚定精烁,没有丝毫胆怯惧怕。

        前世她为了躲避追杀,连人都杀过,又怎会多出不必要的仁慈。

        它若不死,她便要死,那还是它死吧,毕竟她没有一颗纯善到可以普渡天下的心肠,就是个不折不扣利己又自私的坏人。

        正要凑前看看尸体,谨慎地想要补上一箭,却是突发状况。

        还是幸亏角雕突然俯冲下来,把她整个人扑倒的踉跄,才躲过去那致命的袖箭。

        “谁?”

        没有丝毫迟疑,锦瑟滚到旁边的树丛,靠着粗壮的树木掩护,躲了起来。

        她只剩下一支羽箭,若是一发不中,恐就要面临险境。

        但猎场怎会混入杀手,还是冲她来的!

        抽箭拉弓,锦瑟意欲诈一诈那人。

        “别藏了,我都看见你的衣角了,都是同门学子,我竟不知哪里得罪了你,让你要下如此狠手对付我,还是说,有人指使你这么干?”

        她的语调拿捏的不紧不慢,却很是扣人心弦,胸有成竹的口吻,更是叫人神经都紧绷起来。

        “让我猜猜,是谁派你来的,嗯……难道是……我明白了。”

        拉长的尾音,像是灵光乍现,恍然大悟,甚至还传出轻慢的笑声,几乎都能听出几分幸灾乐祸。

        叫人心有不安。

        不过那人也算警惕,没有开口出声,只是他一动,锦瑟便发现了他的位置,给角雕打了个眼神,也不知它能不能听懂,姑且一试。

        但意料之外的,这只雕似乎早已跟它的主人学坏,缩着翅膀,学着猫步走的动作,便绕到那躲藏之人的身后。

        突然大鹏展翅。

        “啊!”

        吓的对方露出了身形,虽然动作极快地又藏了起来,但锦瑟的箭更快。

        闷哼声传来,那人伤在手臂,还不断驱赶给他找麻烦的角雕。

        锦瑟正要过去将人拿下,那人却就地一滚,狼狈逃窜了。

        见他背影和着装,还真被她误打误撞猜对了,当真是参加这次春猎的学子。

        角雕想要跟上去,那人却突然射来几枚袖箭,锦瑟赶紧护住那鸟躲向一旁,却不慎踩中石头,崴了脚。

        钻心的疼痛让她瞬间白了脸颊,角雕似乎还想追过去,被锦瑟一个糖炒栗子敲在了脑门上。

        整个雕都有些幽怨委屈了。

        跟它那个主人一样会讨可怜。

        “别闹,去找你主人,嘶……”

        一狠心,自己正了骨,锦瑟额间都冒出了冷汗,疼是真的疼,但必须这么做的时候她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角雕似乎察觉到她此刻状况不好,难得用脑袋蹭了蹭她,锦瑟却一把扒拉开它。

        “别撒娇。”

        角雕:“……”

        靠着树干滑落下来,锦瑟活动了下脚腕,虽然没有先前那么疼了,但走路还是有些麻烦。

        也不知道刚才那少女会不会报信回去,说不定与刺客还是同伙。

        算了,还是几手准备比较稳妥。

        扯了布条用血迹写了求救字眼绑在角雕脚上,看着它飞走,锦瑟休息片刻,搀扶着树干起身。

        她将地上刺客留下的袖箭隔着帕子捡起,仔细端详。

        袖箭上没有任何显眼的标记,唯一能探究的地方大抵就是袖箭的材质,尖头的精铁不像是一般人用得起的。

        收起袖箭,锦瑟折了根较粗的树枝当作拐杖,看了看四周,便朝着与来时相反的方向踉跄走去。

        虽然就在此处等着被救最好,但谁也无法保证那刺客会不会折返,直觉告诉她,应该还有别的暗杀陷阱在等着自己。

        而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揣测敌人的想法,反其道而行之。

        再者,换个地方躲一下,等看到角雕再走出来,也不耽误被找到,更安全。

        结果锦瑟还真猜对了,那受伤之人离开后发现锦瑟没有追上来,瞬间就不跑了。

        他与另外一人会合,打算在回去猎场的路上设伏。

        可无论他们怎么等,都等不来人。

        俩人面面相觑,都有些迷糊了。

        人呢?

        正常来说不应该都是回营地找人吗?

        被惦记的锦瑟:“……”不好意思,她高估了自己,迷路了。

        非但如此,还脚滑地摔进了一处深洞中,好在下面有坍塌的干草做垫,可即便如此,也摔的不轻。

        看到旁边几株被她压扁的野果子,锦瑟猜想自己应该是掉到猎物用来捕获野猪的陷阱里了。

        如此的话,她应是不知觉走出了猎场范围。

        “……”

        好在律法规定,捕获猎物的洞穴不可放置尖竹等危险之物,以免误伤行人。

        不然此刻她人就没了。

        只是,这一摔,她脚伤更严重了。

        该怎么出去呢?大喊大叫引来的是敌非友怎么办?她现在这情况,可就连反抗都不行了。

        正头疼着,余光却扫到腕上戴着的镯子,眼神一愣,终于反应过来。

        是啊,她怎么忘了这个,即便来者不善,她有毒针护命...

        不行不行,要是对方见了她二话不说就弄死她呢?

        又或者她毒针射歪了?

        再不然她虽然射中了对方,但对方有两个人呢?

        另一个人要是反应迅速地杀了她...

        还是从长计议吧。

        另一边,陆阑丞看到角雕脚上的血迹布条之后,顿时惊慌失色,杀气翻涌。

        他腾地起身离开,南宫皎拦住他似乎想问些什么,被他直接推倒在旁边。

        “碍事!”

        看着策马离开,谁也拦不住,跟要发疯一样的陆阑丞,温行之心里有一股不详的念头。

        他几乎很快便想到,肯定是锦瑟出了什么事。

        下意识起身,却在旁边人的注视下没有迈出脚步。

        他现在是不会骑马的,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暴露,何止是麻烦,再者他武功比不上陆阑丞,即便去了又有何用?

        反倒添乱。

        思来想去,他看向斋长。

        “许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叫人跟着比较好。”

        待护卫们骑马追出去,温行之这才重新坐下,目光看向对面正在被几名男子围着安慰的南宫皎。

        女子眼含清泪,好不可怜,可温行之却觉得如同泥垢里最烂俗不过的野花,不仅不觉得同情,反倒嫌恶厌烦。

        他的视线不自觉往陆阑丞策马离去的方向看去,搭在大腿上的双手不自觉在袖下紧握成拳。

        满心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