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86章 就算不是亲生

第86章 就算不是亲生

        “你这个疯女人!”

        郭志璋表情都扭曲起来,本就难看的麻子脸这会狰狞的几乎有些可怖。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大声啊,吓到我了。”身子轻颤,肖白莲畏缩般躲在锦瑟身边,不知从哪拿出的手帕放在眼角擦拭,声音更咽委屈。

        “明明是你做错了事,是你不对,可现在反而好像是我逼迫了你一般,我可真是太冤枉了。”

        眼看着她泪眼朦胧,楚楚可怜,博得许多同情的视线,仿佛刚才那个让他跪在瓷杯碎片上的人不是她一样,郭志璋气不打一处来,就要动手。

        肖白莲受惊地将头埋在锦瑟肩上,像是在寻求庇护,更咽声越发大了。

        “让你跪你就跪,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纷争将起的时候,郭员外狠了狠心,大义灭亲地一脚踹在儿子腿弯处。

        伴随着凄惨的痛叫,郭志璋不仅双腿被碎瓷片割伤,因为惯性扑倒在地的双手也血迹斑斑。

        当真是五体投地,行了个大礼。

        郭员外:“......”他也没用多大力气,这不争气的东西。

        总之,最后郭志璋是担架来,担架回,而且是痛哭流涕,整个身子都在抽搐。

        特别是原先受伤的脆弱之处,因为下跪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简直比酷刑还煎熬。

        这样一副模样被客栈外的百姓见到了,原本对郭员外的畏惧之心降了许多,这也是锦瑟的其中一个目的。

        她要让百姓知道,这个压在他们心头仿佛如同刀闸般的人,其实并不是可以一手遮天,他也有伏小做低讨好她人,害怕服软的时候。

        赵员外虽然也知道这些,但他没心思去考虑那么多了,因为锦瑟给他的那份‘礼物’。

        看完之后,捂着胸口满脸猪肝色,最后还气吐血晕了过去。

        回去的马车上,徐雪儿好奇地问了锦瑟她给郭员外的是什么东西,竟然有那么大的威力。

        锦瑟也不隐瞒,笑容淡淡地吃了块糕点。

        “郭员外现在的儿子郭志璋是被他强取豪夺来的继室所生,关氏恨着郭员外,看似日久天长变得温顺妥协了,实则却偷偷给郭员外下了绝子药。”

        “不仅如此,她还暗中弄死了郭员外那些小妾的子嗣,等到郭员外要怀疑到她头上的时候,她也怀孕了,却是用为出生的孩子做筏子,嫁祸她人,除掉了许多劲敌。”

        听到这,徐雪儿有些疑惑了。

        “不是下了绝子药吗?那继室怎么还能怀孕?难道是之后才下的药?”

        锦瑟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她,徐雪儿恍然地捂住嘴巴。

        “难道?”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关氏肚子里流掉的孩子并不是郭员外的,就连现在的郭志璋,郭员外唯一的儿子,也不是他的,郭志璋的父亲,是关氏院子里的管家。”

        听完这些话,徐雪儿瞪大着眼睛,好半天才缓过来,却是皱了眉头。

        “那你把这些都告诉了郭员外,岂不是害了关氏?虽然关氏给郭员外下了绝子药,还暗中谋害郭员外的子嗣,但她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郭员外强取豪夺...哎呦,肖白莲,你弹我额头干什么?”

        话还未说完,脑门便被弹的红肿,徐雪儿生气地看着坐在锦瑟另一边的女子。

        小白莲手劲大就算了,她没招她没惹她,这不是故意欺负人吗?

        想着下意识便要委屈落泪,岂料对方又又又比她快一步,红着眼眶倚靠在锦瑟身上。

        “锦瑟姐姐,你看雪儿妹妹她都说的什么话,简直不可理喻,那么多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说着,她还剜了徐雪儿一眼,见她又露出这坑人的表情,徐雪儿当即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想要开口打断她说下去,可还是被对方快了一步。

        “锦瑟姐姐,莲儿觉得,虽然很多时候,一些人做错事都是有苦衷有原因的,但做错事就是做错事了啊,难道我现在把雪儿妹妹杀了,然后哭诉两句不是故意的,我就可以得到大家的谅解,不用被国法律条制裁了吗?”

        徐雪儿:“......”我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肖白莲继续说着。

        “所以啊,关氏虽然可怜,但她既然选择了不归路,哪怕回头是岸,那也要受到一定的惩罚啊,光靠同情的话,那这天下岂不是要乱了套?当然,我没有故意针对雪儿妹妹你的意思,我知道,你只是没想那么多,再加上对关氏的处境太过感同身受,我都懂,能理解的。”

        徐雪儿:“......”什么感同身受,别以为我听不明白,你又在骂我,呔!

        眼看着俩人就要掐起来,锦瑟赶紧充当和事佬。

        “好了,关氏都死了好几年了,雪儿你收一收你的同情,莲儿也别再掉眼泪了,哭肿了又要难受。”

        抬手摸了摸旁边靠过来的脑袋,锦瑟看着俩人大眼瞪小眼,都很懵的眼神,忍俊不禁地笑了笑。

        这边,郭员外醒来之后便去求证,他先是请了大夫诊脉,可脉象却看不出什么,直到大夫全方面给他检查了一番,才确认郭员外是真的断绝了子嗣可能。

        如此,对那张纸上所写的事情已经信了大半,却还是怀着最后那么一丝希望,去看了昏睡中的儿子。

        结果越看越觉得与自己不像,除了同样都长的胖,五官是跟他没有丝毫相似。

        他隐忍着一肚子怒火,又让人请来擅长摸骨认亲的能人异士,结果画出来的画像却是那个早已回老家的管家。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已经不言而喻了,虽然郭员外也心惊锦瑟一个闺阁女子竟然能查到这些事情,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郭志璋。

        这个跟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假儿子!

        一想到自己竟然给一个低贱的下人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郭员外心口便阵阵抽疼。

        但事情不能做的太明显,他还是要颜面的。

        于是等郭志璋身体好了之后,他便被郭员外安排去寺庙给亡母上香,然后安排了伪装的匪寇半路拦截,把人做掉。

        一切都安排的天衣无缝,但郭员外怎么也没想到,这恰恰是中了锦瑟的陷阱。

        郭志璋被锦瑟派去的人从匪寇手中救下,又是几番隐晦的挑拨离间,等郭员外被官差请去衙门,与之对簿公堂的时候,郭志璋猩红着眼眶,当真是恨透了这个父亲。

        就算他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也不能派人杀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