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89章 你得明白一点

第89章 你得明白一点

        临近京城,船停靠在陈江码头,领头的夫子包了一家客栈休息,明日再整装坐马车出发。

        郭高月她们兴致勃勃地拉着锦瑟去逛街,看到什么新奇玩意都想买,特别是到了晚上,此地夜市十分热闹。

        而南宫皎也终于按捺不住动手了。

        当然并不是她本人出手,而是买通了一些下九流的地痞无赖,试图在人来人往的灯会上掳走锦瑟,毁了清白后再发卖到青楼去。

        即便到时候锦瑟被找到了,也已经晚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手段虽然简单粗暴,却也最狠毒。

        只是她不会想到,锦瑟一直有人保护,就是明面上看不出来罢了。

        那些瞧着不起眼,混迹在人群中的百姓,其中几个便是武功高强的杀手护卫假扮。

        而这些人是锦瑟回京时去悬影阁花重金请来的,原本只是想着以防万一,也没抱什么希望,但身为杀手组织的悬影阁却非常痛快地应下了这份委托任务。

        说是阁主吩咐的改革,所以业务广阔不少,不再拘泥于只杀人,而且因为锦瑟是第一个雇主,还给她减免了一半银钱。

        为此锦瑟高兴的晚膳多吃了半碗饭。

        那位阁主真是个好人。

        正在‘地狱’杀人的陆阑丞抹了把脸上沾到的血迹,莫名打个个喷嚏,就在影子们紧张忐忑不安时,他突然就笑了。

        笑的灿烂无比,像是他身后一地的尸体都是假的一般。

        陆阑丞:“......”嘿嘿,定是瑟瑟想我了。

        同一时间,另一边黑漆麻乌的小巷里,锦瑟正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跪着的,几个瑟瑟发抖的地痞流氓。

        其中一个刚想抬头,便被百姓打扮的护卫一脚踩下去。

        差点连骨头都踩碎。

        偏偏除了领头那个,其余都被点了哑穴,张大嘴巴也发不出声,只能痛苦地蜷缩在地,冷汗直流,也吓住了同伴。

        见此,领头的人不打自招,说出一切,只是南宫皎比较谨慎,没让这些人看见容貌,但事成之后有法子可以联系到她。

        锦瑟盯着他们看了片刻,在对方咬着嘴唇,哭的鼻涕眼泪满面的时候,终于开口

        “想个法子,把人引出来,你们怎么对我,就怎么对她,但吓唬吓唬就行,别真的把人玷污了,明白吗?”

        地痞流氓都是最见风使舵识时务的,听见锦瑟好像不追究他们的话,赶忙点头如捣蒜,心下松了口气。

        对连累他们的南宫皎更是恨的牙痒痒。

        像是知道他们那点心思,锦瑟转身之后,头也没回地又说了句,“我会让人暗中盯着你们。”

        “要是敢自作主张弄些多余的事,我想你们应该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是是是,您放心,一定办的妥妥的。”几人卑躬屈膝,磕头的动作十分用力,像是在送祖宗。

        走出小巷,其中一个相貌不起眼打扮的护卫突然开口问了锦瑟一句,“小姐,为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是吓唬吓唬,是不是有些...”

        “心软?”锦瑟接过他的话,表情淡淡,却非常理智,“你错了,我只是有底线而已。”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句话的意思并不就等同于要以毒制毒,以暴制暴,她怎么做取决于她的善恶,我怎么做取决于我的善恶。”

        听到这话,护卫似乎还是有些不能够理解。

        “可不斩草除根,若是报复……”

        他想要提醒锦瑟,可面前的少女却抬了抬手,阻止了他,而后提着裙摆步入灯火阑珊之处。

        莞尔一笑,明艳的侧脸叫人恍惚失神,眼中盛满了细碎明亮的光芒。

        “她若敢来,我接招便是,你得明白一点,我既能让她生,也能让她死,现在是,以后……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那股子由内而外的自信从容让护卫有片刻的惊诧,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在锦瑟身上看见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可明明俩人行事风格几乎完全不一样,但就是莫名觉得很像。

        他是魔怔了吗?

        正想着,身后同伴捶了他一拳,他回过神时,锦瑟已经跟寻找她的郭高月等人汇合了。

        “就你话多,离这位远些,不想死的话。”

        身为清楚内幕的一位影子,他出于好心地提醒新人,要知道除了他们,可还有一批人暗中保护着这位小祖宗。

        而且那批人嘴碎的很,要是不小心从他们口中透露一两句添油加醋的话被那位知道了,醋劲大发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半个时辰后,地痞流氓们找借口让南宫皎再次出现在街头的尾巷中,之后干脆利落把人抓了起来。

        把人恐吓戏弄到哭了,有些崩溃绝望时,敲晕了送入青楼,让老鸨配合做戏继续吓她。

        “姑娘这模样虽然生的也一般,但打扮打扮还是不错的,来个婆子,给她验验还是不是清白之身。”

        发现不是之后,便动手辱骂,各种难听的话说出来,还扇了南宫皎几巴掌。

        “小贱人,装的这么冰清玉洁,没想到是个破烂货,不过也无妨,跌了身价那就给老娘去伺候那些普通客人,看这身子,一天二十几个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审视货物般的眼神让床上被绑着的南宫皎泪流满面。

        怎么会这样,不该这样的,应该是赵锦瑟才对,出现在这里的人得是赵锦瑟啊,为什么会是她!

        好一会儿之后,她明白过来,自己肯定是被赵锦瑟那个贱人算计了。

        “放过我,你想要多少银子,我都可以给你!”

        老鸨似乎有些心动,走过来捏起南宫皎的下巴,片刻后,在她期待乞求的眼神下,冷嗤一声,像碰到脏东西一样甩开她,拿过一旁奴仆递过来的手帕用力擦拭。

        “银不银子的无所谓,老娘就看不惯你这种哭哭啼啼的小贱蹄子,装什么可怜呢,就是个黑心货,歹毒的很。”

        那几个地痞流氓把事情都跟老鸨说了,虽然老鸨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并不妨碍她看不惯这种佛口蛇心的玩意。

        “是赵锦瑟对不对!她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

        南宫皎凄厉地大喊出声,眼神仇恨怨毒,衬得她那一张糊了妆容的脸蛋很是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