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51章 不是我

第51章 不是我

        这人倒霉的时候,便是天降陨石,都能刚好砸到自己,看着绕着洞口徘徊的野猪,锦瑟将腕间的手镯对准它。

        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走开。”她试图凶走它,并用当拐杖的木棍在空中挥舞,野猪忌惮地后退,可没多久便重新出现在锦瑟的视野之内。

        就在锦瑟想找准时机射出毒针的时候,天空嘹亮的雕叫声吸引了锦瑟的注意力。

        那野猪不知为何,像是怕了那空中俯冲下来的角雕,转身便跑的没了踪影。

        “瑟瑟,瑟……”

        紧随而来的马蹄声,还有匆忙的脚步,锦瑟还未来得及高兴,便见陆阑丞一个来不及缓冲,直接对着她掉了下来。

        锦瑟:“!!!”

        那一瞬间,锦瑟本能地就要往旁边躲,但很快她的感情便占据了上风,她接住了那压死人不偿命的身子。

        只听咯吱咔嚓几声骨头错位的声响,锦瑟痛昏过去之前,心里是后悔的。

        她不该高估自己,这重量,完全承受不住啊!

        陆阑丞看着好似没了声息的少女,赶忙起来蹲到一边,试图把锦瑟弄醒。

        “瑟瑟。”他拍了拍锦瑟的脸颊,“瑟瑟你醒醒,瑟瑟你没事吧?我是不是压着你了?”

        要是此刻锦瑟还有意识,肯定会回他一句,你压没压着我心里没点数吗?

        再次醒来的时候,锦瑟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间她听到床边有人在争吵,虽然刻意压低了声线,可人一多便难以清静。

        她试图转过头去,却发现脖子动不了了,四肢更是缠了一圈圈纱布,心底叹了口气,倒是骨折的挺全面。

        “锦儿醒了,都给我让开,滚犊子一边去,别挡道!”

        赵二叔第一时间发现锦瑟睁开了眼睛,他肥胖的身躯挤进去,来到床边,还不忘让人把大夫叫来。

        “二叔,陆阑丞呢?是他救了我。”

        锦瑟一张嘴就是给陆阑丞开脱,可赵二叔却撇了撇嘴。

        “你就别瞒了,他自己早就老实交代了,救个人还把你压伤成这样,要不是看在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抓了个神医来给你接骨,看我不打死他!”

        “神医?”眉头一皱,锦瑟突然察觉出事情的不简单,这安离国可不是神医遍地都是的地方。

        而且能这么快找到的,就她所知,也就只有...

        “对啊,叫什么菖蒲,还起个药名,不过医术是真的高明,就是,就是...”

        说着说着眼神闪躲,且支支吾吾起来,像是做了坏事心虚不已。

        锦瑟心底顿时咯噔一下,正待她再问些什么的时候,一个提着药箱的白胡子老者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话语极冲地接了赵二叔的话。

        “就是不肯乖乖跟你们过来,非得把这个老不死的孙子给绑了威胁,才肯妥协就范是不是?”

        赵二叔扯了旁边五儿子赵棣的衣角,把他挡在自己面前,嘴里嘀咕狡辩着,“不是我。”

        他开始死道友不死贫僧。

        “是陆阑丞那臭小子,我都不知道洛阳什么时候来了一位神医,而且你那孙子也不是好抓的,用起毒来一把一把地撒,我大半府邸的人都遭殃了。”

        语调渐渐委屈,伸出藏在袖子下的左手,故意放到锦瑟面前。

        “锦儿你瞅瞅,我招谁惹谁了,放毒蜂把我这手咬的,说要肿十天才能好呢,要放在平常,这就是刁民袭击官员,要下大狱治重罪的。”

        他这话说的,言外之意很多,但锦瑟也知道这次绝对是自家人理亏在先,不然以她二叔的性子,肯定是睚眦必报。

        “哼,强词夺理,若非你们先动手,我孙儿又怎会如此行事。”

        将药箱重重地往床榻边的凳子上一放,在场的人都被他震慑住,有几位默不作声地就出去了,还试图带好门。

        赵棣也想走,但他被他老爹死死拉着袖子,走不了,内心无比苦涩。

        锦瑟反应过来,立马向这位疼惜孙儿的老者道歉。

        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也无论陆阑丞是不是情急之下乱了分寸,事后必须得让对方看见自己的态度。

        “菖老先生,实在对不住,此事责任和错都在我们,让您还有您的孙儿受累了,等我好些了,一定让他们向您,还有您的孙儿道歉。”

        “不是所有的道歉都能得来原谅,你们这轻轻松松的嘴皮子一动,便要老头子我全当时没发生过?这不可能。”

        菖蒲语气不善地看着床上的少女,但眼神却是柔和了不少,至少还有个讲理的,也算是矮个里面挑拔尖。

        “自然不会亏待了您老。”锦瑟还未回话,赵二叔便接了过来。

        “无论您想要什么,但凡我赵明建力所能及的,二话不说,绝对给您办到,您只管...”

        话音未落,便被锦瑟打断。

        “二叔!”

        被锦瑟瞪了一眼,赵二叔挺直的腰板立马又弯了下去,把赵棣挡在面前,自个身子全躲在后面,不敢吱声了。

        “菖老先生莫误会,我二叔他性子比较耿直,就这脾气,要不然也不会从三品京官一路贬到这洛阳知府,但他心是好的,没有别的意思,您不要多想。”

        菖蒲视线从面前这三人脸上掠过,什么都没说,只是轻哼了一声。

        这让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直起来。

        但锦瑟却全当没看见,她依旧笑的温柔亲和。

        “我知道,菖老先生并不是那世俗之人,只是不管您是个什么想法,我们该给的歉意还是要到位的,不然...”

        锦瑟满腹让对方宽心的话语还未说完,便听到令她心脏瞬间咯噔一下的话语。

        “千年灵芝,我只要千年灵芝,你若能寻来,此事便一笔勾销。”

        四目相对,无声的对峙在空气中剑跋扈张。

        赵二叔有些坐不住了,但却被赵棣拦住。

        “爹,我们先出去吧。”

        他硬是把脚步不肯挪动的赵二叔拉了出,还扒拉开他抓门框的手指,动作非常不孝。

        屋内只剩下锦瑟和菖蒲俩人,不知过了多久,俩人也着实沉得住。

        终于,菖蒲冷讽地笑了笑,转开了头。

        “算了,凭你的本事,想来也弄不到那东西,就当我们爷孙俩倒霉,等你伤势...”

        “好。”

        锦瑟认真地看着动作凝滞的老者,语气郑重道:“我答应您,但千年灵芝我不能全给您,而且,您得帮我再治俩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