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133章 骗财骗色骗心

第133章 骗财骗色骗心

        房间内,突然静默下来,锦瑟摇了摇头。

        “现在还说不定,先不提这个,莲儿,你知道徐雪儿欠债的事吗?”

        一路上锦瑟并未向郭高月多过问徐雪儿的事,就是等着问肖白莲,她直觉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联,只是现在一时半会还没有头绪而已。

        在锦瑟离开洛阳时,便交代了肖白莲要好好盯着徐雪儿,最好能将她那惹人嫌的性格扭转过来,却不想…

        但这事也不能全怪肖白莲,她自身都难保,哪里还有工夫去管徐雪儿,说到底徐雪儿就是调教的不够,而锦瑟也疏忽大意了些。

        “锦瑟姐姐,说起来我也想跟你说这个的,雪儿她是被算计了。”

        肖白莲有些激动起来,呛咳了几声,这才在锦瑟的安抚下缓缓道来。

        “其实雪儿说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她就是以前待过的环境太乱了,以至于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养成了那样一副不讨喜的性子,但真要她干一些杀人放火的勾当,她是做不出来的。”

        一开口肖白莲不是说欠债这件事,而是先替徐雪儿说好话,锦瑟点了点头哦,不置可否,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肖白莲这才讲起了正事。

        “一个月前,城东新开了一家酒楼,叫’东南飞’,不管是水里游的还是天上飞的,只要客人想吃,就没有这家酒楼弄不来的食材,而且酒楼的厨子手艺也非常好,饭菜的价格更是便宜实惠,寻常百姓也能三天两头吃得起。”

        越说肖白莲脸色就越不好,眼底都透着股对酒楼的厌恶排斥。

        “雪儿比较懒散,她经常在这家酒楼吃饭,从三两天一次,到现在顿顿都必须吃那家酒楼的饭菜,而且一天不吃就想的慌,是那种抓心挠肝的馋。”

        “从那时起,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可其他人都不像雪儿这样吃的上瘾,我又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直到…酒楼饭菜价格猛涨上升,变得非富贵人家吃不起的程度,一盘炒青菜都要半两银子!”

        听到这里,锦瑟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可还是耐心等肖白莲讲完。

        “可即便如此,雪儿还是天天往酒楼跑,银子没了就开始赊账,酒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愿意赊账给她。”

        拳头紧握,肖白莲咬牙切齿起来,虽然徐雪儿有很多劣根毛病,但相处那么久了,她嘴上虽然嫌弃,心里还是比较在意她的。

        锦瑟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这才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继续说。

        “我当时脖子上的伤还比较轻微,不像现在这样难以动弹,便去劝过几次,还怀疑那饭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带雪儿去看过大夫,但一切都安好,雪儿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嗓音不自觉拔高起来,语气尽是难以想通的疑惑。

        “可既然如此,雪儿又为什么会跟魔怔了一样离不开那些饭菜呢?正常人谁会花那么贵的银子去吃那样一顿饭,而且还不惜负债累累,锦瑟姐姐,你说对吗?”

        锦瑟沉思片刻,脑海中灵光一现。

        “她是不是除了那家酒楼的饭菜,别的饭菜都难以下咽?”

        听到这样的询问,肖白莲惊诧地愣了愣,而后从喉咙里发出“嗯”的一声,有些艰涩难过。

        “对,不仅如此,她还不要我管,总是躲着我走,不肯见我,嘴里说的话特别伤人,虽然我知道她以前也是这个样子,但这次我能感觉得出来,哪里不一样的,锦瑟姐姐,雪儿她其实,她其实也是想要变好的,我平常能看得出来,她只是,她只是…”

        越说越着急,肖白莲拼命地想要向她证明些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又或者是…无话可说。

        锦瑟抬了抬手,示意她不必再说下去,肖白莲以为她是对徐雪儿失望了,眼角开始泛红,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锦瑟姐姐….”

        更咽的嗓音有些说不出的不安,锦瑟拿出帕子替她拭去眼角泪痕,这才温和地说道:“我信你,徐雪儿也许只是知道自己负债累累,所以不想连累你才那么说话,至于那家酒楼,定是有问题的,只是我们现在了解的还不多,不能鲁莽行事。”

        听了锦瑟的话,肖白莲这才冷静下来,只是声音依旧涩哑又沉滞,带着浓浓的担忧。

        “是我太着急了,这些日子自顾不暇,也不知雪儿怎么样了,那个丫头不会被追债的人欺负吧?”

        曾经也在三教九流之地苟且偷生过的肖白莲,自然之地欠债不还会有怎样的后果,特别是女子。

        美人哀泣,梨花带雨,锦瑟心底叹息,嘴上却继续安抚。

        “我先去徐雪儿家中看看,你等高月拿药膏回来,再让她过去寻我,别急,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要理智冷静,莲儿,你以前向来都是从容不迫的。”

        这句提醒一样的话语让肖白莲沉默了下来,她也知道自己对徐雪儿太过看重了,否则不会如此方寸大乱。

        但锦瑟并没有追究太多,点到即止地深看了她两眼,便起身离开。

        “等等,锦瑟姐姐,雪儿她不住那里了!”

        就在锦瑟要迈出门槛的时候,身后内室中传来一道着急的声音,她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摔倒,好在扶住了旁边的门框。

        真是关心则乱,说了那么多,没几句在重点上就算了,连这个也能忘吗?

        起初刚遇见时锦瑟便察觉到了肖白莲这一点,太过重情!

        无情一身轻松,一旦有了牵挂脑子便跟会跟灌了水一样,变得迟钝糊涂。

        但锦瑟既然曾经容忍了她这一点,现在自然不能因此而怨怪她,不过敲打敲打还是要的,不然她这性子,若是遇到个会装的虚伪男,很容易被骗财骗色骗心。

        她转身走了回去,数落了快半个时辰,听见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和反思,这才松了半口气,满意离开。

        来到徐雪儿的住处时,锦瑟曾有一瞬间的念头以为自己走错了。

        破的不能再破的小屋,连房顶都漏雨,摇摇欲坠的门板更是看的人心慌,总觉得不碰都快要倒下。

        这地方,便是贼都不会光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