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104章 碰到硬茬了

第104章 碰到硬茬了

        那叫成才的书生故作深沉地想了想,又摸了摸嘴角那颗明显的黑痣,这才开口道:“风花雪月诗中客。”

        这上联算不上太好,可是说是一种试探,锦瑟轻笑出声,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便接道:“竹菊梅兰画中仙。”

        说完,挑眉不屑,用眼神刺激的对方变了脸色,真正地认真起来。

        “风牵柳絮玉飞花。”

        锦瑟接下联毫不迟疑,“月挂梢林梅落雪。”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

        千古,江流千古。”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

        年,月影万年。”

        “人...人说之人被人说之人说人人被说不如不说。”

        “官管之管被官管之管管管管被管不如不管。”

        见锦瑟每回都对的那么快狠准好,成才额头开始冒起了细汗,感到压力,觉得这次可能是碰到硬茬了。

        他虽有才,却也两年科举未中榜,不然也不会退而求其次待在李昭身边当个狗腿子幕僚。

        几乎都可以想象到,若是这次他输了,恐怕李昭是不会再留他在身边了。

        心中忐忑紧张,他又说了几句,结果锦瑟只是稍许犹豫,给了他希望之后,又用最完美的下联将他打击的体无完肤。

        从身体到精神上的双重碾压,成才感觉喉头一股腥涩涌动起来,心情越发焦躁。

        而他越慌张,就显得锦瑟月从容淡定,就连李昭都看出了不对劲,面色难看地咬牙在他身旁低语。

        “你到底行不行?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赶紧的。”

        这番话没能让成才冷静下来,反倒多了几分恐惧害怕,他跟在李昭身边也有不少日子了,这个人虽然平日里对下人大方,也不苛责,但要是落了他的面子,让他不开心,打死都有可能。

        虽然现在的律法不允许随意打杀府中下人,可只要没人敢多嘴,这种事情还是会经常发生的。

        成才绞尽脑汁,试图想出更好的上联,可就是想不出来,就在这时,锦瑟开口了。

        “一直都是你出上联,我出下联,这次我出一次上联吧。”

        说罢也不等对方如何反应,直接开口道:“烟锁池塘柳。”

        只是短短五个字,可在场无论是围观的还是成才,都懵愣住了。

        这五个字乍看不起眼,却是暗藏玄机,分别是火金水土木五行,而下联必须也要有五行才对。

        可以说是千古绝句了。

        “这怎么对啊。”

        “想不出来,这姑娘可真厉害。”

        “是啊,短短五字,五行全有了。”

        四周响起议论纷纷的声音,成才在李昭的眼神威胁下,最后苍白着脸色直接装晕过去,也比被李昭当着众人的面打骂的好。

        等被下人抬回去后,成才便收拾包袱离开了李府。

        谁不跑谁傻子,留着揍一顿再赶出去吗?

        而这边,李昭虽然嘴贱,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却是不得不言而有信,又想着女儿家家能有多大力气,便让她打了。

        前后对诗一共十四句,锦瑟扇了他十四个巴掌。

        前面几下都不轻不重,对李昭而言感觉没什么,到了中间力道大了些,也还是能够忍受,可最后一下的时候,如有神力助攻。

        “啪---”的一声,打的李昭原地转了三圈才踉跄摔在地上,耳朵嗡嗡的,嘴角还出血,整个人魂都飞了的样子。

        赵华年还心疼地看了看妹妹的手,呼一呼,“疼不疼?”

        相当疼的李昭一口气没上来,哆哆嗦嗦地用手指着锦瑟,话都说不利索,憋屈的直接晕了过去。

        他是真晕。

        锦瑟俩人没有管他,径直离开雅阁,等坐上了马车,见兄长还在心疼她打人的手,便笑着说道:“没事,我都是用的巧劲。”

        赵华年:“???”还能这样?

        “而且先前那几巴掌我是故意那样打的,趁他没防备再重拳出击,不然他指定耍赖,不会老实让我打完所有的巴掌。”

        赵华年:“!!!”学到了。

        “还有啊,别看只有最后一巴掌打的重,其实前面那几巴掌才暗伤最狠,现在看不出来,等明天他的脸绝对比猪头还肿,且没个十天半月,是消不下去的。”

        赵华年:“......”跟妹妹一比,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心有戚戚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其实他也没好到哪去,被李昭打的那几巴掌脸也肿了,不过想到对方更残,莫名就安慰到了。

        锦瑟看了他一眼,对朝外面的车夫喊道:“先去一趟医馆。”

        被妹妹如此体贴地对待,赵华年很是暖心,可下一刻,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脑袋耷拉的越来越低,也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冲动鲁莽,没有量力而行,容易被牵着鼻子走,中激将法等等的举动有多么愚蠢。

        最后诚恳地认错道了歉,锦瑟才缓了语气,开始宽慰激励起他,让赵华年慢慢的,觉得自己其实也不是那么没用,只要下次注意点,多看点书努力努力,就能比得过那半斤八两的李昭。

        “勤能补拙,相信很快你就能碾压那个李昭了。”

        说的口干舌燥,以至于锦瑟之后的路程直到第二天,都不想再说任何话了。

        只是雅阁发生的事很快便被赵父知道了,因为锦瑟那句没有被对上来的上联被传了出去,那些科举完等着放榜的才子才女们,纷纷口头相传,想要对出最完美的下联。

        虽然那日锦瑟戴了面纱,但也没仔细掩藏自己的身份,稍加查探,便知道是谁家的千金了。

        更何况这次连女帝也知晓了,早朝的时候特意夸了赵父教女有方,毫不知情的赵父从别人嘴中得知一切,虽然有些愠怒,但更多的是高兴与骄傲。

        一下朝就开始在官员们面前嘚瑟,报复前些日子被议论女儿没有参加科举,幸灾乐祸故作惋惜,其实是想要气死他的事。

        瞧瞧,就算他家乖宝没有参加科举,那也是能碾压你们家女儿十二条街,羡慕不?嫉妒不?咬牙切齿不?

        没用,我的,我女儿,你们这些大高个小矮子丑八怪,就只配看看。

        突然一个官员凑过来,难得的笑脸嘻嘻,甚至有些过于殷切讨好了。

        “赵大人,你家姑娘应该还没许人家吧?”

        赵父:“!!!”呔,忘了这些人家里还有拱白菜的猪!

        退、退、退。

        离我远点,这天聊死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