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绕青梅在线阅读 - 第143章 意欲何为

第143章 意欲何为

        安抚好这两个受惊的小丫头,锦瑟扭头去了官府。

        因为提前打过招呼,她直接便带着红豆进了地牢。

        一股腥臭的味道传入鼻尖,脚下还窜过去只肥硕的老鼠,吓得红豆尖叫地抱住了一旁领路的清秀官差。

        “姑,姑娘….”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两人局促无措,对视一眼,纷纷红了脸。

        锦瑟看了眼这个,再瞅了眼那个,不慌不忙地从她们中间挤过,还对红豆说了句,“跟上。”

        将那点旖旎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

        年轻官差下意识失落地垂了眉眼,将锦瑟她们带到那几个大汉关押的牢房处,便站在远处去了。

        红豆瞥了他一眼,却也怕被自家小姐发现,所以没敢多看。

        而那几个被关押在此的大汉见到锦瑟,立马从草垛里爬起来,为首那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快步走到牢门前,瞪着双狠戾的眼睛,一只手隔着里外的距离,用力捶打在那大圆木上。

        拳头在上面留下肉眼可见的凹印,有灰尘扑簌地飞溅在锦瑟身上,只是她像是早有所料般,闪躲的也非常快。

        还心情很好地笑出声,非常招仇地挑衅嘲讽他。

        “怎么,很生气,不明白为什么会关在这里?”

        “你关不了我们多久的,要债还清,天经地义,便是官府,也不能插手这种事情,等我们出来了…”

        “等你们出来了,恐怕也只剩一副骨头架子了吧?”打断他的话,锦瑟接过,安之若素的眼底没有丝毫起伏波澜,就像是在述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

        唇角微微上扬,在对方注意到她的动作时,嘴里低声地念叨了一句什么,连熟知各类地方方言的红豆听了都迷茫,可锦瑟却注意到眼前大汉神色间的细微变化。

        果然。

        她心中冷笑一声,也不跟他磨叽,直白明了道:“你是赤焰国的人。”

        这话不是疑问,而是确定,大汉连同他身后哦那几位表情都瞬间变了,看着锦瑟的眼神甚至隐隐有了杀意,可锦瑟却故作不知地继续说出她的发现。

        “你们装什么人不好,偏偏装洛阳人,虽然一口的京腔话说的相当不错,但你们似乎忘了,洛阳人的京腔话在收尾的时候,转调是会有点不同的,但凡是个细心的真正洛阳人,便能瞧得出来,你们只是假装的洛阳人。”

        她声音虽然依旧压低,神色陡然冷冽压迫起来。

        “说,你们到底意欲何为,为什么要假装成东南飞酒楼的要债之人!”

        从一开始锦瑟见到他们便怀疑了,她是见过要债的人的,与他们的行为举止简直天差地别。

        且当时所见几人,腰间都有同一种身份象征的木牌,出自于某债阁,跟这几人完全不一样。

        还有穿着打扮。

        先前见的要债之人衣衫颜色虽然细微差异,但也是相近的款式颜色,很容易区别出他们在债阁的地位,是有规章制度的组织,跟这几个穿的有些东拼西凑的恶徒可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对待徐雪儿跟肖白莲的态度跟语气,就像是把她们当成了随手可以倒卖的货品跟玩物,欺辱起来很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那种习以为常,仿佛身为男子就高人一等的模样,大多是不会出现在安离国男子身上的。

        因为安离国的律法曾砍杀流放过很多这样不知所谓的男人,女帝也曾三令五申过为女子做主,所以时至今日,尊重女子的观念已经潜移默化在安离国男子的意识里了。

        “你这小娘子说的什么话,赤焰国?我们可是地地道道的洛阳人,只是往日要债时跟许多外地人打过交道,所以说话多少掺杂了点别处的口音而已,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们上头可是有人的,你再不把我们放出去,哼!”

        威胁的话语传到锦瑟耳中,打断了她脑海中的思绪,但锦瑟却依旧无动于衷,她继续质问,言辞极其犀利,让人心慌。

        “你说你们不是赤焰国人,其实很好证明,赤焰国的人常年处于湿热气候,初到安离国,多数会有水土不服的反应,而我们安离国有一味药,名唤双歧,专治水土不服的症状,但这种药每个十天左右便要服用一次,且很容易通过诊脉瞧出来,小女不才,正巧会些医术,要不要我替几位把把脉?”

        说完,嫣然一笑。

        “可别说只是凑巧吃了这位药,一人还好,要是你们都这样的话,呵…”

        最后那一声嘲讽挑衅十足,牢房里那几人的脸色顿时都不好起来,个个黑臭着张脸,有几个还面面相觑,像是在用眼神传递着什么讯息。

        红豆跟在锦瑟后面,听着自家小姐说的话,已经是满脸迷糊。

        不过她对锦瑟可以说是忠心不二,觉得自己听不懂肯定是她自己的问题。

        这样想着,她突然伸手进牢房里,拽着那大汉的衣领将他拉压在牢门之间,挤的大汉的脸都变形了。

        “小姐问什么你便说什么,不要耍花样磨磨叽叽。”

        “大哥!”

        那几个小弟想要上来,红豆另一只手已经掐住了大汉的喉咙,有些发圆的小脸蛋又奶凶奶凶起来,狠狠地瞪着那些人。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弄死他!”

        小弟们:“……”迟疑不敢上前。

        锦瑟:“……”想了想时辰,瞬间恍悟。

        看来是耽搁太久了,她家小红豆饿了,有些着急赶回府吃饭了。

        既如此,那便换种方式吧,她也没指望能在短短时间里问出些什么重要事情来,只是试探试探他们是不是真的是赤焰国的人罢了。

        现如今该知道的也都明晰了,剩下的,等天黑吧。

        “好了,别吓到人家,看把人家脸压的,都留痕了,本来就丑,现在真是…啧啧…一言难尽。”

        手指一碰到红豆胳膊,她便嫌恶地推开那大汉,眼睛亮亮地看着锦瑟:“那小姐,我们…”

        锦瑟轻笑,转身没再管牢房里那几位,对着身后跟上来的红豆道:“走,回去用膳,饿了。”

        红豆开开心心快步过去,上楼梯时却发现守门的那个年轻官差靠着墙睡了过去,她佩服至极。

        站着都能睡着,这人真厉害。