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94章 你叫我感到恶心

第94章 你叫我感到恶心

        “林岚,你有没有想过,你再这样下去,即便有才学,科举恐怕也很难上榜。”

        郭高月劝说几番都毫无效果,被林岚插科打诨敷衍过去,直到锦瑟开口说了这句话。

        四目相对,俩人都不是郭高月那样没心没肺的人,想的自然长远,林岚也清楚锦瑟话中深意。

        为了短时利益毁了长远未来吗?

        眸光微闪,她像是不在意般软了身子瘫在面前桌上,手中上下抛玩着果盘里拿的一个甜果。

        “若是这科举制度是以个人喜好来影响大局,那这登天之路,我不走也好。”

        她笑出一口大白牙,略显英气的眉眼满是豁达,却是笑意不入眼底。

        见她如此心态,锦瑟端着茶水细抿一口,不紧不慢地摇了摇头。

        “水至清则无鱼,这朝堂自然也是如此,凡事讲究个平衡之道,过分期待的美好,本就不现实。”

        林岚直起了身子,将甜果塞在嘴里咬了一口,点着头含糊不清道,“我知道,反正……就凭实力说话吧,再不济,我这不是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吗?”

        听到这里,郭高月难得机灵反应快一回,顿时一抬手弹了她个脑瓜崩,“好啊,原来在这等着呢,你这小脑袋瓜子还真会算计。”

        “不不不,哪里有郭妹妹这般聪慧体贴人。”见郭高月佯怒,林岚瞬间笑的讨好地凑上去黏糊,却也不媚俗。

        郭高月嘴硬心软,实在哪她没办法,可也还是皱了皱眉头。

        “其实我爹只是个尚书,在这京城中,官职并不算太大,你前几天还惹了太尉家的儿子呢,虽然按照那小子的性子,不是个记仇的,但你也得悠着点了。”

        她语重心长地开导,“要是缺银两,我…”

        “咳咳。”话还未说完,便被锦瑟的咳嗽声打断,郭高月回头看了一眼,心领神会地闭上了嘴。

        好吧,不能这样,得顾及别人的自尊心。

        等三人分开之后,又去了雅阁听曲用膳,并撞见了正在被纠缠的黎棠妮。

        小姑娘笑的比蜜糖还甜,一口小虎牙十分可爱,却话中带刺地怼的眼前故作风流的男子面容铁青,甚至还想动手。

        锦瑟抄起一旁别人桌上的杯子便丢了过去,直接打在男子抬起的巴掌上,那手背,肉眼可见的红了。

        郭高月吃惊地看着锦瑟,她的个乖乖,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也太飒了吧。

        “按照安离国律第七百一十八条,骚扰未出阁姑娘,并动手未遂,可是要坐一个月牢狱的。”

        那公子似乎是被林岚坑过,闻言只是一哼,“说的这么严重,不就是想要赔偿吗?”

        卸下腰间钱袋便丢了过去,锦瑟接住,里面满满当当的碎银,当真是阔绰。

        “你这人怎么这样!”这侮辱人的动作看的黎棠妮非常生气,比针对自己还要生气,却见那男子用一种非常令人不舒服的眼神打量着锦瑟。

        她立马走到锦瑟身边护住她。

        “无碍。”拍了拍她的肩膀,锦瑟从旁边绕过去,来到男子面前,面色温柔地将钱袋里的碎银从他的头顶倒下去。

        “想要用银子砸人,这么点怎么够,要知道,你得罪的可不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而是当朝左丞相黎复的千金。”

        “你你你…”

        对方气的浑身发抖,锦瑟用只有俩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我吗?我的话,虽然家父品阶不高,但府中有一铁卷丹书,今日我便是在这杀了你,也是没事的,所以…你可千万别再找事了,不然…”

        精致的钱袋直接丢回在对方身上,锦瑟没再多留,直接带着黎棠妮她们离去,只是个小插曲罢了,没必要闹大,反倒叫围观的人看了热闹。

        只是走了没多久,她脚步顿了顿,眼角余光瞥向了二楼某个厢房的位置,嘴角不动声色地抿了抿。

        但不到片刻,她便继续往前走去,仿佛那瞬间的迟疑只是幻觉。

        二楼珠帘轻晃后的厢房内,温行之轻掩唇瓣,嗓音压低地咳嗽几声,面容略显几分躲闪的狼狈。

        可当他缓过来之后,捂着铿锵有力的心跳,激动到有些病态泛红的脸庞上,嘴角上扬起很是缱绻温软的弧度。

        无论在哪里,她总是能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存在,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果然她心中还是在意他的。

        像是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他追忆着往昔的美好,发自内心地笑出声来。

        他的小妻子,看起来软绵绵的,但只要别人招惹了她,还是那么凶,半点不肯吃亏。

        想起那些被撕碎砸掉的珍藏,温行之眼中仿若浮萍的光芒沉淀出宠溺深情的色彩。

        可等他出去之后,却在马车中见到了等着他的锦瑟。

        神色一愣,旁边护卫眼神飘闪欲言又止。

        “愣着做什么?”锦瑟却冲他笑了笑,“进来吧。”

        心底咯噔一下,温行之莫名有些局促起来,“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想见我吗?”

        温行之:“……”话虽这么说,但也不是这么个境况。

        马车行驶后,温行之总算冷静下来,清俊温雅的眉眼间,藏着几分小心翼翼的珍惜。

        “瑟瑟,我…”

        “我说过了,别叫我瑟瑟,温小侯爷是记性不大好吗?不应该啊,你都能年纪轻轻就掌管了整个侯府,还有了个京城第一公子的称号,怎么着也不像是听不进人话的……东西啊?”

        讽刺的言语,还有嘴角那不耐的嘲笑,锦瑟傲慢偏见的态度叫人心伤。

        温行之本就苍白的面容多了几分颓丧的失落,他低垂着眼帘,细长浓密的睫毛在脸庞打下淡淡的阴影,眸中的光渐渐泯灭于黑暗之中。

        见他如此,锦瑟是半点也不心疼,反倒觉得他矫情的很。

        明明就是个黑心的,非要像她家璟之一样装可怜卖惨,怎么着,当她三岁小孩那么容易骗吗?

        “温行之,该说的话我也都跟你说清楚过了,你不听那我也没办法,今天我就是想告诉你,别再像只臭虫一样总是在暗中偷窥了,那样真的很恶心。”

        话落,锦瑟便敲了敲车壁,马车停了下来,她起身要离去,温行之下意识想要挽留,抓住了她的手腕。

        “瑟瑟,你不能这么对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